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风起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九十八章风起

第七百九十八章风起 域使本来为这方虚神界的意志化身,与虚神界的联系不可断绝。 这似乎是一件公认的事,没有谁会对这样公认的事提出异议。 就像自己创造的世界就是自己的一样,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说法不成? 不过有时候,自己创造的东西未必就是自己的。 古诗有云: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讲的就是这种现实。 域使虽然是这方虚神界规则所化,但也有人可以断了这种联系,叫本来可以掌握这方虚神界规则的,与虚神界真真切切失去那种联系。 域使便彻底懵逼。 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你放心,我一般不杀人。” 却在此时,域使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淡然的声音,与此同时,他发现他的身影已经不受控制,不断缩小,到了那个白衣青年的手中,成了掌上的鱼肉。 “你一般不杀人,只切片。” 陆道人看着这一幕,呵呵一笑。 “我一般也不杀人,喜欢研究研究。” 陆道人心中想着。 他的一双神目往风孝忠手上的域使看去,目光有如刀剑,虽未切割域使,却将域使的所有构成看的一清二楚,对于域使的道理有了许多了解。 虚神界这无数年里,汇聚了太多太多的天才,无数的天才,在这虚神界里留下了他们的记录,那是他们的道理,在域使的身上有许多体现。 陆道人观域使,便是见证着那些天才最为得意的道理。 颇有收获。 而对于整个虚神界,他并没有动。 他如今的境界,已经不是直接抢了虚神界那些宝骨的初级地步,而是选择研究,弄清楚各个宝骨所蕴含的道理。 万般道理,直接归于他自身,而不需要还要宝骨这一中间途径 而在虚神界中,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已经蒙圈。 一出场仅仅凭借着光环就让许多尊者战力回到了凡人阶段的域使,居然在刹那之间就被秒杀,这是何等的恐怖。 那个看起来云淡风轻,人畜无害的白衣青年,竟然恐怖如斯! 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前所未有的变故啊。” 虚神界里,一个尊者喃喃自语。 在他的眼里,尊者已经是这个世界无比上位的存在了,但还是不是这个域使的对手,而那个白衣青年,却随意收拾了域使。 两者相较,他发现自己在那个白衣青年面前,就是个蝼蚁。 这如何是好? “外界生灵到来,究竟是好还是坏。” 石村之中,柳神亦若有所思。 虚神界的事,她都看到了。 本来不属于这个时间点的强者,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了,肆无忌惮搞事情,究竟会带来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 她根本看不透。 甚至,不说看透的问题,她自己,都差一点被解剖了。 那个叫风孝忠的男子,虽然名字之中有着孝忠二字,她却看不到到底忠在哪里,孝在哪里。 或许,他的名字只适用于他所在的世界,以及道。 忠于道,孝于道,除道之外,别无他物! 虚神界发生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现实世界,人们都知道了有无上的存在降临此界,一个号称天帝大人,一个虽然不知名姓,但是一出手就镇压了虚神界的规则化身域使,名震天下。 就在众生惶恐不安,不知归宿的时候,现实界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 日子依旧进行,没有两尊大人物出手要覆灭那个圣地或者古国。 这让众生的心稍微安定了片刻。 而当数月流逝,并没有任何大事发生之后,普通的生灵,已经忘记了还有两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存在于世。 至于那些修士,也为最近的平静找了一个理由。 大人物的境界那么高,又如何会在乎人间的皇朝圣地,若是和那些小辈过不去,岂不是丢了大人物的面子。 这是那些修士所想,却与陆道人的行事风格相符。 若是对上风道友,却是另外一回事。 什么大啊小啊,以大欺小,有道理重要么? 既然没有道理重要,他做什么都行。 哪怕他亦圣人之尊要观察一个凡人,他也觉得理所应当。 所谓世人以为的以大欺小不要面皮,关他什么事。 这正是只以道为先,则为所欲为,令众生恐惧! 这又是另外一种价值观。 陆道人在封神大世界时,元始天尊见着手下十二金仙俱被擒获,只能前来搭救弟子,已经被人暗地里说做不顾圣人面皮,以大欺小,似乎是难以想象的事,但那样的事比起以道为先的,却如一个乖宝宝。 有了底线,便是有了束缚,难以施展开,却是对众生的负责。 无所畏惧,以道为先,众生惊惧! 而那众生,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词而已,又怎么会受以道为先者的重视? 众生,是什么东西,可以吃么 “师尊,我已经开辟了十大洞天!” 便在陆道人坐在石村心中思量不断的时候,有小不点兴冲冲跑来,对陆道人说道。 他这些日子经历了不少磨炼,先后开辟了第二,第三第九洞天。 而第十洞天,似乎是这个大世界绝世天才的象征,并不容易开辟。 陆道人便让小不点出去和各大少年天才相争,真刀实枪的做过几场。 那第十洞天便顺利开辟了。 “开辟了第十洞天,的确是一件好事情。” 陆道人微微一笑,对于这个徒弟的资质很满意,对于这个徒弟的教导,也是放在心上。 当然他也知道,即便没有他这个师尊,小不点一人独闯,也会有极大的成就。 荒天帝之名,不逊于任何人。 只不过如今既然他来了,又有一位人道至尊大世界的道友也来了,他便要做一做他该做的事。 他还做不到风道友那个地步,对于师徒之情,他还是在乎的。 修道,修道,每个人各有自己的修法。 有人修无情道,有人修有情道。 他自修他道。 “看样子,似乎是鲲鹏巢穴的机缘到了。” 某时,陆道人往一片海域望去。 那里,有机缘出世。 “唔风道友好快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