第九百四十四章钟声飘荡,那是帝尊的伟力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四十四章钟声飘荡,那是帝尊的伟力

陆云与万象道君的争斗,最终谁都没有死。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要杀死对方还是有许多困难。 修仙的目的在于长生不死,长生是活着时间长,而不死,是很难被杀死,很显然,无论是陆云与万象道君,他们都越发的接近了这个目标。 换一个说法,便是不朽。 万象道君离去,陆云将目光望向仙界虚空之地。 仙界有九大虚空,每一重虚空只有达到一定境界的存在才能够立足,如今的仙界第七虚空,本来是仙帝宫仙尊宫所在之地,如今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各种乱象齐出,最终使得原本神秘莫测的仙帝宫仙尊宫显现出更多的秘密。 远远看去,可见无穷宝光之气自仙帝宫仙尊宫升腾而起,光芒四射,足可以让整个古仙界震动。 各大存在更是在那仙气如龙仙道如龙的仙帝宫中,隐约看到了一株顶天立地的神树,这神树高高耸立,大不可量。 而在仙尊宫之中,则可见一株硕大无比的青莲。 世界树,鸿蒙青莲。 陆云便知道仙帝宫与仙尊宫的传承开启了,而这也代表着仙道往着鼎盛之时而去。同样,也意味着一场大劫要到来了。 “仙界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杀劫要来临了。” 万象道君沉吟,往帝尊的传承之地而去。 与此同时,古仙界各个大教的教主,史前道君转世等都往两大道宫而去。 帝尊的传承开启,这是气运之争,不可能避过! 能够在这场传承中得利最大的势力将在未来的大劫之中活下去,甚至活的很好,而那些在这次传承之中落后的势力,自然而然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 无边的机缘,势力的洗牌,皆要发生在这一次传承中了。 这既是机遇,也是劫难。一场杀劫注定要在这场机遇中发生。 陆云屹立虚空之中,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势力都往这里而来,如混沌古神中的诸多古神,乾元仙朝的乾元仙帝,蒙逊太子,还有仙界其他教门的各大教主。 与此同时,一尊尊仙王,仙君也飞升往两大道宫之地而去,又有一支支仙人大军开拔,旌旗蔽日,仙船仙山无数,上面站着无数仙人。 还未进入第七虚空时,一场场战斗便已经爆发。无数仙道神通弥漫苍空,无数法宝爆发威能,百万规模的仙人争斗拼杀,这一刻鲜血染红了天空,一具具尸体从空中如雨般坠落! “杀的真够惨烈的。” 陆云摇摇头,自战场之中经过,即便是百万仙人的所有攻击一同攻击到他的身上,也不见他有任何损伤,这样的诡异情景,让仙界各大势力纷纷退避三舍。 他们早就知道这一位是能够一手打跑血祖,与万象道君难分胜负的无上存在,哪里还敢不要命的撞上来。 陆云跨越战场而去,来到了两宫深处。 一个无耳无鼻无眉毛脸部只有一只大嘴巴的怪道人,也已经进入了两宫深处,这怪道人背后一排排眼睛滚动不休,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与此同时,他的口中不断发出声音:“我应该是病了。” “血祖,你变化模样,也不变换个好的?” 陆云已经认出了这个怪道人是谁了。 无耳无鼻无眉毛只有口,背后一排眼睛,自然只有能吃的血祖才会变化成这般模样。 当然,如今他的口似乎没了用处。 陆云的一个饱字让他失去了任何食欲。 “别烦我,我觉得我病了。” 血祖依旧有些恹恹,口中的无数只牙齿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 陆云不再理会血祖,往前方看去。 两宫之地有无数神奇事情发生,到了最后,则是化作一尊元钟仙城,仙城中有九位城主,讲起了这一次的机缘。 仙界有三千大道,仙帝仙尊与不空道人设立了这三千大道,藏在两宫之中,凡是可以进入仙城的,都可以领悟三千大道。 仙帝、仙尊与不空道人设立的三千大道,只得一道,便可以与仙道相合,证道天君,若是能够尽得三千大道,那便是天君之中的绝顶人物,即便证道道君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是有大能耐,也可以得一大道,努力钻研,触类旁通,则可以以一道明悟万道,证一证道君。 这的确是大机缘! 能够有资格来到这里的,对于仙界的三千大道已经有所接触,如仙界的那些仙君天君之类的存在,都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奥妙,比如玄都天君领悟造化之道,玉京天君领悟无情之道。而转世道君将自己史前时代的大道融为仙道,接触得更多。 但是完整大道,即便是转世道君,也没有几个接触到的。 在这个两宫之中却有完整大道,可以任仙人领悟。 若是运气好了,可能进去之时不过是一仙君,出来便是一道君。 那是质的变化! …… 陆云来的太早,与九位城主聊了一会天。 他可以看得出,这九位城主其实是帝尊的大道所化生灵,就和他有时候说出的字一样,可以蹦蹦跳跳,有自己的思想。 当然本质上并不属于独立的生命,而是大道所化。 “人来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启这场机缘了。” 九位城主在与陆云的交流过程中,眼见越来越顿的仙人来此,终于开启了这一场机缘。 元钟催动,钟壁无数符文浮现,密密麻麻,化作一条道路。 这钟声响彻天地,似乎能够贯穿古今一个个时代,钟声符文所过,一个个过往时代的画面浮现而出。 咒道时代、魔道时代、妖道时代、神道时代、人道时代…… 一个个无比璀璨辉煌的时代在元钟钟鸣之声下仿佛自时光长河中重现世间,看的众人面色激动,难以自持!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过震撼! 过往的岁月在这口钟面前,似乎成了一副可以打开的画,钟响,则画面开。时间自仙道纪元一直往前而去,跨越了咒道时代,打通了魔道纪元,开启了妖道纪元,史前一个个时代纷纷开启。 不过在场众人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立刻看出,钟声只是贯穿一个个时代,并未干扰到这些史前时代的运行,无法破坏史前时代任何东西。 元钟所打通的通道,跨越了这些时代,仅仅是钟声在那些时代响起,但没有影响到这些时代已定的事实。就像是陆云虚实界分离的敌人,无论他们怎么厮杀,都不会产生任何真的影响。 这让那些史前道君松了一口气,否则那些转世道君就要人人自危了。 道君转世之时最为脆弱,若是这元钟真可以干涉过去,道君岂不是很容易被杀? 饶是如此,妖族时代的史前道君无邪道君突然打了个冷战,他突然想起来了,他在妖族时代时候就听过这样的钟声,当时他已经是道君,寻遍了整个妖界,都没有发现这样的钟声到底来自何处!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时候他听到的钟声来自未来!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天荒道君也打了个寒战,他在他的时代,也曾经听过这样的钟声,而且听到过两次,他寻遍整个世界,也没有找到,当时只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幻觉,如今看来第一声钟响是帝尊在打通时间通道时候的响声,而第二道响声,则是现在他见到的情景。 过去未来现在,钟声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