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儒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十八章儒

第八十八章儒 魏武挥鞭,枭雄尚未养成,犹自思君报国。 四世三公袁本初,如今也只是一热血青年。 枭雄们的年轻时代,还是很可爱。 为着这一个行将就木的大汉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与热血。 直到热血消退心渐冷,认清残酷现实,他们才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宿命。 纵然从小是发小,亲密无间,关系好到了极点,几乎要穿一条裤子,也最终兵戎相见,厮杀于战场之上。 伴随着成长,是无数的羁绊,又岂是能够轻易回头的? 相行,渐远…… 陆云对于年轻热血的青年们,向来喜欢。 纵然知道曹孟德与袁本初可能是他未来的的敌人,他也不想在这一阶段便杀了他们。 一则,自信。 二则杀了,太可惜。 这样的人,或许应该有其他的归途。 如曹孟德,做一做征西将军,开拓汉家江山,或许是他更好的选择。 没有谁一生下来便是枭雄。 又有谁能说此时的曹孟德不忠心报国? 这样的热血青年,就应该燕然未勒,带兵开拓疆土,而不是将计谋用于内斗上。 汉室已经腐朽,陆云会以最快的速度建立新朝。 那时,曹孟德可为征西将军。 助他实现自己的理想…… 陆云便因此与曹孟德,袁本初,蔡邕三人论道,论的是儒家的精髓。 要改变热血青年的心意,自然要潜移默化,熏陶他们的思想,为往后做些铺垫。 四人论道。 小萝莉蔡琰则在一旁静静听着。 蔡邕也不在意,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 他的女儿,自然要知道的多些。 陆云论的是新旧儒学。 也就是先秦儒家与汉末儒家。 儒家发源于孔孟,在汉时被董仲舒所改造。 罢黜儒家,独尊儒术。 先秦的儒家被董仲舒进行了换血的改造,适应了皇帝的需求,也因此正式成了朝廷的正统。 却扭曲了先秦诸圣的思想。 比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孔圣人说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君为君,臣可臣。 父为夫,子可子。 这是最基本的人伦,代表礼法。 但同时,孔圣人也有额外的意思。 若君不君,则臣可以不臣。 若父不父,则子可以不子。 君王没有君王的样子,大臣可以造反。 父亲没有父亲的样子,儿子没必要听父亲的话。 这才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本意。 落到了董仲舒手里,孔圣人的思想便被完全扭曲,成了三纲五常。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仁、义、礼、智、信。 董仲舒以“三纲”约束人们之间的伦常关系,以“五常”用来调整伦常关系的基本原则。他把三纲说成是“天”的意志,赋予它以神的权威,用“阳尊阴卑”的思想,论证了三纲的主从关系不能变化和颠倒,论证了皇帝统治的神权、皇权、族权、夫权的合理性和永恒性,使“三纲五常”成了精神枷锁。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父打儿子,儿子不得反抗。 夫打妻,妻不得反抗。 这是董仲舒的思想。 却只是董仲舒的思想。 孔圣人从来没这么说过。 陆云论起先秦儒家,说的头头是道,落在曹孟德与袁本初等人的耳中,却不亚于晴天霹雳,震得他们一愣一愣的。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居然也敢说出来。 但怎么听,怎么有些道理…… 竟让两人升起某种拨云见雾的感觉。 一时之间,二人百感交集。 蔡邕目光微微有些变。 他研究儒学最多,知道的也最多,最接近真相。 这位陆道人的话,看似大逆不道,却极为符合先秦儒家诸圣的思想。 只是如今,却已经是新儒学。 大汉以董仲舒之后的儒家为尊。 先秦儒学,过时了么…… 他不由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这么活泼的女儿,若因着一句“夫为妻纲”而约束天性,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些。 他想了想,有了些主意。 并没有出声阻止陆道人的讲演。 陆云又论说起孟子的思想。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这位孟子,思想更加坚定,像一位侠士,行走于君王之间,宣传着自己的思想,时常嘲讽得当时的王掩面而走,顾左右而言他。 孟子讲究民为贵,君为轻。 正好用于潜移默化。 只要百姓过得好,管你什么朝廷。 换言之,我若能使百姓过得安康,君王的位子我可取而代之。 一干话语惊了曹孟德与袁本初。 曹孟德若有所思。 袁本初则不屑一顾。 陆云也若有所思。 曹操虽有其父,但在世家眼中依旧是寒门中人,他也因此经历颇多,对于穷苦大众的苦楚很是了解。 而袁绍四世三公,乃门阀之最,又岂会对民有什么想法。 门阀为重。 家为重。 袁绍自然不屑一顾。 若不是看在蔡师的份上,他定会道一声腐朽,而后扬长而去。 论道一个时辰,曹孟德与袁本初一同离去。 陆云看的清楚,这哥两喝酒去了。 果然是发小。 果然是好兄弟。 两人喝着酒,发表着对陆云刚才所说话的看法。 两人产生了分歧。 曹孟德同意一些,袁本初完全不同意。 吵了许久,又开始喝酒。 没必要为陆道人的思想影响了兄弟情谊。 不过内心里,他们想着什么,便只有二人自己知道了。 或许,渐行渐远…… 蔡府之中,蔡邕与陆云目视二人离去,过了片刻,蔡邕悠悠一叹,道:“陆道友,你教坏我的徒弟了!” 陆云哈哈一笑,说道:“每一件事的好与坏,阴阳变化,又有谁能够完全知道呢?”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蔡邕思量片刻,突然展颜一笑:“我有一个请求,还望陆道友答应。” “什么事?”陆云诧异问道。 什么样的事,让蔡邕这位大儒这么慎重其事。 纵然他有念力在身,计算无双,也算不出这位大儒在想什么。 人心难测。 “收小女为徒。”蔡邕目光灼灼,盯着陆云道。 “……” 陆云想了许久,却想不出会是这样的请求。 这样就尴尬了。 “爹爹,这样不好吧!” 小萝莉也一愣,随即大眼睛转来转去,活泼灵动,煞是好看。 “我意已决,却不知道友答不答应?” “既然如此,那便答应了罢!”

下一篇   第八十九章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