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相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一十六章 相

第八百一十六章相 “靠山宗。” 行走在新世界,陆道人顺着那手上一个葫芦的因果线,来到了靠山宗之前。 靠山宗,位于南赡大地南域边缘的赵国境内,曾是赵国四大宗门之首,就算是整个南域也都颇有其名,因其内宗规狠辣,不在意弟子归属,纵容弟子相残,被称之为赵国魔宗。 实际上靠山宗原本也不是叫这个名字,原本也不是魔宗,只不过在千年前出了一位轰动整个南域的修士,此人自号靠山老祖,更是强行将宗门之名改为靠山宗,横行霸道,几乎搜刮了赵国所有宗门之宝,修改宗规成狠辣,风光一时无两。 可如今千年岁月,物是人非,靠山老祖已失踪四百余年,使得靠山宗没落,地位不比从前,也没有了曾经的辉煌,现今于赵国,只能算是末流。 若非靠山老祖生死未知,恐有后患,怕是早已被其他宗门吞并,现在的靠山宗已日落西山,再加上赵国资源有限,被其他三宗压制的就算是要招收杂役,也都需弟子外出绑来,更不用说光明正大的开宗广收门徒了。 这是世人眼中的靠山宗,不过陆道人自是知道靠山宗其实大有来头,那个靠山老祖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乌龟。 “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当陆道人漫步于靠山宗山门之下,守门的弟子面色一变,喝问陆道人道。 他们觉得这个人形迹可疑,来到修仙门派山门之前犹自面不改色,淡然而立,绝不是等闲之辈! 莫非是靠山宗的仇家,是来寻靠山宗寻仇的? 至于这个人是靠山宗朋友的想法,两个弟子心中从来没有升腾起。 开玩笑,他们靠山宗昔日强大之时在整个赵国横行霸道,任意妄为,不知道得罪了多少门派,几乎是整个赵国的修仙门派都得罪过了,哪还有什么朋友? 只有敌人! 就是不知道多么强大的敌人…… “你猜猜,我是谁。” 陆道人看着这些外门弟子,朗朗开口。 “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看山的弟子心中悱恻,不过来人越是这么闲淡自然,他们就越不敢放肆,万一得罪了不该得罪了的人,岂不是他们的小命都要没了。 “你想什么相,我便什么相。” 陆道人悠悠出声。 “您……可是祖师?” 其中一个弟子虽然不明白陆道人话语中的意思,也不明白“相”是什么,但是他觉得这么闲淡到他们门派的,极有可能是他们的祖师。 他便内心相信了这个想法。 “我怎么觉得,是一个大美人。” 另一个弟子心中想着,不敢说出口来。 他本来没有觉得面前来人怎么样,不过就在来人说出话之后,他的眼前一亮,眼前竟然是一个美人。 与他梦中的女神完全一样! 这让他震惊,不可相信。 “美人与祖师都是道则的外在表现而已,不过我觉得还是祖师好一些。” 陆道人说道。 他是道则之身,投影到这方世界,并无固定形体,世人怎么想,世人眼中的他便是怎样。 这就是心不同,相不同。 正如观世音千相,不同心思的人看到的相不同。有的人看到的是悲天悯人,有的人看到的是绝世美人。 男人也好,美人也罢,都只是祂的一种相。 相由心生,不外如是。 “祖师来啦!” 两个弟子,心中想的不同,看到的也不同,不过一个想的可以堂堂正正说出来,而另一个,只能将想法埋藏于心间。 因此两种想法,只有一种可以说出来,并传播开来。 这声音自山门之地响起,沿着清风石阶而上,到了那宗派之中,落在许多弟子心中,又继续传播,最终落在靠山宗一干核心人物耳中。 “祖师,什么祖师。” 靠山宗的掌门听着外边的窃窃私语,来到山门查看之时,他便发现来人那真是他们门派的祖师! “祖师,多少年了,您终于回来了,这些年里,您云游海外,让弟子独立承担这幅担子,弟子无能啊,愧对了祖师,使得昔日我赵国第一大派成了如今这幅样子!” 靠山宗掌门跪倒在地,言语凄凄,话语之中露着说不尽的委屈。 不是假的惨,他这些年是真的惨啊!眼见靠山宗日落西山,他却毫无办法,宗派危机重重,而他无能为力!他甚至不知哪一天会做了亡门之掌门,生死不由自己! “嗯,不要慌,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陆道人笑眯眯开口。 他甚至不需要下个概念,他就已经成了靠山宗的祖师。不知道那个小乌龟看到了,又会不会生气。 “现在的弟子,就这么点了么。” 陆道人行走在靠山宗之中,打量着那些陌生的弟子,问道。 他的目光所过,那些弟子的修行跃然心中。 很多凝气二三四层的,凝气五层的极为少见,至于凝气七层的,也只有两个左右。 这样的门派,真的是太小了。 “弟子惭愧。” 听到自家祖师貌似不满的话,靠山宗的掌门面露羞愧之色。 在他的带领下,在靠山宗的门规下,靠山宗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低级的弟子几乎没有资源,难以修行,而高级的弟子有了资源就会跳槽,不想在这里修行。结果是厉害的弟子都走了,不厉害的,满地是。 “这个管理方式不行啊。” 陆道人摇了摇头。 “不是您自己定下的么。” 掌门望着陆道人,心中嘀咕着。 正是他这位祖师,定下了这样的规矩,他们后人就是想改,也不好改。 “今天是发放丹药的日子吧。” 陆道人看着许多的外门弟子汇聚一堂,便不由想起了一些规矩。 “祖师说的是。” 掌门点头。 “嘿嘿,这次有好戏看了,每次单独发放的丹药都有十二个时辰的封印期,每个时辰都会散发丹光给人指引来抢夺,在这期间更是无法服用,就算带着丹药逃走,估计也没有本事藏十二个时辰。” 远处传来许多弟子的声音,那是看好戏的声音。 靠山宗的放丹,向来是是福祸并存,师门发给弟子丹药,但是弟子十二时辰内往往不能服用,结果是修为高的可以抢了修为低的丹药,即便有丹药,修为低的也不能保存。 这种规矩下来。靠山宗就算是不想灭亡,也不由他自己。 而这一次放丹,更是多了一粒旱灵丹,这是对凝气五层以上修士都极为珍贵的丹药。 然后……此丹,落入了凝气一层的书生孟浩手中。 一时之间,书生孟浩顿时成了众矢之的,大有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的趋势。 “主角,还真是多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