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洪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九百二十三章洪

第九百二十三章洪 惊讶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尤其是当陆纲见到陆云这一位陆前辈时,他的惊讶就更多了。 先前这位前辈的虚实之道,已经令他大开眼界,紧接着前辈的空间之道又给他上了一课,随即直到如今,利用计谋差一点杀了他的鼠王变成了一个人类少女,陆纲觉得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个少女真的是人类少女,而不是一些幻象。 也就是说,鼠王这只怪兽在这位前辈的道则下,真的成了一个人族少女。 世间向来有一句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也因着这句话的流传,当种族之战爆发时,种族双方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再恶毒的手段用在保卫自己的种族似乎都是值得肯定的,但是陆纲活了几十年,还真没有见到过可以改变种族的神通道则。 若真是能够这么容易改变,那种族这一个概念岂不是没有了意义? 今日我是人,明日我是猫,昨日我是鱼。 今日撸的猫,其实是明天的我,今日吃的鱼,也是昨天的我。 仔细一想,便有一种恐惧…… 这就是轮回之道么? 陆纲的心中,轮回二字再也挥之不去了。 “轮回。” 陆云亦有些感慨。 手握轮回,似乎可以超脱种族,当然也可以守护种族,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超脱二字所能说清楚的。 手掌轮回,可以让资质优良的进入自己的种族,扩大自己种族的实力,也可以借助轮回在其他种族之间安插自己的人,架空其他种族。 一个轮回之道,可以说与种族二字有着极大的关系。掌握了轮回,就近乎掌握了一个种族乃至无数种族的未来。 因此,在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之中,无数大能都在插手轮回,巫族插一手,道门插一手,佛门也要插一手…… 这个世界,没有道门,没有佛门,亦没有巫族,只有手握轮回的陆云。 他心意微动,就可以让与人类为敌的妖王变作成了人类少女,她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人族一方的…… 一场厮杀就此化解。 陆纲是不可能对一个人类少女下杀手的,哪怕她的上一世差一点杀了他。 “前辈的超脱陆纲已经知晓,这种境界,恐怕是陆纲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前辈掌握轮回道则,自然可以对世间万物一视同仁,只是我等还在红尘之中,难以超脱种族之念,只怕那些怪兽也是这般,难以超脱种族之念,厮杀注定仍会持久,不知前辈……可否……” “结束战争么?” 陆云看着这位与他同姓的人类战神似乎难以启齿,知道这一位战神还是知分寸的,他的心情不错,便点了点头。“怪兽与人类的厮杀,我本来不愿意管,因为战争会使得人类进化的速度提升很多倍,生死危机之下,往往容易突破,不过既然人类想要和平,那就有和平的方式,我们走吧,去见一见这个星球上的第一人!” 陆纲的心灵还在思索,当他听到这位前辈说生死危机之下容易突破的时候,他的心情很是复杂。 生死危机之下,容易突破的只是少数,甚至是极个别,大多数的,都成了怪兽肚子中的食物,还提什么突破。 突破,哪有这么容易?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继续听这位前辈的话,当他听到另一种和平的机会,以及去见这个星球上第一人时,他的内心里充满了欢喜,他知道,恐怕这位前辈是要传道了! 和平不是说出来的,是打出来的,只要让地球第一人突破,可以折服妖兽之王,和平自然而然就到了。 要使得第一人突破,恐怕就是传道的方式。 他们的第一人洪的确是人类的第一战神,但是终究是自学成才,在这位前辈的面前,的确有很多需要学习的。 他还想着,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洪所在的地方。 他的面前,是一个人影,身高大约在一米九,黑色长裤,黑色外套,那精悍的寸发,整个人乍一看让人感觉到,仿佛就是一柄长枪欲要刺破苍穹一般,看起来年轻依旧,可是,那股气质显然不是普通青年所能拥有的。 再一次见到洪,陆纲有了些不一样的体会,尤其在与他身旁这位前辈做对比的时候。 这位手掌轮回的前辈,不动之时,带给众人的,只有无边的吸引力,似乎是一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年,但是一旦动手,那就是手掌日月,脚可灭星辰的无上主宰。什么星球,星系,在这一位无上主宰面前,都像是泥捏的。 而他们的地球第一战神洪,平时都散发着自己的威严。 即便陆纲如今已经是人类的战神,但是洪看他一眼,他就感觉到脑袋一阵轰鸣,周围的天地完全扭曲,整个天空似乎从早晨瞬间变为了黑夜,没有一丝光亮,只剩下黑色。 黑色的天地,而这片黑色天地中最耀眼的中心就是那名黑发男子! 他就是神灵! 无所不能的神灵! 就算他是战神,也没有什么反抗之心,洪杀他,只怕是一个眼神的事情。 两位存在,一个内敛,一个外放,但是两者之间的距离,却是天差地别。 “返璞归真,说的就是这位无上存在吧。” 刚才这位前辈稍微心意一动,洪给他带来的任何负面影响便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场中似乎又充斥着愉快的气息。 但是看上去,似乎洪的气势要远甚于他身边这位可以覆灭日月星辰的无上主宰。 “我们的第一战神是要时时刻刻告诉世人他的强大,才能够使人类在与怪兽战斗中有信心,能坚持下去,而这位伟大存在,他并不需要证明自己的强大,因为,没有谁能够让这位存在需要证明自己的强大。” 陆纲心有所想。 一个是为了证明而气势外放,一个是不需要证明,懒得证明,已然返璞归真。 仅仅一对比,就看出强弱高下来。 当然,他对于洪的尊敬之心,并不改变。 一切,都是为了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