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道君殿的女妖精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三十三章道君殿的女妖精

第九百三十三章道君殿的女妖精 来到这个大世界,陆云先是遭遇了仙界雷劫,紧接着又和寂灭大道斗了一场,在收拾了这些繁琐事之后,他才有时间可以随意在古仙界浪。 不过去哪里浪,又是一个问题。 陆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古仙界的图书馆浪。 图书馆,囊括许多纪元的图书馆,在这个世界称为道君殿。 他便去往了道君殿。 这个地方,号称立在时间的尽头,空间的的终点,乃是当初一些很强很强大的存在为了避免寂灭劫而设立的,不是所有人能够找到,亦或是说,只有少之又少,亿万万万分之近乎零的存在才有可能找到这个地方,当然,陆云在这个极少人之中。 “向前一步,便是大道尽头。向后一步,便是红尘俗世。” 陆云的耳边,响起淡淡的女声,这声音似乎是穿过了无数个世纪和时代,问陆云道:“为何来?有何求?” “我为读书而来。” 陆云打量着女声来源之地,那是一尊女道君,身上有着一种不朽的气息,似乎跳出了时光长河,不占一切因果。 可以想象得到,这位道君,的确是不朽,即便是席卷每个纪元的寂之劫,也没有沾惹这位女道君。 “读书而来?那就进来吧。” 女道君看了陆云刹那,似乎是要将这位不存在时光长河之中,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因果网的存在看的一清二楚。最终她决定允许这一位存在进来。 陆云便进入了道君殿。 殿门开启,一股宏大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虚空中仿佛有无数的思维一瞬间向他的涌来,顿时他的耳边响起了无数个疑问。 “何谓道?” “道从何来?” “虚虚冥冥可谓道否?” “生生灭灭有穷尽否?” “时间起于何时,终于何时?” “道之尽头何在?” …… 一声声疑问句振聋发聩,比起“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深邃的多了。对于这些问题,有的即便是陆云,也很难说的清楚。 当然,对于“何谓道”这样的问题,陆云不由自主便回答了:“我便是道,道便是我。” “你是道?何谓你?” “你从何来?要到哪里去?” “可以道否?” “你有穷尽否?” “你起于何时,终于何时?” “你的尽头何在?” …… 又是无数杂乱的疑问狂轰乱炸,人生三大哲学问题都在这一轮一股脑砸在了陆云头上。 “道无涯,我亦无涯。” 陆云凝神思索,回答了一个问题。 至于“你起于何时,终于何时”这样的问题,陆云便不回答了。 他起于一平凡而又不平凡水蓝星,终于……他不知道他会有终于的一天,他也不觉得他会终于某一天。 这是一种自信。 “道无涯?那何来大道尽头!” “你无涯,你之上,又是什么?” “你若有之上,你对于你之上,可是蝼蚁?” “……” 又是一番狂轰乱炸,让陆云都有些头疼。 他已经到了无道境界,他之上究竟是什么,那是一个很难的题。 是全知全能么? 如果真有全知全能,那后来者肯定会死于跨越全知全能的那一刹那。 想必全知全能者也不会让另一个全知全能者存在,而且,两个全知全能,似乎本来就是一个悖论…… 陆云想的有些多了,一旁的女道君却早已经淡然:“不用理会他们,这些疑问产生于很多时代之前,是来到这里的道君询问的问题。即便是三大殿主,都无法回答他们。” 陆云觉得,这些问题真的难以回答,比如时间起源于何时何地。 水蓝星上的专家教授说宇宙起源于一个点,一次大爆炸,但是那一个点存在了多少年,它又为什么会爆炸,这些都是专家教授难以说清楚的。 玄幻大世界的起源,往往是开天辟地,开天辟地之前,也是无尽的混沌,混沌之中,无有时间,无有空间,一切皆无。 而往往这无中产生了有,便形成了一个个世界。 陆云又不由自主想起了零的故事。一个零是零,也可以是正一加负一,正一形成一世界,负一也形成一个世界,终有一日,正一世界和负一世界重归混沌,两个世界组成的系统又重新成了零,对外表现也成了零。 …… 陆云心里想着,脚下却没有停着,他看到了道路两旁,是一个个破旧的老坛子,还有一些坛子都已经破碎了。 见着陆云的目光看向那些坛子,女道君解释道:“这些问题因为发问的人是道君,又无人能够回答,所以久而久之这些问题在道君殿环绕不去,便成精了。你要当心,不要打碎了,否则问题更多。” 成精的问题…… 陆云倒不怎么惊讶,到了道君这个地步,什么都可能发生,便如他若是愿意,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可以化作人形,努力修炼。当然要在修炼之路上走的更长久一些,大可以转世投胎,好好历练一番,一个天君什么的果位还是可以成就的。 “你要看书,书在这里,当然你也要小心一些。” 女道君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知道是原本就是如此,还是修行了亿万年之后变成了这个样子,将陆云指引到图书馆藏书的地方,便离去了。 映入陆云眼前的,是一群长着翅膀的书飞来飞去,试图突破长廊飞到外面去。有些书还在诵经,说着高深莫测的经意深奥难懂。有的书籍则爆发出恐怖的威能,在攻击其他书籍。 显然,道君殿的藏书也与其他世界不同。这里的书成精了。 一个个书精在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或者论道,或者打架。 “道有道载,天初,为道……” 诵经声传来,几本书扑啦啦拍着翅膀,书的封面上长出眼睛,好奇的看着陆云,书页翻动,犹自传来诵经声。 陆云伸手,向着一本书抓去。书精不由尖叫连连,如同是个女子,书页哗啦啦扑动,书中文字大放光芒,一道道神通向着陆云轰去。 这道神通似乎是剑气,带着犀利无比的气息,快如闪电,疾如飓风,向着陆云而去。 只不过它的攻击自然不可能对陆云有用,陆云对这些剑气视而不见,直接抓住了那本书精。 所谓的剑气进入陆云周身,便消失不见了。 陆云心意微动,浏览上面的道君感悟。 “色狼,你偷窥我……不要啊,非礼呀!” 那本书精发出女子的声音,刺耳的叫声传来,让陆云有些无语。 “咳咳,我只是要看看上面的文字……” “你要做什么?住手,人家被人看光了!非礼了,救命,强抢民女!” 书精大呼小叫,引来了不少其他的书精注视,这些书精一个个同仇敌忾,盯着陆云。 “世上奇事多,这里特别多。” 陆云表示这样的事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不就是看会书么,怎么还与非礼搭上了关系。 再说,一本书,有什么好看的? 话说这书真好看,讲的道理挺好的…… 这本书讲的是剑道,大概是一位剑修女道君写的,书上的字迹娟秀,蕴含有剑道的气息。 “你看了人家,你要对人家负责。” 那本书精又羞又怒,最后化作了一脸纠结,随即下定决心,向陆云郑重其事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