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道君多多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三十六章道君多多

第九百三十六章道君多多 玄州上空,许许多多的存在在厮杀争斗。 . 争斗的一方,是江南麾下的诸天神魔,江南在下界之时,为神界神朝的帝皇,如今飞升仙界,这些麾下也飞升到了仙界,继续成了江南的势力。 玄天教主江南是善于教徒的,他的儿子,他的门下都大有成就,当然让陆云有些感兴趣,也觉得很有意思的是,江南的一个儿子叫做鸿道人,另一个儿子叫做钧道人,合在一起就是……鸿钧道人了。 换句话而言,江南就是鸿道人钧道人的爹…… 而这样的事,放在传统的洪荒大世界中,是要命的事。 鸿钧道人是合道道祖,哪里还有爹…… 当然,鸿钧道人与鸿道人钧道人还是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传统的洪荒大世界中,鸿钧道人是合道圣人,创立了仙道,被称为仙道道祖。而在这个世界,鸿道人与钧道人合力也创造了仙道,从而可以使得那些不能长生的神魔可以长生了。 这个世界,有神道与仙道之分,神道之神并非是后世那些吸收香火修炼的伪神,而是一举一动可以开天辟地的真神,只可惜,神灵强大,却不得长生,纵然神灵举世无敌,依旧要死在时光的流逝之下。 鸿道人与钧道人不想神道诸神陨落,便创立了仙道,虽然攻击力比起神魔来弱了许多,但是可以使得神灵长生,因此鸿道人与钧道人被称为仙道道祖。 而曾经偌大的神朝,随着仙道的兴起落幕,修炼神道的,只剩下神朝的帝江南一人。 他一人,便代表了神道的一切,代表了神道纪元。 如今江南来到古仙界,与仙道不容,每次升级不仅要受仙界仙罚,更有诸多人劫。 这一次厮杀只是他日常被群殴的一次表现,当然厮杀的双方层次已经到了仙界的高层,各种转世道君层出不穷。 陆云便看到修炼咒道到了道君境界的万咒道君与神母道君战在了一起。 万咒道君是上一个纪元咒道时代修成的道君,曾经为了度过寂灭劫与他的子民修建咒道天坛,又掌握有代表咒道的先天法宝万咒天钟,本以为可以度过寂灭劫,却不想遇到了道君中的变态史前道君万象道君,这一个道君为了验证阻止寂灭劫到来的方法,直接杀了咒道时代一半的生灵,将万咒道君气的吐血,而随后寂灭道人在咒道的寂灭劫到来之后,几乎将剩下的咒道时代的生灵屠的一干二净。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咒道时代最终还有一个人,这个人自然是万咒道君了。 他有先天法宝万咒天钟,度过一次寂灭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当然,万咒道君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个人度过寂灭劫,他想要的,是带领整个族人一起度过。 他失败了…… 神母道君也是一个时代为了抵挡寂灭劫到来,集合了这个时代所有人的智慧制造出的一个机器,如同造化之舟,彼岸之桥之类的神器,只可惜这个神器出了问题,它自己产生了神智,反而将那一个时代的生灵全部控制,自己翻身做了主人,度过了寂灭劫。 如今这两位史前的道君在仙道盛行的时代大相争斗,万咒道君选择与江南合作,而神母道君自然是要抹杀江南的势力…… 另一边,仙界的仙帝乾元仙帝走出仙帝宫,要去救一救他的太师,有两位道君拦路,阻挡住了这位仙帝的脚步。 其中一个道君是天荒道君,另一个道君是无邪道君,这两位道君精通合击之法,见着乾元仙帝就要对他们出手,立刻现出原形,龟蛇组合,化作玄武道君,将乾元仙帝阻击住,让这位仙帝不能去救仙朝的太师江南江太师。 龟蛇组合,是为玄武,而当玄武形态的是道君,这位道君的攻防能力自然首屈一指,联想各个世界的真武大帝便可知道一二。 乾元仙帝果然被玄武道君阻拦,不远之地,他的夫人紫菡仙后也被太一天君阻拦。 紫菡仙后是史前道君转世,太一天君前世也是道君,两位存在斗得难分难解,一时之间,紫菡仙后也无法去救江太师。 江南的外援皆被其他道君阻拦,又有四位道君走入玄州,要去杀一杀玄天教主。 第一个是垒生老祖,无数仙城呼啦啦腾空,化作一件仙垒衣,披在他的身上。 这位道君转世觉得胜券在握,曾经搞风搞雨的江太师既然请人去搬救兵,说明江太师心虚了,败露了只有一尊分身镇守玄州的事情,他自然要趁机干掉玄州势力。 不怪他如此动作,实在是江太师麾下的玄州势力发展太过迅速,一门五道祖,若是不趁现在剿除,若是等他们发展壮大,未来他们这些道君转世都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了! 那不得大自由。 与垒生老祖同样想法的,还有巨灵道君,这一位道君是巨灵纪元成就的道君,他的老巢被江南毁了,因此前来覆灭玄州。 无数仙兽飞腾而来,天驭道君屹立在数以万计的兽群之中,对玄州虎视眈眈。 天驭道君是驭兽时代的道君,那个时代的强者驭兽为道,可以借助无数巨兽体内的大道为己用,发挥出几倍于自己的战力。 天驭道君身上披着一件毛茸茸的兽皮,手中持着一根兽骨,那兽皮极为古老,弥漫着驭兽时代的极致威严,而那根兽骨显然也非同小可,应该与兽皮同样的出身,都是天驭道君前世巅峰时期所祭炼的巨兽的皮骨。 又有一尊史前道君走来,却是尊道君。 他与江南并无大过节,只不过江南出世阻止了他的路,在他的算计之中,先灭玄州,让乾元仙朝气运衰败大半,再到第七虚空一开,仙朝覆亡,天下无主,那时便是史前大教盛行于世之时。他们等待这个恢宏壮阔的时代,等了许多时候,绝不能允许乾元仙朝继续存在,也不能允许玄州继续存在。 “凡生一念,必有因果。可惜纵然是道君也不能超脱,枉送了性命。” 陆云幽幽出声。 只怕来的道君要被江教主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