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海神后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零一章海神后人

第八百零一章海神后人 什么是横断万古。 听起来很高大上,实际操作起来,就是在时光长河上加一道堤坝,不让未来的人逆流而上,往时光长河的更前方而去。 这就是横断万古。 在神墓大世界时,陆道人便见了一些大神通者,在时光长河上空横断万古,使得即便有人可以逆时光长河而上,也不能到达更遥远的过去。 过去的事,已经不能为跳出时光长河的人所知。即便逆时空而去,见到的世界原点只是被修饰的原点。 譬如一方世界自四十六亿年前宇宙大爆炸中诞生,这只是世人看到的,这是大神通者想让世人看到的,实则那四十六亿年之前依旧有时光长河,只是被大神通者阻断。 陆道人如今便是以一己之力,横断时光长河,隔绝那后来者。 他只是兴趣所致,截天之道救了一个本应该死在时光长河里的鲲鹏。 “来,我们回去吧,去往对于你来说的未来世,我所在的现在世。” 陆道人悠悠出声,心意微动,时光流转,他们便又回来了。 依旧是在原地方,这是距离鲲鹏巢穴不远处的大海上,来来往往的修士不绝,都是为了鲲鹏传承。 “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还能回来。” 鲲鹏看着面前这一幕,既感觉到无比熟悉,又有几分陌生的感觉。 这里曾经是她的家,她在这里亲手布置下了封禁大阵,留下自己的传承! 那时候她已经快要不行了,只想着留下一些传承,没想到还能够活着回来,连自己的孩子都一起活了下来。 这种感觉,真好! “我等修道之人,修的是一个无敌,一个长生,越修便越难死,最初修行时,肉身最为重要,一旦头被割了,必死无疑。后来又有了元神,即便肉身破碎,有着元神,依旧可以活下去。再后来,修成了天仙,哪怕打的粉身碎骨,有一点微粒都可以复活,再到如今,即便真死了,也可以炼虚成实,截天补道,让你这位已经凉了几百万年的道友重新归来。” 陆道人侃侃而谈。 “大叔,您真厉害。” 小鲲鹏听的崇拜不已,细声细语道。 这个叔叔,虽然说的她有些听不懂,但没关系,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鲲鹏也点头,这一位自未来世自由翱翔时间长河的存在,的确厉害,不说其他,仅仅把她们救了回来,便可见一斑。 “都滚开!” 却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强势而霸道,带着滔天黄金光而来,铺天盖地,将距离陆道人不远处的许多人震的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 更有一群人在其落下时,被一股金色浪涛淹没,碾压成血泥,脆弱如瓷器,当场就丢掉了性命。 “海神的后代!” 许多人心颤。 这是一个少年,一身黄金战衣,长发飞舞,眸子若蓝宝石般,俊美的如同一个女子,手中金色的战戟一指,道:“都退开,否则杀无赦!” 金色浪涛汹涌,他宛若置身于一片汪洋中,整个人的精气神如火炉,旺盛无比,熊熊燃烧,睥睨群雄。 “想活命,都给我退开!” 少年强势无匹,满头蓝色发丝飞舞,手持战戟,点指所有人,他年龄不大,但却有一种气吞山河、惟我独尊之势。 附近成群的人不由自己倒退,这个少年太强悍了,在化灵境登峰造极,远超凡俗,于此境等若少年神明。 “你们没听到吗,还不后退,留下来找死吗?!” 一群身穿黄金甲胄的人出现,一个个神色冷傲,喝令众人,其中一人更是点指站在场中的鲲鹏与陆道人。 陆道人翻了个白眼。 他的心性已经不屑于与这些小家伙生气,一些散在的道则而已,只不过会出声。 不过鲲鹏却有些不爽,她百万年前与仙王争斗的时候,还没有这些小混账,现在摆的架子倒是挺大的! “你们是什么人?这么嚣张。” 鲲鹏问道。 “没有立刻斩杀你,还不谢恩,敢与我海神一脉对抗?找死!” 那身穿金色甲胄的几人立目,眸子冰冷,盯着鲲鹏,其中一人跃起,作风强悍,一脚踏了下来。 这些都是经过生死考验的海族战者,实力强大,沐浴过很多生灵的血,追随在海神后人的身后,向来雷厉风行,出手无情。 现在这种作风,体现了他们平日的强势,跃起后,一脚就踏向了鲲鹏的胸膛,居高临下,眼中冷意与倨傲尽显,手中更是符文炽盛,拍落下来。 众人变色,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海中生灵,难怪如其主子般,话语生硬,冷酷而彪悍,他真有这样的实力。 许多人意识到,自己真若与之一战,不是对手,海神后人的仆从也太强了。 “在我的家里撒野……” 鲲鹏摇头,她看了这个海神后人……仆从一眼,那个仆从便灰飞烟灭了。 她纵然不喜欢以大欺小,不过这小的想踩她的头,那还不如去死! 她的尊严不容侵犯! 这一幕,看的周围众人眼皮直跳,这般强大的一个海族战士就这么被一眼看没了?很多人都觉得异常痛快,这些黄金战者气势过盛,欺人太甚。 每一个人都憋了一口气,被海神后人驱逐也就罢了,还被这些战仆喝斥,实在愤懑。 而那些有些心思的人,面色却是大变,觉得不可思议。 只因为这个杀了海神后人仆从的存在,居然说这里是她家?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鲲鹏巢穴! 这个存在却说这里是她家,莫非她家就是鲲鹏巢穴? 那这个存在又是什么人? 海神的后人虽然狂妄,但也不是白痴,他自然也听出了这层意思,他打量着鲲鹏,面色冷峻:“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杀我的追随者!” “现在的少年都这么中二,他的追随者,就不能杀么?” 鲲鹏哑然,看向陆道人,似乎是有些不能理解百万年之后这些后辈人的想法。 海神在她眼里都是蝼蚁,一个海神后人的身份,真的让他很骄傲么? “这里毕竟是下界,一个神的后人的身份,的确可以让他骄傲了,只不过,他骄傲错了对象。” 陆道人将目光看向了所谓的海神后人,呵呵一笑:“我不会杀了你,不过我会给你上一课,你在我眼里,那就是……插标卖首。” 陆道人笑了笑,将手伸出,海神后人的心脏便到了他的手上,而海神后人却根本没有发现。 “人的血脉,传承的是人的道理,你家海神的道理,在这心脏之上,的确能看到一些,不过这不应该成为你骄傲的本钱。” 陆道人挥了挥手,又将这颗心放了回去。 “你在我的眼里,就是道则的凝聚体,我要取你的心,你的肉身根本无法阻止,毕竟,哪怕你的肉身,也是一些粗浅的道则。” 陆道人悠悠言道。 “啊!” 海神后人大叫一声,从高空中摔了下去。 他的心刚才居然被人拿了,他居然没有发现! 现在发现了,让他恐惧到了极点! 他会死么,他的心被人摘了又放了回去,他还可以活着么。 “你不要慌,我说了你不会死,你就不会死,我的技术很好的,从微观的角度来讲,这个刹那你的所有身体构造道则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啊!” 刚掉进大海之中的海神后人听着这些话,又吐了一口血,都不敢浮出水面了。 他有一种一言不合就会被解剖的感觉! “跟风道友交流的多了,这种科学语言居然也能顺手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