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我在时光长河上筑一道堤坝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八百章我在时光长河上筑一道堤坝

第八百章我在时光长河上筑一道堤坝 只有最年轻最勇敢的少年才能继承鲲鹏的传承,这就是未来世小不点得了鲲鹏传承的原因。 而那些不是化灵境界,在化灵境界之上的存在,甚至连进入鲲鹏传承地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勇敢的少年若是在鲲鹏传承地之外被杀了,那说明勇敢的少年还不是最勇敢的,死了也是活该。 鲲鹏的传承,从来不需要废物得到。 当然,鲲鹏或许没有想到的是,历经无数年,他布下的阵法被时间磨去了一些威力,在传承出世的时候有的尊者也可以进去了。 这既是坏事,也不是坏事。 或许对于少年天骄来说更危险了一些,但也给了天才越级杀敌扬名立万的可能。 以化灵境杀境界被压制到同等级的尊者,足以扬名立万。 当然,这一切鲲鹏并不在意。 她觉得,她快要死了。 存在于她身上的时间长河,似乎要画一个终点。 在和异域几大高手对招之后,又强力解决了几个九天十地的败类,鲲鹏自身的状态差到了极点,她的生命力每时每刻都在流逝,如今只能是在这里将自己的传承留下。 “看起来,你的状态不太好?” 陆道人打量了鲲鹏片刻,开口说道。“你似乎是中了一种大神通?” “你说呢?” 鲲鹏翻了个白眼,问陆道人道。“道友既然来自未来世,应当知道我的结果吧。” “在未来世,你已经死了……或许几百万年。” 陆道人幽幽出声,觉得有些怪。 他穿越时空长河,见到了一个鲲鹏,然后告诉他,他是从未来世来的,那个时候你已经躺尸躺了几百万年。 怎么听起来,有些怪…… “不过我觉得,你所中的神通,还是可以救一救的。” 陆道人想了想,又继续出声。 他张开口来,顺势将时光长河降下的混沌劫火给吞了。 不就是暴露了一些未来发生的事么,这时光长河就开始反抗他,这又有什么用。 混沌劫雷不能伤他,这劫火也自然不能伤他! 凡是雷啊,火啊,不管前边带着什么词,都不会伤害到他! “救我?怕是不可能的。” 这尊十凶之一鲲鹏听着陆道人的话,还是摇了摇头。 她中了仙殿几尊无耻仙人的折仙咒,距离死已经不远了。 再者,她在未来世众生的眼里都已经凉了几百万年,又有谁能够救的了她? 她死并不算什么大事,这么多年来,生死她早已经看开,只可惜她肚中的小鲲鹏,怕是也要一同夭折了。 这才是让她痛苦的事! 只怕这位未来世来的人,也无法逆转时间长河,救出她的孩子来。 “时光长河何必去逆,我只是单纯的将你们从这条河里捞出来,就像捞出来一条影子,但是我可以将这影子变成真实存在的,这就是井中月镜中花,以及截天道。” 陆道人说着话,顺手往鲲鹏面前一抓。 便有混沌气弥漫。 这个地方的道理在刹那之间发生了无穷的变化,虚的成了实,实的成了虚,时光长河里的,依旧存在,而时光长河之外,被陆道人截了一个鲲鹏! “你看那岁月变迁,落在时光长河之中,你依旧死去了,被那几个仙道败类暗算重伤而死,甚至你留下了你的传承,但其实,你又活着,并不在时光长河之中。” 陆道人悠悠言道,露着几分笑容。“更重要的是,你肚中的小鲲鹏,也可以安全的生下来,他可以存活了。” “这是怎么回事?” 绕是鲲鹏已经是大名鼎鼎的十凶之一,她对于如今发生的事,依旧有许多不解之处。 她能够清楚的看到,在那时光长河里,依旧有着她的存在。 她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逐渐死去,最后彻底消失在世间,而她的传承,也在未来世重见天日,被一些有缘人得到。 但是她自己,却真真切切活了。 她心意微动,肚中的那个小鲲鹏也被她生了出来。 感受着新生的生命,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这样的过程似乎很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就是道友死了,但也活着,死了一个道友,我又捞了一个道友。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可以多捞几个道友,比如全盛时期的道友。” 陆道人心意微动,时光长河在流转,他和鲲鹏,小鲲鹏看到了更过去的事。 那里,有几尊存在正在大战。 其中一个正是鲲鹏,而其他的几个,则是九天十地的败类仙人。 “妈妈,那好像是你!” 小鲲鹏一出生就表现出极大的天赋来,他一出生就会说话,也会叫自己的母亲为“妈妈”。 “那些人太可恶,居然围攻妈妈你!” 小鲲鹏看的愤愤不平。 他借着陆道人的光,已然超脱了时光长河,看着几个坏人在欺负他的妈妈,心中很是生气! “是谁,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时空而来!” 这一处战场之上,仙殿的几尊仙人突然感觉到来自未来世的目光,他们顺势望去,骇然发现未来世竟然有两只鲲鹏,以及一个道人在窥视他们! “这怎么可能,如此肆意妄为,不应该早就被大道反噬了么?” 一尊仙人诧异不已,手下的动作却是越发狠厉。 他们既然已经向鲲鹏出手,那就必须除掉这个鲲鹏,获得她的传承! 即便鲲鹏抵御异域入侵,是这片天地的功臣又如何,话语权只掌握在胜利者的口中! “有人自未来世而来,为什么我们的未来世还没有来?” 另一个仙人大吼,不要命的杀向鲲鹏,誓要击毙鲲鹏,夺取鲲鹏传承。 “啧啧,异域入侵时当了缩头乌龟,现在下手却毫不留情,的确厉害。” 陆道人摇了摇头,看向了鲲鹏。“要不要我出手灭杀了他们?” “不用,这些都是我的历史,是我的记忆,刻苦铭心的记忆,我不想让它们改变。” 鲲鹏看着过去的这一幕,面色变换不定。 “是谁,竟然敢造次行事?” 而在此时,未来世又来了几尊身影模糊的存在,要将陆道人拦截而下。 “此路不通,我,横断万古。” 陆道人悠悠出声,一掌落下,在时光长河上设了一道堤坝。 我不同意,你不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