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界海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一十二章 界海

第八百一十二章界海 陆道人与风孝忠本要听一听来自时光长河之上的另一位存在的高深言论,却发现这位存在似乎是活的太长了一些,来到这里只是表明他很强大,亲自出现就是给他们两人面子然后送他们归西的意思,他们便没有了兴致再听下去。 有风孝忠亲自出手,镇压了这个存在。 手托日月又如何,脚踏星辰又如何,这些不过是用以恐吓吓唬低境界的小手段而已,风孝忠一掌所过,日月破碎,星辰毁灭,连带着那位存在也被擒拿了。 大罗金仙之上,已经不怎么拼有多少个世界,拼的是自己的道理。 这个存在太久没有和同级的存在较量,似乎忘记了这一点,所以他被镇压了。 “你自己的道理并不怎么强大,唯有那黑暗,才最让人着迷。” 时光对于风孝忠而言似乎没有了意义,刹那的时间在这位道友手中会变成他想要的任何年,因此一刹那之间,那一个自时光长河走来的存在已经被他解剖的清清楚楚,无论是肉身还是元神,都没有任何秘密而言,风孝忠将这个实验材料收了起来,抬头看向盘踞在时光长河之上的无尽黑暗。 这黑暗比起这个跨越岁月长河的存在来,要更有意思。 他来到一处牢笼前,挥挥手打破了。 便有一尊又一尊迷茫的元神,出现在风孝忠面前。 这些元神境界有大有小,但都被困在牢笼之中不得出来,如今是脱离了牢狱之灾。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又要去哪里?” 有元神喃喃自语。 他们被关押的太久太久,元神都被黑暗侵蚀了。 “让我看看,你们是谁。” 风孝忠淡淡开口,将这一个个元神抓在手里,看了片刻。 他便知道了这些人是什么,来自哪里。 这些人是古代赫赫有名的天才人物,有些在人道领域,有些进军了仙道,甚至当中还有一位仙王! 他们有的来自九天十地,有的源自仙域,还有的居然是漫长岁月前的生灵,他们原本的世界早已破灭了。 纪元轮回,大界更迭与沉浮,许多都消散了。 “原来是这种来历?” 风孝忠若有所思,又开始研究这些元神。 在他看来,黑暗可以研究,这些人也可以研究,他的研究,向来不因为这两种存在立场不同而偏向谁。 世间万物,除了他发的誓言之外,一切皆可研究。 “道友,他是人族。” 一旁的陆道人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 而同样在一旁的小不点,则是面色凝重。 这些元神很多都是他们九天十地的前辈,是与黑暗抗争的勇士,是他值得尊敬的人,但是刚出了黑暗牢笼,却又进入了这位“风叔叔”的实验室,他莫名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这个风叔叔,还真是舍道别无他物! 这种存在,太恐怖了!既杀敌,又杀几! “我当初立下誓言,不难为一个人族中人,其实现在人族与诸天万界其他种族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都是道则而已,只不过形态微微不一样,这并不是质变,而是一种表面。” 风孝忠淡淡出声。 不过他还是将一些人族的元神给放了。 至于其他种族的,却没那么幸运,刚出黑暗牢笼,又进了实验室。 “来来来,道友不妨和我一起去探究黑暗更深处。” 陆道人说道。 风孝忠点头,往黑暗极深处而去。 “你就不用去了,为师去去就来。” 陆道人送了小不点离了时光长河,也踏入了黑暗之中。 一切尽是幽邃,有无尽的黑雾缭绕,若隐若无间,仿佛有潮汐起伏的声音,很模糊的传来,很远,隔着很长一段距离,又像是隔着千古,从另一个时代传来。 这是界海,号称世界之海,浩瀚难言,当然了,这是对于一般的生灵而言,陆道人与风孝忠自无障碍,一步跨出,便是天涯咫尺,无边界海,也挡不住他前行的脚步。 路途上,他们见到一些远古传闻中的王,曾在古书中留下浓重的笔墨,而今却都盘坐孤岛上,感应到有人经过,纷纷睁开了眼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目送着这两位存在进入了无边界海的最深处。 那里,有着一座又一座的恢弘殿宇,从虚空浮现,降临下来,每一座之间都有一道神虹相连,如同一条道路。 “接引古殿,神圣璀璨,却通向黑暗。” 两位存在在上面迈步,像是一步一个纪元,看着动作不快,但是每一步落下都有无穷距离消失在身后,时光仿佛在倒转,他们像是在向着遥远的古代进发。 轰! 大道隆隆,莫名法则镇压。 黑暗尽头,仿佛就要到了。 这里时空紊乱,岁月更迭,宛若不属于人世间,有未来之光闪耀,有过去的印记碎片在流转,不可思量。 咚的一声,如同亘古长存的天庭之鼓擂动了,发出沉闷的声响,一条大路破开黑暗,在前方浮现。 接引古殿,连成的路到了尽头。 而在那里,出现一条灰扑扑的堤坝,横亘在前方,当真来到了世界这一端! 轰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这个地方宛若陷入世界末日,黑色的秩序神链化成了风暴。 说是飓风,其实是法则,是秩序,是大道符号,各种符文涟漪聚集在一起,而后疯狂浩荡,肆虐天地间。 “道则为风,铺天盖地,仙王也不能进。” 陆道人轻吟,打量着这漫天道则,心中却不为所动。 那漫天道则所化的飓风进入了他的身前,便成了乖乖风,围绕着他旋转跳跃,失去了杀意。 这飓风还杀不了他! 而风孝忠更是大胆,他并不畏惧这飓风的到来,也不惧道则之风入他体内,他反而是主动接引这道则之风,感悟其微妙。 片刻之后,他没有任何事,而这片道则之风,都被他吞噬了。 “修道向来最开始便是师法自然,不过若只是师法自然,来到这里就废了。” 继续往前,陆道人淡淡出声。 这里的世界,法则与外界迥乎不同,大道很诡异,若只是以自然为师,来到这里就等同非废人。 因为大道法则变了,若是其他人来此,几乎等于道行尽失。 而这里,更是没有生机,也无精气流转,死气沉沉,如同一片死亡的国度。 “轰!” 在前方,有一道道黑色的秩序神链交叉,如同铁链一般,带着魔性,闪动乌光,极速贯穿而来。 陆道人站着未动,任黑暗世界的力量侵蚀过来,他无波无澜,那是最浓重的黑暗本源所化。 锵! 所有黑色的秩序神链,都绷得笔直,如同神矛一般,带着乌光,带着冷冽,穿透天地而至,可怕之极。 而在陆道人的体外,腾起一片光,将他守护在内,万法不侵! 喀嚓! 所有黑色的神链都在他体外寸寸断裂,崩开,化作点点乌光,而后又熊熊燃烧,被磨灭尽。 纵然黑暗,也不能伤他分毫。 继续前行,这里有漆黑如墨的大山,高耸入天穹,也有巨大的河流黑的让人感觉发,寂静流淌,更有一些死去的生灵,都是仙王层次的生灵,而且是无比强大的那种。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巨头,因缘际会之下,成功登上了堤岸,但是却终究没有迈出去多少步,到头来还是死了。 “一滴血,可污整个大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