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意外来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九十二章 意外来人

第七百九十二章意外来人 是树都可以种的。 春天种下一株杏树,秋天收获许多红杏。 陆道人来到这方世界石村后,便自作主张将柳神扎根的所在,换成了九天息壤。 这也叫种树。 种下一颗柳神,不知道秋天能够收获什么。 有些遗憾的是,这颗树已经自我苏醒了。 “你想种下我,生出更多的我来,怕是没有这个可能。” 青光滢滢,柳树之上,隐隐显化出一条盈盈女子身影,此时此刻,睁着一双杏眼,盯着陆道人,悠悠而谈。 “哈!” 陆道人微微一笑,打量着女子身影,问道:“按照道理来讲,柳树应当是没有性别的,怎么你幻化而出的身影,是这么的一个美人。” 他虽然说着美人,却不为所动。 “……” 柳枝摇晃,似乎是为之一滞,柳神正要开口,却又听见陆道人自言自语:“算了,这样其实也好,总比那个树妖姥姥要好许多。” “树妖姥姥是谁?” 柳神不由好奇问道。 “她嘛,其实也是一株树。” 陆道人呵呵一笑。 那是很遥远的事了。 一株数,不男不女,发出的声音,一会儿男声,一会儿女声,阴阳怪气,还不如面前的柳神盈盈动人。 “……” 柳神不知那树妖姥姥何许人也,不过想必也不是什么好角色,她伸展了枝叶半晌,才正色到:“也要多谢了道友救命之恩。” 她自是知道,正是有这位存在神土的滋润,她才能够早早苏醒,还恢复到了往日的一成境界,这份感激之意,她的心中还是有的。 “无妨,也是举手之劳。” 陆道人开口,又将目光放向了自己得到的山宝之上。 “这是至尊殿堂的传承!” 作为此方世界的绝世强者,柳神自然知道的自然不少,以她的修为,虽然现在处在半残状态,眼力却不会有差,所以,只一眼,她就发现了,在盒子之中,清晰而明确的记载着该教最无上之古天功**! 这是一部古经,除却**外,还有其他一些法。有不少的宝术等,如族的、鸾鸟族的、毕方族的当然了,对比之前,还是以**最为珍贵。 “的确是**。” 陆道人心意微动,便有诸天轮回。 小到一个生灵,经历生老病死,人间百态,化作一黄土,又经死之极,重新化作另一个新生的事物。 大到宇宙星河,自混沌之时衍生,又到纪元之末溃灭,混沌浮现,接着太初之光照耀,万物复苏,重塑乾坤,再次进入开辟时代。 诸天万物,皆在轮回之中。不仅有精神的万古漂流以及等待新生,也有物质的转化,从龙变成尘土,又被植物吸收,成为一株神树等等。 各种瑰丽的画面不断的流转,这就是**,万物之更迭,尽在其中。 轮回之玄妙,在陆道人的演绎之下,即便柳神,也感觉到了一股震撼,更有对陆道人身份的猜测。 似乎是她面前这一个人便可以推动整个宇宙滚滚而前! 那是一种难言的强大。 也只有这样的大神通者,才能彻底发挥轮回大道的玄妙! 而柳神自己,却在过往的岁月里,从来没有听说过陆道人的名头。 这让她有些困惑。 当然,这点困惑只在她的心头飘过,她的心神更多是被这至尊殿堂的传承所吸引。 至尊殿堂收集了很多宝术,有族的、鸾族的,都是了不得的宝术,,可以让人触类旁通,增长见识。 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一张兽皮,看上去无比残破。 但既然是最后一张,显然有压箱底的意思,陆道人心神微动,透彻本源。 刹那之间,只听得一声剑啸,顿时,凌厉剑意散发。 “嗤!嗤!” 银色剑气纵横,直劈陆道人而来,却直接穿透了陆道人这尊身体本身,向上而去,锋芒所向,竟将虚空洞穿,将域外的星辰斩落下来。 见状,便是一旁的柳神也不禁诧异,这剑气太猛烈,简直堪称得上是无坚不摧,几乎可以斩灭一切有形之体。 在那原地,记载狻猊法的兽皮化作灰烬,留下一张银色的金属书页,上面有纹络,有神秘符号。 