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能解剖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九十三章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能解剖

第七百九十三章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能解剖 风孝忠。 这三个字,单独没有什么特色,但是若是组合在一起,则是一个无比难惹的强大存在的名字。 混沌深处,有无穷大世界,有一大世界,名:人道至尊。 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存在,最喜欢切片研究生灵,他的一生都在追求道。 他的名字,便是风孝忠。 陆道人看着这个翩翩白衣青年眼眸深处那无比的执着,就有一种感觉,他似乎是遇上了这个难缠的人物。 只是,让陆道人有些不解的是,他还没去那个世界,怎么这个世界的人,反而先寻找了过来。 这……很不符合道理。 似乎是看到了陆道人心中的不解,风孝忠微微一笑,解释了起来:“我在闲暇之时读书,每次读着那一个“元”字,都能感觉这一个字不是字,而是一种道的载体,似乎会有一个存在自此字之中降临而出,来到我的面前,我便追本溯源,依着此地横跨此方世界,终于见到了你。” 风孝忠目光向陆道人看来,眼睛发亮,目光中充满了疯狂之色:“道友可以让我研究研究吗?” “……” 陆道人翻了个白眼。 还有……这种操作? 往日里他都是道在他往,今日里还有人因着一个字找到了他这个化身所在,还是要研究他! 真是个……坏人! “我觉得不好。” 陆道人摇了摇头。 嗯,他喜欢研究别人,不喜欢被别人研究。 “道友尽可放心,我只切片,绝不要道友的性命。” 风孝忠这一个不速之客双目之中依旧是疯狂之色,打量着陆道人,越看越满意。 依他的目光,自是能够看出,这一个存在是纯粹的道身,若是能够研究研究,对于他的道理道行,那是极大的促进。 “虽然被研究被当做小白鼠,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道友说研究我就被研究,那岂不是我很没有面子。除非道友先被我研究,否则此事免谈。” 陆道人幽幽言道,他看着面前这位白衣存在眼神之中那种执着就感觉到了“麻烦”二字怎么写,所以先找一个理由堵住这个存在的的嘴。 你想研究我,那首先我得研究你。 否则,即便是召唤本尊,他也不允许。 他对于这样的存在,固然有些忌惮,但绝不会畏惧。 他的一尊分身,都已经成了永生之门之主,修为之恐怖,诸天万界都能排上号…… “研究我?这有何难?” 那风孝忠听了陆道人所谓刁难话语,并不觉得是刁难,浑不在意,探手轻轻一划,把自己解剖开,露出身躯的一切构造,血淋漓的。 陆道人身旁,柳神大吃一惊,似乎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世上会有这样的存在! 解剖自己,都一点不含糊!下起手来,根本不在意! 风孝忠却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剖开自己研究自己。 风孝忠拨开他的肉身血肉,眼中露出疯狂之色,道:“道友你来看,这就是我的肉身与魂魄,道友可有什么收获。” “道友的肉身,是一个大仓库么?” 陆道人翻了个白眼。 他在这位不速之客被解剖开的肉身之中,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生灵。 一点肉身之中,空间无比大,关押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存在。 一处所在,有一尊文鳐神族的真神被关押在其中,突然看到陆道人,这头文鳐真神面目凶恶的冲过来,冲陆道人怒吼,愤怒至极。 “这尊文鳐神族真神,已经被我剖开了十多遍,还有些精神。我打算过几日解剖他的元神,研究奥妙。” 风孝忠在一旁解说。 虽然是平淡话语,但是石村之中正在玩耍的孩童们,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似乎是感觉到了阴森的东西。 陆道人又看向了这位存在肉身之中另一处,那里是一个土蝼魔族,四角魔羊,雄壮无比,但被大卸八块,元神也被剖开。 “我来的有点急,还没有来得及将他的身体缝合。” 风孝忠笑道:“道友放心,他死不了。” “……” 陆道人眉头跳了跳,再往下看,看到一尊虎身人面九尾的陆吾神侯,也被剖开元神,钉在半空中。 再转眼,他又看到朱厌神族的几尊神被镇压在一座玉台上,而后又见鸾鸟神族的神侯,人面马身莱神族,接着又见白鹿,当扈,毕方,嚣,尸鸠,数斯等等数以百计的神族魔族,有的是真神,有的是神侯,统统被关押在这里! 这个不速之客的肉身,还真是一个大仓库,陆道人在他的身体之中,发现了完美大世界不曾有的生灵种族。 各种奇奇怪怪的魔神,都被风孝忠收集着,如今落在陆道人的眼里,也让他眼睛发光。 另一个世界的道理,对于他来说,也有许多的帮助! “各大神魔图腾纹,我觉得,这个大世界的那些种族,也会被解剖了。” 陆道人见着无穷被解剖的魔神,似乎是看到了这个世界未来发生的事。 风孝忠敢解剖人道至尊里的一切,又哪里会放过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也有许许多多的种族! “太凶残了,同样是悟道,我一般只是看一看,他居然要动手。” 陆道人翻着白眼,将一个个神族魔族的奥秘看了个遍。 他也喜欢领悟道理,不过不喜欢解剖。 他的一双眼,可遍观道理玄妙! 当然,从实验的角度来讲,似乎解剖这样的方式更好一些! 陆道人在风孝忠的体内,看到了那个大世界许多高手的肉身,他们的肉身已经被大卸八块,肉身机理甚至是构建肉身的最细微的粒子中的图腾纹都被分解开来,不禁摇了摇头。 这种一心向道的存在,很难惹,即便……能打得过。 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无比迅速的进步着,不会做那些无聊的事。 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都不重要,唯有道理最大! 陆道人已经从这位存在的眼神中看到了一切,这位存在,他的头脑中没有善与恶,没有礼法束缚,没有是非观念,对他来说只有道而已。 他的心中,哪怕是天帝,也大不过他心中的道。 这是他值得尊敬的地方,也是他令人感觉到恐惧的地方。 “道友觉得如何?” 最后,风孝忠将目光看向了陆道人。 “嗯……我的一部分就是我,我的一部分具有我的所有属性,这根头发,道友拿去研究吧。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做研究。” 陆道人想了想,拔了一根头发过去,送到了风孝忠面前。 “道友既为道身,一根头发的确便是道友自身。” 风孝忠点了点头,接了陆道人头发。 他想了想,又将自己的身体缝上。 “这个世界,怕是要变了……” 柳神喃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