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南下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十三章 南下

第八十三章南下 烟尘滚滚,一千铁骑至。 伴随着一声大吼,气势如虹。 陆云微微眯起了眼睛。 一千个人的军队,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十万人的军队他都见过,也灭过,更何况区区千人。 不过,这千人还是让他生出了些许兴趣。 自家二弟一声吼,千骑瞬至,他们的气息刹那间形成了一个整体。 气息相连,合千为一。 一根筷子轻轻易折断,十双筷子牢牢抱成团。 当一千化作一人时,陆云亲眼看到张飞的气息几乎增加了五成。 加成! 战阵的加成! 对于好的将领,似乎与生俱来。 “有些意思!” 陆云不由想起了诸子百家中的兵家。 诸子百家之中,若论战场杀伐,兵家战阵,自古无敌! 兵家的高手,并非强在个体战力之上,而是在于一个整体。 若是兵家子弟组成绝世战阵,千万兵卒气息相连,尽皆汇集在一起,合力前击,便格外的恐怖了。 当然在大宋,他并未见到这样的军阵。 但是在三国,他已经见到了。 “杀!” 气息牵引之下,张飞丈八长矛一击而出。 一道长矛虚影卷起风雷无数,瞬至陆云眼前。 如影随形,如蛆附骨。 不能躲避。 “临!” 陆云道了一声。 风起云涌。 天地元气瞬息而至,结成一道真气罩,包裹了陆云,看上去流光溢彩,很是好看。 不过,好看不能当饭吃。 下一刻,长矛虚影便划破了真气罩,继续前行。 真气罩不能阻挡片刻。 “淘气的小家伙!” 陆云一笑,缓缓伸手。 看似缓慢无比,却疾如闪电。 速度总是相对的。 当陆云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时,长矛的速度便成了蜗牛。 宛似静止在虚空。 众人便看见,他们的主公只是伸手,便捉住了张将军全力一击发出的长矛虚影。 有如捉了一只小虫子。 陆云轻轻一捏。 长矛虚影灰飞烟灭。 “大哥真乃神人也!”张飞跃下马,赞叹不已,又有些小郁闷。 前些日子,他有些手痒,一心和大哥挑战,结果被教育怎么做人…… 到如今,他的攻击已经增加了好几成,居然还是奈何不了大哥! “翼德何必担忧,你如今只是二十来岁,初出茅庐,往后征战,实力必将不断提升。”陆云笑眯眯道。 自己这位二弟,还有着很大的潜力。 如今只是刚出道,未免有些弱。 毕竟,这位二弟,养优处尊惯了,虽然有习武,但只是小意思,哪能比得上征战所带来的提升? 战场之上,刀枪无眼,最能激发武者的潜力。 当然,死起来也快…… “大哥说的,是有些道理,不过这初出茅庐,是什么意思?”张飞听的有些迷糊。 他好像没听过初出茅庐这个词语。 “口误!口误!”陆云哈哈一笑,搪塞了几句。 他真有些糊涂了,现在“初出茅庐”所说的主人公,怕还只是一个小屁孩。 南阳诸葛亮。 应该是阴阳家的人吧。 陆云在宋时,见过阴阳家的传人,他们阴阳家一脉祖上,有诸葛亮这个人。 也不知,这个世界会是怎样。 不过,有也没什么用,时间上也来不及。 等诸葛亮出山,这大汉怕已经换了主人。 …… 琅琊郡某一处高坡上,一个小孩仰头望天,突然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唔,又有哪个在想我?” 远处走来一个中年人,说道:“亮儿,你又看天空了!” “这天上的星辰,很好看啊!”小孩笑嘻嘻道。 中年人也望天,望了半晌。 “的确很好看啊!” “只可惜,看不出什么天机变化了!”中年人摇了摇头,拉起小孩的手,道:“我们要搬家了!” “为什么?”小孩有些好奇。“这里挺好玩的。” “再不离开,就离不开了!”中年人沉默了片刻,说道。 “哦!好吧!”小孩皱了皱眉,想了想。“去哪个地方?” “荆州。”中年人看向南方。 这里不安全了,要离开了…… 这一年,诸葛圭,诸葛亮父子离了琅琊郡,至荆州之地。 比之历史上早了好几年。 上好的小孩便逃离了陆云的掌握。 等不久后陆云记得诸葛亮这一阶段还应该在琅琊郡去寻找时,诸葛家已经不在了…… 让陆云叹息了很久。 在这个诸葛亮还是小孩的年代里,没有将他收为徒弟实在是一种损失。 收了小孩,一举多得。 可惜,有些迟了。 当然,现在的陆云并不知道这一切。 幽州涿县的事渐渐迈入正步,陆云与张飞南下,往洛阳而去。 途中,山贼无数。 当然,遇到了陆云一行,也只能是碰上了硬钉子。 只抢钱的,陆云饶他们一命。 只是些可怜人而已。 想抢钱又想杀人的,陆云不介意灭了他们。 心意一动,便有山贼死。 一路南下,出了幽州,便到了另一州----冀州。 黄巾的大本营! 宽敞的马车之上,张飞的神情越来越肃然,渐渐到了震惊的地步。 黄巾遍地,却秋毫不犯。 有条有紊,秩序井然。 宛似国中国。 而且,广阔冀州之地,竟无山贼。 每一座山,都有黄巾的人。 却不抢钱,而是……构造工事。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冀州的黄巾军,已经有了自己的指导思想。 遍地黄巾,冀州已不在朝廷控制范围了…… “朝廷,怕是要有难了!”绕是张飞精神大条,也看出了不对。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外边的情况,竟到了这个地步! 幽州不是没有黄巾,但比起冀州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一旦黄巾造反,冀州怕是一瞬间便沦陷了。 然后,北上幽州,东打青州,西打洛阳…… 那画面太恐怖,不敢想象。 陆云却微微一笑。 说起来,这样的局面,与他还有些关系…… 应该说,很大的关系。 不过,管他呢! 有大贤良师在,黄巾乱不了,也害不了人。 大贤良师是要做大事的人。 他是要解放穷苦大众的人。 而他的号召力,很是恐怖。 他说往东,黄巾便没人往西。 个人的崇拜,到了巅峰。 在没了大贤良师之后,黄巾方才成了脱缰的野马,过地的蝗虫,走一路,害一路。 如今黄巾有正确的思想指导,也不知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他拭目以待。 马车行数日,至洛阳。

上一篇   第八十二章 三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