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论说话技巧,还看苦行天尊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三十九章论说话技巧,还看苦行天尊

天驭道君觉得有些烦闷,他被干掉了没人管,垒生老祖被干掉了也没人管,而当巨灵道君要被干掉时,禁区的那些老家伙们终于出来了。 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呢? 他心里这么想的,当然也只是想一想,不可能说出来,那些道君其实和他并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他怎么可能把希望寄托于那些道君身上? 说起来他还是幸运的,他至少被复活了,而垒生老祖却是真的死了。 话说对于救了他的这一位存在,只怕垒生老祖的死,并不是真的死,还可以救回来,但对于垒生老祖自己而言,他是真的死了。 …… 无人禁区的上空,一尊尊活着的道君正在与江南说话。 这些道君不曾转世,加之数量众多,即便是江南,也得小心翼翼,不得不放过巨灵道君。 那巨灵道君终于被放出,看着江南冷笑连连:“今日诸位道兄为他求情,我就放过他一马。” 随即,这位道君急匆匆溜了…… 人怂话还多,大概说的就是这一位道君了。 诸多史前道君接了巨灵道君,他们的虚影撤去,场中便只留下江南。 江南是个心狠的,杀不了巨灵道君,是因为有巨灵道君的几位道友相拦,还有几位教主。他们与无人禁区并不对付,杀一杀他们,也是可以的。 江南便往垕尊所建立的垕尊大教总坛走去,要去杀一杀垕尊道君。 垕尊道君心惊肉跳,自知不敌,只怕今日就会遭劫,打量向自己的门派弟子,只见这些弟子也都惶恐不安,不知所措,不由心生怜悯,跏趺而坐,以自己大道构造出一个又一个奇异文字,以道音化作文字中的道音,以启迪后来者的心灵,可以领悟他的大道绝学。 他这是存了必死之心,只想留下自己的传承,然后殊死一搏。 “可惜了垕尊道君,怕是又要死于江太师之手了。” 天驭道君心灰灰然,有几分落寞无奈。 “凡事一动,必有因果。垕尊道君狙杀江南在前,有此报应在后,也怨不得他人。当然,他这一次存了必死之心,却不一定必死。” 陆云打量着垕尊道君所写的道书,悠悠开口。 “大人的意思是?” 天驭道君闻言,好奇问道。 “巨灵道君被无人禁区的道君所救,这垕尊道君,自然也会有其他人来救。” 他的话音落下,西方之地突然佛光大方光明。一道道金光照耀彩云万朵,一个个光头和尚拥着一尊手持竹杖的僧人快步而来,梵音阵阵嘹亮,响彻各大仙州。 那手持黄竹杖的僧人,浑身瘦得如同竹竿,愁眉苦脸,眉头皱成一个“苦”字。 这是佛门的苦行天尊,他手上的黄竹杖,是一件先天法宝,威能极强,是苦行天尊的师兄熬不住寂灭劫所化。 一位道君化作了先天法宝,留给了佛门镇压佛门气运。苦行天尊手持竹杖,便等于是两尊道君,就算是江南手持万咒天钟,也是杀不掉苦行天尊的,因此他见着苦行天尊,也不着急杀人了,反而与苦行天尊见礼。 “近来我佛门弟子日子惨淡,衣不蔽体,日子过得好艰难,听闻垕尊施主是个富贵人家出生,家大业大,颇有家资,老僧想与江太师化个善缘,让垕尊施主入我佛门,与老僧同参大道。” 苦行天尊一副苦样子,与江南寒暄着。 “……” 直到苦行天尊说完,天驭道君才从愣神中反应了过来:“苦行天尊的意思是要吞并垕尊道君的大教?这话说的真好听,弯弯绕绕的。” 他是驭兽时代的道君,那个时代不需要弯弯绕绕,打就是了,如今听着苦行天尊的说话技巧,让他开了眼界。 “真正的佛门中人,向来是几位贫苦的,过得艰难倒是实情,不过佛门中人,不要脸也是有名的,把跳出来抢夺人家胜利果实说的这么天花乱坠,也只有佛门才有这样的本事了。” 陆云呵呵笑道,觉得很有意思。 当然,不要脸在修真界,并不是什么坏事。修真修道,各种打打杀杀的,能够不要脸的说话,没有直接干,也算是苦行天尊给江南面子。 江南还是没办法和苦行天尊翻脸,他家大业大,再招惹这样一个他现在杀不死的大敌,那不明智。 当然,就这么服软自然不行,江南与苦行天尊讨价还价,让苦行天尊在他未来遭遇人劫时祭一祭先天苦竹,帮他一帮。 苦行天尊点头,领了垕尊道君走了。 不过临走之前,他送了江南几句话,大概意思是江南杀戮过重,如果再杀下去,难免会被群起而攻之,更是会有如万象道君,血祖一样的狠人找上门来。 天驭道君又是心一跳。他是驭兽时代的大汉,但是听到这两个道君,也有些发憷。 万象道祖寿元悠久,在咒道之前便已经存在,极有可能是魔道或者妖道时代的道君,还有传言,万象第一次证道道君,可能还要久远一些。 这人是一个狠人,为了验证阻挡寂灭劫的办法,斩杀了咒道一半的生灵,就算是万咒道君,同样是道君,也对他畏惧不已,听到他的名字便哆嗦。 当然,万象道君还是没有敌过帝和尊,在仙道时代被帝尊折服,转世仙界,化名为元育仙王。 无论是元育仙王,还是万象道君,他的名字便蕴含着无比高深的大道意境,对道的造诣非凡。 而且,这位道君能够安然度过几次寂灭劫,手中必然是有先天法宝的,但是尚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底牌。 一般的道君听到万象道君的名字,都会躲得远远的。 至于血祖,那更是一个狠角色。 血祖出自无人禁区,在仙界的历史上,是黑手一样的存在。 仙界无数次的暴动,都有血祖掺和其中。甚至在仙道之前的史前时代,血祖也掀起一场场暴动,吞噬无数生灵,将那些时代的生灵当做口粮。 论及残暴,血祖称第三,没人敢称第二。 至于第一的位子,那是给寂灭道人的。 他是最凶的。 “其实,血祖就在这上空看着。” 陆云目光望向了仙界的各大虚空。 话语落下,天驭道君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