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杀天仙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七十九章杀天仙

第八百七十九章杀天仙 纪宁在外,因为种种纷争,杀了大夏王都四公子之一的少炎农。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整个纪家也将遭受牵连,甚至会有天仙这个等级的来铲除纪家! 少炎农比起安澶北山氏来,还要更古老些。 安澶北山氏虽然是一诸侯,无比古老强大,可是如果放眼整个大夏王朝,还是有比北山氏更强大的势力的,比如最强大的大夏皇族,以及其他当年扶持大夏皇族‘夏芒氏’一起统一天下的那几个最强大的部族。 少炎氏,便是辅佐大夏皇族的肱骨之臣。 据传在神魔时代,少炎氏是和大夏皇族‘夏芒氏’同样古老强大的部族,他们的历史甚至能贯穿到这一方大世界的最原始古老时期。 后来,少炎氏向‘夏芒氏’臣服,跟随夏芒氏征战天下,是夏芒氏麾下最有力的部族之一,至于北山氏等一个个部族都是后期逐渐加入,论实力也是远远不如这少炎氏。 而现如今,少炎氏的族长,被尊称为羽神公,同时少炎氏内还有足足三位封侯,拥有的那三郡封地也是无比的广阔,比安澶郡要大的多。 大夏王朝三千六百郡,每一郡大小不一,安澶郡只能算是普通的。有的超大的郡,一郡都能抵得上数十个安澶郡。 而被纪宁干掉的少炎农便是少炎氏年轻一代的领袖,不出意外,下一任少炎氏的族长羽神公便由这少炎农继任! 也就是说,纪宁干掉了下一任少炎氏族长…… 这样的事,若是最终让少炎氏知晓,他们一定会让整个纪府来陪葬才可! 如今,少炎氏还不知晓,陆云已经知道了。 他还知道,少炎农背后有天仙支持。 一个部族,明面上的首领族长虽然权力很大,可是和部族的天仙老祖比起来,却是差远了。这些活了不知多少亿年的天仙老祖,才是部族的根基,每诞生一个天仙,整个部族都会欢庆,而每陨落一个天仙老祖却会尽量的隐瞒。 少炎农的背后,是一个名叫玄机老祖的天仙。 玄机老祖有一女弟子,最受宠爱,名叫澧水仙人,二人脾性相投,玄机老祖几乎将澧水仙人当成了自己女儿一般,但澧水仙人在度天劫时太过疯狂,最终魂飞魄散! 天劫,是一道前所未有的大劫,度过去,便是逍遥自在的天仙。失败运气好能成散仙,运气差些则当场魂飞魄散。 那澧水仙人也是太过自傲,到最后关头没有选择放弃,而是选择继续硬抗,所以,身死。 玄机老祖为之痛苦伤心许久,而澧水仙人有一儿,名为少炎农。玄机老祖从小呵护备至,想要将对澧水仙人的亏欠弥补在这少炎农身上,甚至他一路力挺,硬是将少炎农要捧到羽神公的宝座上。 然后,少炎农死了,被纪宁砍死了! 来龙去脉就是这么简单,接下来纪宁肯定是迎接一个天仙老祖的追杀,而陆云,他作为在纪家出生的,自然也少不了受牵连。 他不喜欢麻烦,那就得让麻烦消失。 “杀一个天仙么?” 陆云心中微动,消失在了众师弟面前。 “陆师兄对于道的领悟真是神鬼莫测,我刚才都没发现他是怎么走的……” 一旁的沧江真人一怔,便发现这位师兄已经不在了。 “不知道陆师兄是干什么去了?” “或许师兄又有所领悟。” “……” 一个个弟子三言两语的说着,又各自散了,自去修炼去了。 而在此时,距离黑白学宫数千里之外,九条蛟龙拉着一尊仙辇,出现在虚空之中。 这尊仙辇之上的,是一名高高瘦瘦,眼眸狭长的老者,他所在之地周围整体天地仿佛都臣服了。 这正是天仙强者,玄机老祖! 玄机老祖如今的心情很不好。 他最喜欢的女弟子的孩子居然死了,这已经是不可承受之痛! 而更让他感觉到有几分心惊的,是这个杀死少炎农的,居然已经领悟了大道之域! 甚至神魔时代大混战时期遗失的灭神圈,也出现在了这个小子身上,让他越发忌惮。 一个土著小子,气运如此浓厚,绝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这个小子修行了还没几年,已经到了万象的境界! 要知道,他宠溺的少炎农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也修炼过了百年了。 在万象真人中,一百岁是非常年轻的,因为万象真人寿命是足足有八百岁,可没想到这个杀死少炎农、神魔相柳方的小子,这个已经悟出‘剑道’大道之域的小子,年轻成这样! “潜力了得,更该杀!” 玄机老祖眼中寒光一闪,他要威逼黑白学宫,交出这个弟子,否则,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知道,黑白学宫又会怎么处理这件事,难道真敢和他一个天仙过不去? 据他所知,黑白学宫虽然在这里有些名气,那也不过是小个子里挑大头,挑出来的还是个小的。 纵然有些地仙散仙什么的,又如何能够奈何了他? 只是黑白学宫是在大夏的地盘上,若是直接动粗势必会触犯大夏的法律,那样即便是他,也无法承受这个代价。 天仙,这个境界放在一个部落中,那是压箱底的,但是对上一个帝国,天仙又算不了什么了。 整个大夏世界,天仙只怕几万乃至数十万还是有的,在传说中的神魔大战之中,天仙甚至只是一个小兵! 因此他需要想一个办法,让黑白学宫自动把人交出来。 却在此时,修行多年的经验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一刹那,他感觉到似乎自己未来变得一片空白,自己的心灵也仿佛抹上了一层黑影。 他看不到了自己的前途,看不到了自己的一切。 这是一种很久都没有过的体验了!似乎是在很多年之前,他还没有成就天仙时,曾经遇到过一次很危险很危险的生死危机,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个感觉。 但是现在,谁又能够伤害的了他呢? 他努力思考着这个问题,他的眼睛却看见他的肉身被空间切割成一片片,而他的灵魂,也被轮回渐渐成一片虚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看到他的肉身所在地,一个少年淡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