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罪州,神州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一十章 罪州,神州

第八百一十章罪州,神州 这漫天熊熊燃烧的火,其实是雷霆。 陆道人在这修行之中,自身对于道的理解更高深了一步。 虽然不是质的飞升,却也是很有意义的修行。 雷霆一道化万道,是为雷道纪元。 纪元之道,非同凡响。 “仙坟之道,真是让人受益匪浅。” 不远处,小不点回过神来,只觉受益匪浅。 过往的日子里,他见识过自家师尊的雷霆之道,不过那终究是自家师尊的,而如今在仙坟之上,他领悟的雷霆道,是自己的。 虽然精深处可能不如自家师尊的,却让自己的战力提升了许多。 “果然,多走走是必要的。” 陆道人笑眯眯开口,领着两个徒儿继续往远方而去。 上界无穷大,有三千大州,即便是一方教主,也往往穷尽一生不能去往所有州。 不过陆道人却不同,他的空间之道早已经出神入化,即便这里的空间比起下界来要坚固了很多,对于他,又有什么影响? 空阔无聊的地域,陆道人一行并没有去,他们跨越虚空,径直到了罪州。 罪州,东西长两亿三千万里,南北长八千万里。 这不算大,但也不算太小,在上界为一块中下等阶的州土。 这里的灵气稀薄,比起其他大州来要明显稀薄了许多,其中有许多奴隶,被不同的种族买卖。 “别抱什么希望,毕竟这是罪州,曾经的诅咒之地,还指望看到大面积的灵山秀水吗?知足吧。” 有人说道。 小不点闻言,皱了皱眉,他有一种直觉,这一片名为罪州的地域似乎与他有着一些联系。 他在下界之时,已经听说下域被上界的那几个天才称为罪地,想必这片罪州,也与罪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为什么成为了诅咒之地?” 小不点去问路人。 “很早以前,一些强大的囚徒,还有从下界牢笼上来的大凶后代,都被放逐在这一地,体内流淌有罪血,导致这一州都被诅咒了。” 一位老者说道。 “诅咒,肯定是强大到极点的人才能施展吧?” 也有其他人感兴趣。 “唔,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少触及为好,据闻是上苍的诅咒。” 老者说道。 “扯什么上苍,肯定是生灵所为,不过自以为上苍,弄了一个可怕的噱头而已。” 有人嘀咕,不怎么相信传说。 “被诅咒之地,灵气干枯,尤其是远古一战后,杀到他们胆寒了,还能出什么强者,依我看,就应该被斩尽杀绝才对!” 有激进的分子冷哼,露着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 小不点脸色越发难看,他心中有一股火焰在跳动。 在下界时,他就听到过大凶后人这个说法,来到上界,竟还有这样的一州,为放逐之地,被诅咒了。 这一州,有下界的人,也有上界古代凶徒的后代。 他心中难以接受,这都多少代过去了,即便祖先真的做错过什么,也不能罪及后人吧? “我的祖先有什么罪,竟要让后人也要波及!” 小不点心中不平,请教陆道人道。 他对于过往的事并不清楚,不过这罪孽要一直持续下去,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昔日九天十地之中有人认为石族的祖先是罪人,因为石族的祖先挥手斩下了身边战友的头颅,不过这深层的原因是那些存在都被诡异和不详沾染,元神都被黑色的雾气侵蚀,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被石族的祖先发觉,挥手斩杀,留下了误会,甚至让后人都遭受巨大的苦难,其中种种恩怨纠葛难以描述。” 陆道人想了想,解释道。 “这样么……” 小不点觉得心中有些压郁,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却让他知道这件事并不好做。 对自己的战友动手,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以为是整个九天十地的罪人。 不过当战友被污染,或许这是唯一的方式,但这样的事,显然让其他的战友难以接受。 故此,有了罪州和最地这两个说法。 “师尊,如何才能消除最这一个字!” 小不点再问,跟随着自家师尊之后。 陆道人往前,来到一处废墟跟前。 “如何消除这种罪孽,方法是有几个,对于你来说,最可能的方式是努力修行,于边关之地杀异域中人,建功立业,最终让九天十地的高层宣布你们没罪。” 陆道人微微一顿,又继续开口。“第二种方法,则是打,打出一片朗朗乾坤来。什么是罪人,谁又能宣布别人是罪人?只有强者,只有强者给弱者定罪,绝无弱者给强者定罪之理!他们说你的血是罪血,可是他们的血不如你的血,又将如何!” “师尊,他们总是说罪血,难道还能查出来不成?” 小不点静心思索,好奇问道。 从过去到现在,他经常听到这个词,心有感触,说出自己的疑惑,这是怎样界定的? “就是这个喽。” 陆道人指着面前的一个东西:“这个东西,一般“罪人”遇到额头上会有点点微光,修为越强大,血脉越浓郁的,则额头上凝聚成一道纹络,光束腾空。” “我倒要看看我是什么程度的“罪”!” 小不点咬牙,体内血液沸鸣,如雷在轰击,如大河在奔腾,他的额骨瞬间凝聚成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符号,璀璨无比。 他的血脉激发,额头出现了一个符号,若一片星河旋转,繁复、诡异、神秘,绽放光辉。 并且,那光芒持续暴增,像是不会衰竭,最后“哧”的一声冲霄而上,映照天穹,崩散了云朵! “我的天,这是发生了什么?” 不远处,许多人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道光,破入天宇中,竟照亮这片区域,妖异而不可捉摸,异常的神秘,并伴着一股奇异的波动。 “罪血凝聚,竟可崩云,前所未有!” “有大凶出世了!天下将乱!天下将乱!” 有人喃喃,觉得不可思议。 更是在罪州各地,各大教派的高手都生出无限的杀意来,要将这大凶之人格杀! 他们绝不允许罪州出现这样的大凶来! “原来,我这么“罪大恶极?”” 小不点嘀咕,有一些伤感。 就在刚才,他仿佛听到了祖先的咆哮,祖先的怒吼,那是在说他们不是罪人,这血脉,过往是荣耀的象征! “其实,还有第三种方法。” 陆道人目望小不点。“你是我的弟子,我的弟子,怎么可能是罪人,这绝不允许。” 他的目光望天,悠悠开口:“我说,他们不是罪人,他们就不是罪人,他们反而是九天十地的大功臣,而这罪州之地,从此就是神州了。” 有陆道人开口,九天十地的罪州便从此烟消云散,成了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