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过关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七十章过关

第八百七十章过关 龙头大阵上方,六名黑白学宫的元神道人们还在彼此谈笑着。 这样的场面,他们已经经历了很多次,挑选天才的过程,亦或是看天才被虐的过程,都是让人赏心悦目的事。 “诸位说,下面这九百多位年轻人,有几人能入洞?” 一长须青年人笑着道。 矮胖光头嘿嘿笑着:“说不定一个都进不来。” “一个都进不去也不至于,应该能有三五个入洞。”一身白衣的女子笑着评价,“看……这怎么可能?” 白衣女子似乎惊讶的出了声,这让其他几名元神道人都有了兴趣,一个个仔细看去。 “这怎么可能?” “一个紫府修士,对于风之道领悟的竟然如此之深,怕是已经到了道之道域的地步!” “一瞬之间,已经破关,千古罕见!” 几个元神道人已经难以诉说自己内心的惊讶,他们发现法阵刚刚启动,就有一个人破阵了! 破的轻轻松松,闲庭散步。 那无数雷电,连破阵的衣服都没有碰上,破阵之人已经出了阵法! “他就是陆云,先天神灵,修行了赤明九天图的天才,如今看起来,他对于道的领悟,也是到了一个天才的地步!” 第一关的考核官黑发中年人赞叹不绝,内心里恨不得立刻收了这个天才为弟子! “陆云!这是我们黑白学宫的好苗子啊!” “我似乎看到了,未来的黑白学宫发扬光大,都在此子身上!” “天佑我学宫!” “……” 虽然考验还有一关,通过最后一关才能算作黑白学宫的弟子,但是几位元神道人已经把陆云看做是黑白学宫的弟子。 他们一个个心中想的,是如何培养这个弟子,让这个弟子成为黑白学宫的未来的顶梁柱。 “你叫陆云,你对风之一道的领悟竟然到了道之域境的地步,你是怎么修炼的!” 待陆云到了六位元神道人的面前,其中一个元神真人好奇问道。 他的确是很好奇。 这么小的年龄,大约不到六岁,居然已经领悟了风之道理。 “先前我入黑白学宫,观黑白图有感,因此领悟了这风道的一些道理。” 陆云实话实说。 说出的实话,却让这些元神道人集体石化。 先前看了一眼黑白图,就悟出了这风之道理? 他们看了很多年,也没有看出这风之道理。 这黑白图上,真的有什么风的道理么? 几个元神真人想要去看一看,但他们知道应当没有什么用,毕竟黑白图已经牢牢融入到他们的修炼人生中去了。 过往的岁月里,他们没有看到,那么现在去看,还是老样子。 而不知道这个小天才是怎么看出来的? “难得一见!我黑白学宫这次真的是要发达了!” 许久沉默后,一个个元神道人兴奋了起来。 他们暂且不去想太多,他们只知道一点,这个小天才成了黑白学宫的人,请教请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若是能够让他们机缘巧合之下也领悟一种道理,那对于他们的实力,将有着很大的提升! 风之道,老样子就是擅长保命的道理。 风紧扯呼,不外如是…… 而在此时,傀儡大阵下方,许多修士才刚刚接触到了那些雷霆。 这个大阵,最底层面对的雷霆最少,在最下方时偶尔被轰击到,往上,被轰击的多了。如果上升超过一半距离,则遭到一半龙头轰击。在最接近时则遭到所有龙头一起围攻。必须扛过所有龙头围攻,才能进入山洞。 能够通过第一关的,处在最底层时,还是能够轻而易举对付那些雷霆。 但是他们的心,似乎已经不在这傀儡大阵里。 他们刚才没有看见,但是最后还是发现了,他们之中,已经有人突破了这傀儡大阵,去见几位元神真人去了。 这还怎么玩? “世上竟有天才,强大如斯?” 一个修士喃喃自语,他随意一击,将迎面而来的雷霆击碎,但他丝毫没有露出任何喜悦的表情。 他知道,这只是最开始的阶段,真正的的考验还在后边! “我刘小胖,可是我们村最聪明的天才,都还没有闯过这大阵,怎么有别的人闯了过去,真是奇怪。” 一个小胖子咬着牙,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他可是他们村的天才,有许多大凶胖子喜欢他的!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怎么可能!” 这是一些心胸狭隘者受到了打击。 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越来越密集的雷霆,惊醒了他们,一个个重又开始了闯关。 许多时候之后,终于又有七个突破了傀儡大阵。 天才,在整个世界上还是很多的。虽然……不如陆云天才一些。 “你等八人,通过了最基本的筛选,接下来便是最后一道筛选了,只要再通过,便是我黑白学宫弟子。你们需要选择一条道路,每条道路上分别有我黑白学宫的一名紫府修士层次的弟子镇守。只要在他们的阻拦下冲出山洞,便是我黑白学宫之弟子了。” 黑发中年人讲述了最后一关的规则,脸上浮现笑容。“放心,镇守的紫府弟子们只允许施展一种手段,你们却是可以全力以赴……并且无需击败镇守的弟子,只要冲出山洞便算成功了。” 通过第二关的修士各有心思。那些弟子,只怕不容易击败。 因为能够进入黑白学宫,都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他们又在黑白学宫中学习了那么久,就算只用一种方法,怕也不是他们能够击败的! 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们再说别的就没了意义,只能各选一条道路。 陆云也选了一条道路。 在接近洞口约三十丈处,正站着一名穿着白衣的青年,这白衣青年的胸口上则是有着三滴血迹。 胸口有三滴血的白衣,乃得到饮血氏承认的天才子弟才有资格穿的。 饮血氏,乃是安澶郡之外的一个顶尖大部族。 “让我镇守?必不得过!” 白衣青年饮血问剑站在那,身前则是悬浮着一柄飞剑。 饮血问剑的傲气,是不允许他让一个炼气紫府前期的后辈成功闯过的。 一阵风过。 陆云过。 依旧是云淡风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