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劫来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零四章劫来

第八百零四章劫来 如今的生活,平静而闲淡。 小不点与小女孩嬉戏玩闹,玩的很开心,并不需要承担太大的压力。 这样的生活,若是放在整个时间轴上,也是荒天帝喜欢的生活。 论荒天帝一生,他并非打算天下无敌,威震九天十地,他其实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守护自己珍惜的一切,只可惜,世事难料,总有许许多多的变故,总有一个又一个的敌人,要剥夺他的一切。 他便只能愈战愈强,最终走上一条无敌路。 无敌路,也是寂寞路,一句所过,死的不仅仅是敌人,也有自己的亲人。 这便是最可悲的。 而此时此刻,小不点还很轻松快乐。 当然,这种轻松快乐,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小不点从鲲鹏巢穴之中得到鲲鹏传承之后,他决定去石国走一遭,那里有他的身世问题。 他的父母,他的亲人,以及一块至尊骨引起的往事纠纷,都是需要面对的。 这样的事对于小不点来说,是人生之中无比重要的事,不过对于陆道人来说,是一件芝麻大小的事,对于这样的小事,他自不会理会,直接让好徒儿去磨炼去了。 想必,这个徒儿不会让他失望。 想必,这个徒儿也不会被人打死。 至少,按着原本的轨迹,是没被人打死。 若是因为他插手了,反而使得小不点被打,那才是奇了怪了…… 小不点在进击,在奋斗,在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与此同时,小鲲鹏也在修行,她拜了陆道人为师。 昔日的十凶之一鲲鹏归来,离开了陆道人,去做她该做的事。 只有陆道人最为闲淡,修行之中指点指点新徒儿,再看一看天。 这个世界的天,渐渐发生了变化。 这方世界的上界,有一些存在开始搞事情。 他们要开始收割了。 陆道人曾经见过一个人,他说很多世界其实是一些性质不同的实验室。以整个世界为实验室,为的是通过做实验看出一些变化来。 这样的话,有一些道理,诸如长生界的事,便可见一斑。那些异族以长生界为实验室,研究人类文明的发展轨迹,等到研究清楚了,就开始一波收割。 在神墓大世界里,也是如此,天道以整个世界为实验室,等到天阶高手成熟了,收割一波。 这个世界,亦如此。 下界生灵以为自己所在的就是全部宇宙,其实不过是上界的几个实验室,是种地用的田地,春天播种,任他肆意生长,等到成熟了,就开始收割。 大好的良种坐骑,奴仆,都会在这天地里长出来,为他们所用。 这田地,就是这方天地,陆道人所在的天地。 “师尊,您说我所在的这片世界不过是上界的一方牢狱,一方土地,种庄稼的土地,而我们是他们要收割的庄稼?” 去往石国大获全胜回来之后的小不点,还来不及欢喜,便听到了这样的事。他看着遥远天际尽头无尽的巨响,露出凝重之色。 在那天际尽头,神光横空,那虚空大裂缝在蔓延,隐约间有一道门户在成型,在被筑造! 一道诡异的波动散开,那苍穹之门突兀的炸开! 绚丽如烟花,惊艳若朝霞,看起来如此的美丽,五色缤纷,轰然喷发,光雨如陨星,划过整片长空。 那座门炸开了,伴着血雨,还有鳞片,从那虚空中湮灭,走向毁灭。 “以世界为天地,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不过与其说世界就是实验室,还不如说实验室是根据世界而来,总有一个先后关系。” 世界在前,实验室在后。而不是先有实验室,后有世界。 最初世界开辟的时候,哪有什么实验室,甚至不存在“实验室”这个概念。 “那师尊您知道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监狱?” 小不点再问。 他这些日子出去闯荡,也认识了不少人,有仙子,也有魔女,而其中一些人物,与上界的关系很密切。 他也初步了解了一些事实真相。 他们这个世界,是上界用来关押“罪人”的监狱,而他们,其实是“罪人”的后代。 小不点抬起头来,只见这天地越发的压抑了,上一刻还是万里晴空,下一刻却突然剧烈抖动,传出雷鸣,闪过虚空大裂缝。 很显然,是有上界的人要打开这个监狱,进行收割。 他的内心,有一些悲哀。 天象变化,他本来以为是自然规律,如今看来,也可以是有意为之。 什么阴晴圆缺,都只看上界人的心意。 “监狱不监狱的,都不是什么大事。” 陆道人悠悠言道。“我向来以为,道有三境,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在那看山不是山的境界时,我觉得人间脏乱差,红尘迷心,不当是我等仙神居住之地,正所谓仙神岂能与凡夫俗子共处一室,只凡夫俗子面上各种微小生物就足以让仙神避之万里。” “那后来呢?” 小不点好奇问道,一旁的小鲲鹏也好奇不已。 他们听着陆道人这一番言论,觉得很是新奇。 “后来,我到了看山还是山之境,便觉得红尘与仙界无异,美人与蝼蚁无异,一切有如法,万物皆为道,你看那螨虫面目可憎么,我施展手段,不也可以变成鲲鹏?” 陆道人伸手一捉,取了一只世俗最美丽美人身上的螨虫过来,一道大轮回术下去,这螨虫就成了鲲鹏! 神兽鲲鹏! 与小女孩别无二致,血脉都没什么差别。 “你看,这就是看山还是山。” 陆道人笑道。 “坏师父。” 小女孩虽然看明白了,但是面对这个先前还是螨虫如今与她同族的小女孩,莫名觉得有些不喜。 小小螨虫岂能与她们鲲鹏相比?那真是丢了鲲鹏的面子! “你看,你现在的境界,最多就是个看山不是山,看不破相,佛门有句话说,红颜即是骷髅,倒也有几分道理。” “所以对于师尊而言,这监狱不监狱,对于师尊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当然无意义。” 陆道人望向天空。“不过,为师可以将这所监狱送给你。” “……”

下一篇   第八百零五章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