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思念温情道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六十五章思念温情道

第八百六十五章思念温情道 “你竟然是……” 陆云面前的混沌神魔,见着陆云,似乎是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以至于他自身由最开始收徒时候的喜悦变成了发现真相的震惊。 在三寿道人眼里,这个似乎他的虚影也可以一把手捏死的小家伙,远远不是一个小家伙,他的身体核心深处,留着最远古的道理。 那种种道则,让他都忍不住叹为观止! 只不过似乎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那道则的外层,轮回道则化作了一道道封印,将这些道则封印了片刻。 三寿道人便知道这位看起来是小孩的存在,他来头大的惊人,前世至少也是他这个层次的,如今轮回重修,未来必将前途不可限量! 甚至,他有一种感应,若是这一位存在真正崛起,可能将时光长河乃至命运长河的他重新复活! 这是莫大的机缘! 他便不由自主起了许多交好的心思。 不再说什么收徒的事,三寿道人将他的摘星手神通传给了他面前的小孩,又吩咐了老牛几句,让老牛以后都听这个存在的,他的身影便消失了。 善缘已经结下,就等开花结果。 这个过程,他还是等得起的! 陆云便看到自己摘星手已经小成,摘星手之中各种各样的道理,他也全部知晓,就像是自己已经习炼过千百年一样,对于三寿道人,自然生出了几分善意。 若是陆云是个骄傲狂傲之人,此时就会说一句:我得永生时,诸天万界,与我有善缘者皆得永生。 当然,陆云是一个谦谦小孩,他便将这份善意记在心里。 回过头来,他却见老牛露着几分呆呆的样子,似乎是不可置信。 原来就在刚才,老牛得了三寿道人的话语,以后这个小孩说的话要坚决服从! 甚至话语之中,没有了要考验的意思! 这令老牛无比的吃惊。 多少年来,水府换了好几个主人,这是第一次主人有了这样的说法,令老牛心中震惊的同时也不断揣测陆云的身份! 莫非是主人的好友? “摘星手已得,再找些元液,就去突破了那紫府吧。” 陆云离开了水府,顺便带走了一些元液。 天地之中,自有天地元气,不过整个天地中的天地元气太过稀薄,对于修士来说,直接吸取天地元气的效率太低。 一些天地元气机缘巧合,融入矿石之中,因此便有各种矿石灵脉,成了重要修仙物资。 如果说上品矿石内的天地元气已经很精纯,对身体负担小,可提高十倍修炼速度的外,那这元液,乃是精纯到极致的天地元气精华,对身体没有任何负担,可以在短时间内一次性尽皆炼化为己用。 一名转世仙人一旦觉醒记忆,吞下许多元液,凭借元液的天地元气,能够在一天之内就再度成为仙人! 想要修炼提升,强大的魂魄、境界、功法、天地元气,四者缺一不可。 这是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当然对于大成的陆道人,他没有魂魄,没有肉身,自身便由道则构成。追寻最多的,也是道! 既来之则安之,他这个轮回转世之后,有了肉身,自然也需要元液来突破。 好在,水府之中有一些,在老牛好说歹说下,他拿了一些,准备突破那紫府境界。 紫府的突破大抵是吸收元液,元液的进入体内导致丹田内空间的开天辟地,一茫茫无尽的虚无空间似乎自虚无之中开出,虚无空间中有着无尽的紫气弥漫,这一介于虚和实的奇异所在,便是紫府! 陆云一张嘴,那茫茫弥漫紫气的虚无空间中顿时开始凝聚出了第一滴元力,很快大量的元力不断汇聚,只见无尽的虚无空间中开始出现了一片小水洼,很快变成了一片小湖泊。 元力不断汇聚不断累积,湖泊也在不断扩张着。 在战斗中,靠的就是这些元力,若是它们被消耗完,战斗也就gg了。 修仙修仙,元力是总能量,各种招式神通则是输出的方式,而对于道理的领悟可以辅助输出。 纪府之中,陆云看着已经对于道理有所领悟的小纪宁,心中想着。 哗哗哗…… 纪府之中,纪宁在练剑。 没有施展任何元力,仅仅用剑指施展剑法的纪宁周围,忽然凭空出现了雨滴,一滴滴的雨滴凝聚而成,不断的下着,雨一直下,滴落在地面上的乱石上。 在雨滴中的纪宁,就仿佛雨的宠儿,这些雨滴环绕着他,呵护着他。 每一条丝雨都隐隐宛如刀子一样。 “轰隆隆” 雨越下越大,甚至成了暴雨,暴雨如幕汹涌无比,纪宁的剑法也带着汹涌不可抵御的威能思。 而在这暴雨之中,却让陆云乃至纪一川感受到思念的韵味。 看着那漫天的雨,就会让人不由自主想起母亲的手,在温柔的触摸。 思念,温情,同时充斥着杀戮。 剑是杀人剑,却让人感受到母亲怀抱的温暖,叫人不由自主沉迷其中,死在这温暖的剑下! 这就是道! 思念温情道。 陆云姑且用这个词形容纪宁领悟的道理。 像这样的道理,只有内心有守护有关怀的人才能够领悟的出。而若是一个人心中自私,不在乎那世间真情,根本难以领悟。 思念温情,又岂是一般人所能够领悟的? 那些六亲不认者无法领悟,如陆云这般淡然者也无法领悟。 “这就是道?” 小纪宁喃喃自语。 “恭喜你,小弟。” 陆云笑眯眯开口,“你已经真正的融入道中了,完全融入道中,和道仿佛成为一体的感觉,应当很美妙吧。” “嗯。” 纪宁看着他这个大哥,轻轻点头。 刚才的感觉的确很美妙,他仿佛化为了一颗颗水珠,而这水珠之中又蕴含着他对家人的温情,让他在练剑的过程中,伴随了温情。但是要是谁阻止他的这一份温情,剑也会杀戮! 杀戮,是最后的守护! “大哥,你的修为?” 纪宁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似乎这位哥哥的气势更加迫人! “出去了一趟,突破了紫府。” 陆云笑道,不以为然。 落在其他人的耳中,却似乎是天方夜谭。 “五岁的紫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