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万象道君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四十二章万象道君

第九百四十二章万象道君 血祖觉得自己病了,需要找一个地方思考自己的病怎么治。 . 而其他的道君见着这一幕,则是觉得无比的匪夷所思。 血祖纵横无数时代,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劫难,居然就这么败了? 这位收服了天驭道君的存在,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量这个问题,因为虚空之中,又来了一位存在。 修士的面相自然没有差的,当然像血祖这样的自然除外。 这位新来的看上去也是个翩翩公子,颇为高雅淡然,只不过见到这位存在的其他道君,一个个面色又变了,齐刷刷往远处飞奔而去。 “这个狠人居然来了!” “万象老魔头来要干什么?” “走了走了。” “……” 一尊尊存在似乎对于这个翩翩公子模样的存在无比忌惮,而从他们的话语之中,显现出了这位翩翩公子的身份。 万象道祖。 虽然看上去是一个翩翩公子,但是与这位道君打过交道的都知道,道君之中,这一位杀性太大了,极为出名的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屠戮了咒道时代一半的生灵。 一个大时代有多少生灵?至少也有几十亿万兆。 一半的生灵被他随意屠戮,可想而知这位道君是何等的凶残。 当然,如今出现在陆云面前的,是一个翩翩公子模样的道君。 “道友是来自哪个时代的,万象纵横数个时代,竟然不曾见过,还是说,道友是仙界的土著?不过道友并没有修炼仙道,应该不是。” 万象道君打量向陆云,即便刚才陆云击退了血祖,给其他道君以震慑,但是这位道君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震惊之意,陆云看到的,是满满的兴趣与战意。 当然,藏在他眼眸最深处的,那是无比的漠然。 这种漠然,足可以让他一边杀死百万生灵,一边与你谈笑风生。因为在他的认识里,世界上只有两种形态的存在:蝼蚁和道友。 蝼蚁可杀,哪怕几千亿,杀了也就杀了。 至于道友,倒是颇值得相交。 当然,若是道友一不小心变成了蝼蚁,道友也就挂了。 这就是万象道君的心态。 他的确有这样的实力。 万象,万象,千变万化,他在魔道纪元之时证道道君,号称心魔天尊,而在妖族时代,他也证道了道君,被称作妖巢天师,他在神道时代叫做庄严神祖,人道时代唤作天心圣师,魂道时代唤作元祖,巨灵时代唤作神灵道君,沙门时代,他是苦舟天尊,而圣道时代,他是天羲圣人的师兄,天宝圣人。 这一位道君,每一次转世修行,都在那个时代证道道君,修出了先天不灭大道,他的强大可想而知。 “道友可称我为元道人。” 陆云想了想,又为自己起了个名号。他叫陆云,过去也叫陆道人,修炼的是元道,称为元道人自然没有什么错,很多情况下,他被称作元之道祖…… “要打就来打吧,你来总不是上门吃饭的。” 陆云补充了一句。 “……” 万象道君哑然,似乎是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人,但既然这位元道人已经说了,那就论道论道。 万象道君指尖一指,一朵朵莲花生出,五色莲花绽开,不灭道威从他指尖冲天而起,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威能。 这是先天五色莲的攻击法门。 与此同时,昂的一声,万象道君的体内一声龙吟之声响起,两条金龙盘绕周身,刹那之间往陆云所在之地而去,交错而过,向前剪去。 陆云不由自主想起了封神大世界的金蛟剪,颇与这道神通相似,只不过陆云知道,这是万象道君所创造的先天金龙锏的攻击法门。 又有一道珠子迎头砸下,蕴含着人道时代的不灭大道,而一杆大枪,魔气深沉厚重,甚至还要远超圣魔天尊,大枪直冲而来。 眨眼之间,陆云便经历了在他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所经历的事:被几种先天不灭大道所攻击! “元。” 陆云这一次,并没有使用出无道的法门。他也很想见一见这几种先天不灭大道。 说起来,与他如今对敌的万象道君还真是有一些悲催,转世了几次都活的好好的,唯独在仙道纪元开始前遇到了帝尊,无论是仙帝,还是仙尊,他们对于道的领悟都超越了万象道君,于是万象道君前几世的肉身,便被帝尊拿去修建仙界去了。 陆云在天劫之中所见的先天混元株是万象道君人道时代化身天心圣师的肉身所炼,而先天金龙锏,则是他妖巢天师的肉身所炼,先天厌魔枪,是他心魔天尊的肉身所炼,造化之门则是他元祖肉身所炼,先天神灯是他神灵道君的肉身所炼,先天灵根,是他庄严神祖肉身所炼。 帝和尊用来开辟仙界的八大先天法宝,其中有六件,是万象道祖的前世肉身。 万象道君的悲催可想而知,他失去了六件先天法宝,要知道,有一件几乎就可以度过寂灭劫。 不过福祸相依,万事都有阴阳两面,虽然万象道君并不是自愿贡献他的肉身的,但在客观上,他对于仙界的贡献实在是太大太大,万象道君的气运,与整个仙界相连,在这种气运之下,他可以说可以横着走。 仙界不灭,万象道君几乎就不会死。 他的气运之浓郁,可以成为仙界的天道之子,虽然这个世界的主角似乎是江南,虽然,天道之子,对于万象道君来说并不是什么荣耀。 万象道君要的是与开天辟地的帝尊同一个等级,而不是做帝尊开天辟地之后所形成的世界的儿子。 天道之子,终究是儿子,而天道的主人,才是万象道君所在意的境界…… 混元珠砸来,陆云心意一动,也是一枚混元珠迎空而上,虽然在下一刹那就被正版的打的哗啦啦破碎,但是下一刹那又和好如初,比起之前还多了一丝道蕴。 而在这片刻的功夫里,这样的画面经历了亿万之数。陆云的混元珠比起万象道君的混元珠来,多了几分时间大道与造化大道,足可以让万象道君的混元珠攻击下降,而他有足够的时间揣测万象道君的混元珠中所蕴含的大道。 “战斗中学我的神通,道友怕是觉得西方真的极乐了。” 万象道君见状,瞬移而至,持枪杀来,他的身后出现一座造化之门虚影,吞吐出无数大道,大枪则继续刺下,同时乌发三千丈,化作先天灵根,如同一株神树,向陆云猛然刷去!他的眉心,一道裂缝裂开,眉心中一盏先天神灯浮现,不灭道火喷涌,火烧陆云,同时张口继续喷出一枚先天混元珠,砸向陆云,要将在战斗中还要学习的陆云化作飞灰。 陆云道出一个元字,元之大道浮现,护住他周身。那诸般先天不灭大道与陆云的元之大道碰撞冲击,几乎是刹那间便在二人周遭开辟了一个个小千世界,随即又被道则碰撞重新毁灭。 世界生生又灭灭,只在刹那之间。 而在西方之地,苦行天尊愁苦的面上,多了几分欣慰的神情。 “我好像听见有人夸我西方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