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杀一杀道君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三十七章杀一杀道君

第九百三十七章杀一杀道君 到了陆云如今的境界,他没有必要和其他人打生打死,只因为没必要,换句话说,他已经超脱,没有必要掺和那些利益之争。 什么王朝气运,天劫人劫,乃至于一族的气运,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想掺和,谁也不能奈何。 即便他参与了,也没有什么事。 而如如今的玄天教主,乾元仙朝的太师江南,他还不行,他必须争一争气运,也要杀一杀史前道君。 谁要阻挡了他的路,他只好杀了。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些史前道君,也是容不得江南的存在,因此便有了今日这一幕,几位道君阻止乾元仙朝外援,四大转世道君围杀江南。 当然,阻止其实是相互的。天荒无邪道君绊住乾元仙帝等人,实际上也是乾元仙帝等人绊住了他们。 江南早已经想对这些道君下手,只是往日里史前道君一呼百应,断不会让一个道君被杀,如今道君被江南的外援拌住,他便可以放心杀四大道君了。 道君如何杀? 首先得让他们不能逃走。 陆云便看到下方的玄州地带,升起了一座元始大罗天,将四大转世道君通通纳入其中。 大罗天,乃是道家所言最高天,位于三十六天中天之最高位,大罗天之下三十五天总系于大罗天,而大罗天却又包罗于诸天之外。无边无际,没有终极。《元始经》大罗之境,无复眞宰,惟大梵之炁,包罗诸天。颂曰:三界之上,眇眇大罗,上无色根,云层蛾峨。 这座元始大罗天,便是江南所修一切法的终极形式,这元始大罗天上,无数大星高高悬挂。四周则是宫殿林立,亭台楼阁,飞檐廊榭,宫闱重重,无数神魔屹立,坐镇一座座神宫神殿,如同古老而神圣的神道天庭,神灵的至高圣地。 这片天地中,五色光芒升起,化作五色莲花,那最巍峨的门户,喷涌造化之气演化穷奇。最大最宏伟的天柱,盘绕先天金龙。 暮气最深处,有瘟帝之棺,埋葬邪恶。 当空照耀的,是先天混元珠,凌霄宝殿上挂着的是先天神灯,朝堂上供奉的是先天厌魔枪,枝叶笼罩一座座宫阙的是先天灵根。 又有一座三十三天高塔耸立,一尊大钟高悬半空,大鼎古朴蕴藏帝气。 显然,江南也是见过古仙界八大先天法宝与元塔元钟的,他将这十件神器所蕴含的法与道吸收入自己的元始大罗天之中,为这座最高天添砖加瓦。 四大转世道君则在这元始大罗天之中,难以离开。 在这样的大罗天里,他们的实力甚至都遭到镇压,一身实力能够发出七八成已经难得。 我的世界我做主,这里是神魔的神国,任何不属于神魔的都将被排斥。 当然,仅仅是进入元始大罗天,并不足以让四大道君致命。陆云所修的仙道体系,在金仙时便可以创造体内世界,自己便是一世界,得享无尽寿元。 金仙乃不朽开始,说的便是一入金仙,寿元无穷无尽。 但金仙也只是不朽之始,并不是终极,金仙依旧可以被杀死。 能够杀死金仙的,是大罗金仙,哪怕金仙的寿元与世界同寿,但大罗金仙可以打碎了金仙的体内世界,金仙也就自然而然陨落了。 四大转世道君的想法也是一样,哪怕他们被吸入了元始大罗天,打碎了这元始大罗天,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 天驭道君乃是驭兽纪元的大能,他叱咤一声,万千巨兽横空,如同日月般耀眼,无数仙兽体内大道沸腾,纷纷涌入他的体内,让他的气息节节攀升,将他的修为一股脑提升到天君的层次。 他又伸手一抓,一尊兽骨出现在他的手中,散发着镇压天地的道君气息,将元始大罗天对他的镇压一扫而空。 他的周遭,充斥着莽荒狂野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以为来到了蛮荒纪元,遇到了蛮荒纪元最英勇的战士! 陆云摇了摇头,虽然天兽道君的气势似乎可以和江南分庭抗礼,不过显而易见,他的缺点很明显。 他还依赖于不太可靠的外物。 依赖于外物并不是问题,譬如有一件先天至宝,就算是江南也不一定能干掉天驭道君,但天驭道君依赖的这些外物,是完全可以被毁灭的,而且,可以轻松被毁灭。 许许多多的巨兽,杀起来真的很费力么?陆云觉得也就是心一动的事,当然对于江南,是手一动的事。 这些巨兽一经杀死,天驭道君的实力又会倒退到原来的水平,陨落是迟早的事。 不过此时此刻的天驭道君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的身躯变得无比伟岸,如同一尊开天辟地的巨人,嘴里发出呵呵冷笑之声:“仙界的土鳖,怎么能知道道君的威严和底蕴?” 土鳖,这是史前道君对仙道新人的看法。 史前的生灵,对于新生仙界很是看不起,仙界里的人,也被他看做是土鳖,似乎与井底之蛙没什么区别。 随即……他就被他口中所说的土鳖干掉了。 江南果然先以元始寂灭印覆灭了无数的仙兽,将天驭道君的修为打回原形,同时,四位一体的江南以自身大道,将天驭道君兽皮之逐一磨灭。 天驭道君那块破破烂烂的兽皮虽然爆发出骇世的道君之威,但这块兽皮毕竟是破损的兽皮,里面的诸多大道都已经被寂灭劫磨灭,只剩下许多片面的道君符文。 这道君符文,便被江南磨灭了。 一道先天金龙飞过,将兽皮连同天驭道君一起剪成两段,天驭道君的肉身顿时灰飞烟灭。 当然,肉身毁灭,对于没有四位一体的道君来说还不算真的死亡,只因为道君的道果尚寄托于无人禁区的虚空之中,正如传统洪荒世界的圣人,元神寄托虚空之中,理论上与天同寿,不死不灭。 但有万咒天钟响起,将天驭道君的道果也一同毁灭了。 这天驭道君,便真的死了。 杀一杀道君,道君而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