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崛起的宿主(上)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三十章崛起的宿主(上)

第八百三十章崛起的宿主(上) 史上最牛天尊系统。 陆道人听着这个名字,感觉到了一丝中二的气息。 什么叫做史上最牛? 最牛,哪有最牛? 谁又能够保证,这就是史上最牛的天尊系统? “在我之前,没有人会起这样的名字,在我之后,也没有人会起这样的名字,所以是史上最强……天尊系统。” 玄道君解释道,丝毫不在意。 她为道君,率性而为,既然她说是最牛天尊系统,那就是最牛天尊系统,而且是史上最牛天尊系统。 “这就是道友的收徒方式么?” 陆道人也不再去怀疑这个名字,转而问道。 “当然是,作为系统的创造者,系统的宿主自然而然是我的徒弟了,当然有些徒弟太聪明了,得到了宿主还不满足,喜欢研究系统,甚至想消灭掉系统,自己翻身做主人,那既有一些好玩,也有一些不好玩……” 玄道君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的新徒弟,这位新徒弟,在得了新手大礼包之后开始爆发,将那些讨厌的马贼消灭掉,拯救了整个村落。 村落中的人,都因着此事对小秦羽感恩戴德,当然小秦羽还是一副谦虚的样子,丝毫不居功。 这才是好的系统宿主。 什么是好的系统宿主?那应该是心性不错,资质也不错,两者并有的生灵,一些只有心性不错,资质不行,是可以调教,让他们咸鱼翻身,不过翻得有些慢。而那些资质不错,心性不好的,要么一朝得志便猖狂,要么太聪明老想着研究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想受人摆布…… 都不是太好。 她面前的这一个小秦羽,才是宿主的极佳人选。 “恭喜宿主,打败凶残的马贼,奖励培元丹一份,可改善宿主肉身。” 小秦羽的脑海之中,响起了机械的声音。 马贼扰村,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只是他的年龄还是太小,不是那些马贼的对手,刚才交手,他很快落入下风,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名叫史上最牛天尊的系统,虽然还不清楚天尊是什么,但是只要带着一个“天”字,想必不是什么坏东西。 果然,接下来发生的事验证了他的想法。 那个系统发出声音来,介绍了自己的来历以及目的,是要培养他成为诸天万界最强大的天尊,也就是最牛的天尊! 而作为新手礼包,系统奖励了他一颗“爆发丹”,虽然名字听起来很特别,但是效果真的不错! 一颗爆发丹入体,他的爆发力比之以往提高了无数,甚至先前在他眼里快到极致的马贼动作,也如时间停滞般变得无比缓慢,似乎是一个个慢镜头,让他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应,击倒马贼! 随即,他成功保卫了整个村落,又获得了打倒马贼的奖励:培元丹! 这是一种可以磨炼人肉身的丹药,不是吞服,而是放在水中散开,用这种水来煮他的肉身,让无数药力磨炼他的身体! “培元丹,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我想系统也不会骗我,否则就没必要给我爆发丹,让我可以打败那些马贼!” 小秦羽内心思索着。 想了片刻,他决定回去问一问他的老爹,以及风叔叔,想必他们见多识广,定然能够知道一些。 …… 时则夏日,大雨过后,整个炎京城都凉爽了三分。 炎京城极大,可容纳人口数百万,而掌控东域三郡的‘镇东王’秦德的府邸便是在这炎京城。 镇东王府邸占地极广,正门日间夜间都是大大敞开,府邸正门宽广无比,足够六七人并行入内。 而在大门两侧站着两名身高两米左右的裸着上半身的勇猛大汉,这两名大汉犹如岩石雕刻一般,冷漠双眼扫视着过往人群,那宽厚的虎背之上正挂巨型血红色战刀。 两个大汉旁边,分别有一只凶猛老虎,全身为火焰般赤红色,体长约有两米多,那犹如铁鞭一样的尾巴猛然一扫都让空气一阵振动,虎目之中发出森冷的寒芒,这老虎正是所谓的“烈虎”。 忽然,镇东王的府邸之中走出八名大汉,这八名大汉同样裸着上半身,分别牵引着一只凶猛的烈虎。 府邸之外,炎京城的豪族贵族亦或是平民游民都自觉地绕着镇东王的府邸走开,一些熟悉的,还有些疑惑,怎么今日镇东王府邸换班的人比以往多了很多?莫非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他们也只是这么想一想,至于更深层次的,他们不去想,也不敢想。 “羽儿,你说你的脑海之中多了一个史上最牛天尊系统?还因为你打败了那些马贼奖励了你一颗培元丹?” 镇东王府之中,秦羽的老爹秦德一脸的肃穆,打量着自己手上的那一枚培元丹。 他的好友风玉子,亦是一脸的肃穆,一双眼精光四射。 “风道友,你觉得这培元丹怎么样?” 秦德问道。 “前所未见,精妙绝伦,非同小可!” 风玉子一连用了三个四字词语,表示了自己的感慨。 哪怕他已经成了上仙,哪怕他有偌大的师门,但是他们所有人加一起都炼不出这么这么精妙绝伦的丹药! “风道友,那你可知道天尊又是什么境界?” ?秦德问风玉子道。 他的儿子得了一个史上最牛天尊系统,究竟什么是天尊,是不是比上仙要强一些? “我只知修真一路,有金丹期、元婴期、洞虚期、空冥期、渡劫期、大成期,但是即便是大成期的,我都只是听过,从来没有见过,想必这天尊境界,应该……在大成期之上。” 风玉子摇头,犹豫道。 他只是上仙,虽然可以在凡人界有个不错的地位,但是在修仙界,其实连金丹期都没有到,哪里能知道那么多的隐秘。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必我儿,是得了某一位大人物的垂青,羽儿,你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系统。” 最终,秦德想了想,如是说道。 他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内心思量不断。 “你若是能够修成天尊,我们就可以灭了项家,让我大秦重新复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