它在散发剑气,绝世无双! 一页金属纸,居然能发出这种剑气,实在惊世骇俗,只因为它记载了一种剑诀,才导致如此的景象。 很长时间后,它才宁静下来,一动不动了,唯有银光流淌,像是银河凝聚而成,纷繁复杂的骨文在上面点缀着。 它未坠地,而是悬在半空中,寂静无声。 “是它?!” 柳神惊诧出声,她识得这纸上剑诀: 草字剑诀! 传说,太古十凶中有一位便是一株草,其叶如剑,共生九片,九叶翻动时,天翻地覆,剑气斩开大宇宙,天下无敌。 关于那株草,在十凶中最为神秘。 因为,便是当年也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有多强,不知是否为仙王,未容它发光发热时,便过早的殒落了。 仙古大战时,它很不幸,恰遇四位不朽之王跨界,而它正好扎根在那里,根本无法避免,唯有浴血一战。 四位不朽之王,谁人可敌? 哪怕那株草再强,也不可能是对手,没有人亲眼看到那一战,但曾感受到无尽剑气撕开星海,切裂大宇宙。 最后,它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它究竟有多强,自然也无从判断。在那个年代,早先时它从未跟最强者交锋,一直很低调,而临终前,却遇到了四大不朽之王。之所以把它排进十凶内,一是因为,它敢跟四大不朽之王血战,自然凶到绝巅。 除此之外,还有传说,自古至今,共有三大剑诀,代表了攻伐极致,号称无敌术。 其中一门便是平乱诀,举世皆知,它曾经生生阻住过仙古中期时的一次异域侵袭,平天下乱! 据闻,草字剑诀亦为三大剑诀之一,所向披靡,真要能修炼到绝巅,可以斩破古今,得见永恒! 它的辉煌,在更为古老的时期,可惜后世无人能了解详情。 但在仙古年间,人们还是知道一些的,故此将其和平乱诀并论,号称最强三大攻击术法之一。 所以,那株草虽然没有举世皆知的战绩,但是,它是那一脉的传承者,便很轻易的被列为十凶之一。 可惜这一脉虽为植物,是一种草,但从来都是人丁稀薄,很多年才会有一粒草籽从劫土中生根发芽,出现世间。 那个所谓的“很多年”,也许是大半个纪元那么久远。 草字剑诀,无物不破,斩物质如同神兵削烂泥,非常轻松而简单。 它的修炼法门,跟平乱诀大不相同,后者锻造元神,化成剑胎,而草字剑诀则锤炼物质为剑胎,甚至以手臂、指骨等为剑胎,无坚不摧。 “有些意思。” 陆道人感悟这草字剑诀片刻,觉得别有韵味,与通天圣人的剑道迥乎不同,却也有着另外一种玄奥。 “只是有些意思而已” 闻得陆道人言语,柳神翻了个白眼,如此一门无上剑诀,在这个道人眼中,居然只是有些意思。 “话说,你的枝叶可以给我一两枝么,我想研究研究。” 陆道人又将目光看向了柳神。 那纯粹的眼神,让柳神觉得有些不爽。 她的枝叶,就是她的身体,怎么可以随意让人研究? 真是一个……坏人! “道友都这么强大,为什么还要研究别人的身体……” 柳神开口,柳眉微蹙。 “嗯……道无涯,道理嘛,多研究研究总归是好的,毕竟,这个世上,没有谁敢说一定是无敌的。像道友历经磨难,又涅重生,哪怕一枝小柳枝,都可以让人看出一些道理来。” 陆道人朗朗开口。 下一刻,他的面色突然有些变化。 柳神的面色,也在同一刻有些变化。 他们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个白衣青年。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但的的确确发生了。 “道友自何方来?” 陆道人打量着这一个人,淡淡问道。 那白衣青年转过身来,见了陆道人,眼神里顿时满是欢喜,温声开口:“在下,风孝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