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我很凶的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三十二章我很凶的

第九百三十二章我很凶的 同享寂灭,好不好? 好你妹啊。 . 陆云表示在这样的仙道世界里空气中虽然都充满着愉悦的气息,但是仙道世界的生灵,尤其是最高等的,一个个都神出鬼没。 他刚来这个世界,就有古仙界的雷劫降临,随后只不过是查探了一下过去发生的事,就遇到了寂灭这样一个老变态,动不动就问别人愿不愿意同享寂灭。 寂灭这样的事,陆云还不想,他还想在人世间浪一浪。 “呵呵呵……” 一个巨大的漩涡移动,来到陆云头顶,如同一个邪魅的眼睛在注视着他。 这邪眼广阔数十亿里,邪眼中出现一个个时代一个个宇宙崩坏坍塌,万道不存的恐怖情形。让人不寒而栗! “不想,怎么可以…” 那邪眼中突然传来阴森的笑声,这声音所过之处,一切颜色消失,变得黑黑洞洞,听感,触感,视感,味感,嗅感。痛感,甚至连意识都在渐渐沉寂,都在渐渐化作虚无! 任何一个修士,在这样的声音下,法力都会仿消失,大道也在沉寂,所有的大道神通,统统没有了一丝威力,法宝的威能消失,肉身在堕落分解! 一切感官都失去了作用,只剩下大恐惧,只有那个邪魅的声音在脑中响起,道心几乎被摧毁,没有挣扎之力,没有反抗之力! 当然,这是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陆云自然不是绝大多数修士,诸天无道的气息流转他周身,让所有的寂灭气息消逝一空。 时至如今,诸天无道这一种手段,已经是陆云最喜欢用的手段。 其他人的大道,总是要作用在他身上才起作用的,当他化作无,那外界诸般大道,又如何作用于他身上? 不管是古仙界的仙劫也好,还是如今的寂灭大道也好,陆云皆游刃有余。 “你的这种气息,很让我不爽……” 这只邪眼面色突然变了,寂灭的气息越发浓郁,向着整个虚空蔓延而去:“好久不曾吃过这样的强者了,你的味道,让我又回想起那段峥嵘岁月。那些时代所谓的最强者拼死反抗我,我笑看他们在我脚下挣扎,再一口一口的品尝他们,吃掉他们,那是何等愉快的岁月。” “……” 陆云有些无语。 这个世界,寂灭道人真是太狂妄了,当然他也有狂妄的资格。 每一个纪元,都有大道产生,随着时间的流逝发展壮大,到达巅峰时刻,随即便是寂灭劫来,将这一纪元寂灭了去,除了少数能够度过寂灭大劫的,其他这个纪元的生灵,几乎都寂灭了。 每一个纪元,都有这个纪元的道君试图抵挡寂灭大劫,试图打造出可以抵挡寂灭道人的神器,但是毫无意外,他们都失败了。 即便是道君,也无法在寂灭道人的手下护佑自己最珍爱的人,即便是这个纪元的王者,也无法护佑尊敬他爱戴他的子民。 而寂灭道人,就喜欢看着别人做了无尽的努力而被他随手摧毁,这种感觉是寂灭道人最喜欢的! “变态的家伙,在别人面前变态也就算了,在我面前变态,那就先干翻你这个眼珠子。” 陆云伸手一抓,将一颗眼珠子抓在他手中,寂灭道人余威的寂灭大道滚滚而来,不断融入他的体内,不断融入他的元之大道之中。 不到刹那,寂灭道人这道余威便几乎被他完全吞噬炼化。 “这是什么大道?” 那只邪眼试图摆脱陆云,却始终无法逃脱。 他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纪元,却还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大道,不仅可以抵挡他的寂灭大道,还可以吞噬他的寂灭大道! “诸天大道,曾经有命运不出,因果称尊的说法,还没见寂灭一出,万道成空的说法,寂灭,也不过道的一种,只不过杀起来难杀罢了!” 陆云将这只邪眼完全炼入体内,站起身来,气息大涨,双眼炯炯有神,心意微动,又抓了许多棺材,将棺材中的寂灭大道一一炼化。 “味道不错,好久没有吃这样的美味了。” 陆云笑意盈盈。 寂灭道人的确很厉害,只不过如今的他似乎还不是巅峰时代,寂灭寂灭,寂灭道人的实力向来只有在寂灭大劫到来之时才能够到达巅峰,正如陆云所经历的莽荒纪大世界,心魔之主的实力只有在心魔丛生,生灵内乱的年代里达到巅峰,从而突破天道限制。 如今这个世界,以陆云的目光来看,仙道这一种大道正在如火如荼,气息活泼,远远不到盛极而衰的地步,寂灭之劫自然还早,掌握寂灭大道的寂灭道人实力也远非巅峰。 而事实上,寂灭道人在这一世仙道纪元初开之际,就被帝尊给切块了。如今存在于陆云面前的,是寂灭道人的分尸。 当然,哪怕是分尸,也具有这可以无视虚空。见人便到人面前的强大属性! 只不过,如今的寂灭道人分尸来到陆云面前,正好是送菜。 当然,要彻彻底底斩杀寂灭道人,也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 即便是帝与尊,都无法做到。 寂灭的属性,构成了他难以杀死,只因为寂灭永远存在。 人生下来总会死的,宇宙从诞生总会消亡,待到人死宇宙消亡日,便是寂灭重生时。 杀不死,杀死了,也会复生,正如心魔之道,只要有生灵存在,心魔之主就几乎不会死。 人皆有心魔,心魔在,死了也能回来。 寂灭亦如此。 寂灭,更有一种轮回的神秘感。宇宙从寂灭到繁荣,也必然要经历从繁荣到寂灭的过程。 自寂灭始,自寂灭终。 这便是轮回。 当然,陆云这样的存在不需要自己轮回,他倒是可以帮别人轮回。 修道修道,修的是永恒,修的是不朽。 他不需要寂灭。 他便吞噬了寂灭。 一道道漩涡,自时间之书中来,又急匆匆而去,唰的一声钻入一口黑棺之中,跨越了无穷时空,去往了其他的时空。 转眼之间,所有的黑棺消逝一空,只有陆云一人在场中。 “我很凶的。” 陆云如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