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替身符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七十九章 替身符

第七百七十九章替身符 穿越其实不是一件太复杂的事。 无非是时间与空间的转换,从一个时空到了另一个时空而已。 曹宝就是不知名的,穿越到了这个大世界。 并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想要成圣做祖,曹宝只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即便有了落宝金钱,他也不会就那么凑到阐教门前,去钓截教大能赵公明的定海珠与缚龙索。 哪怕在封神中他又封神,做了天上的神将,他也不去。 如今听着风吹草动,他立马跑了。 这是他的一种生存方式。 赵公明便没了灵宝丢失这一劫。 不过这个世上,并不是缺少了一个曹宝,事情就进行不下去,曹宝不再,来了一个西昆仑散人陆压。 这陆压出场极为高调,人还未至,歌声已经传来,歌曰: 贫道乃是昆仑客,石桥南畔有旧宅。 修行得道混元初,才了长生知顺逆。 休夸炉内紫金丹,须知火里焚玉液。 跨青鸾,骑白鹤,不去蟠桃飧寿药,不去玄都拜老君,不去玉虚门上诺。 三山五岳任我游,海岛蓬莱随意乐。人人称为仙癖,腹内盈虚自有情。 陆压散人亲到此,西岐要伏赵公明。 一番话只让阐教几大金仙诧异莫名,更有甚者,冷笑连连。 他们数尊金仙都被赵公明所破,这一个道人竟然说可以杀赵公明,不是吹牛么? 不过阐教众仙对于赵公明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坐看这个陆压散人手段。 次日,赵公明乘虎,阵前大呼曰:“燃灯,你既有无穷妙道,如何昨日逃回?可速来早决雌雄!” 陆压曰:“贫道自去。” 陆压道人下得篷来,径至军前,赵公明忽见一矮道人,带鱼尾冠,大红袍,异相长须,不由问道:“你又是哪路道友,快快散去,莫要自误。” 陆压冷冷一笑,道:“要你命之人!” 赵公明闻言大怒:“好妖道!焉敢如此出口伤人,欺吾太甚!”催虎提鞭来取。 陆压持剑赴面交还,未及三五合,赵公明催动二十四世界之力,遮天大手拍下,陆压观之,大呼曰:“来的好!” 却没有正面交锋,而是化作一道长虹离去。其速度之快,即便是赵公明也不能阻。 赵公明见走了这无名道人,怒气不息,又见芦篷上燃灯等昂然端坐,不与他交战,当即耻笑。 燃灯道人却怡然处之,依旧不去交战。 而在西岐军帐之中,陆压已经得了赵公明相貌,当即取出一幅书,书写明白,上有符印口诀,交由姜子牙去安排。 “……依此而用,可往岐山立一营;营内筑一台,扎一草人,人身上书‘赵公明’三字,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自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礼,至二十一日之时,贫道自来午时助你,公明自然绝也。” 姜子牙大喜,欣然领命,却不知这钉头七箭书实则是阴毒无比的手段,诅咒咒人,必然损耗自己福运,这也是陆压道人不自己做法的原因。 要不然,他天天去拜,岂不是将所有金仙都拜死了? 姜子牙不识此间奥妙,还以为自己得了宝物,命人前往岐山,暗出三千人马,又令南宫适、武吉前去安置,他后随军至岐山,南宫适筑起将台,安排停当,扎一草人,依方制度。 子牙被发仗剑,脚步罡斗,书符结印,连拜三五日,把赵公明只拜的心如火发,意似油箭,走投无路,帐前走到帐后,抓耳挠腮。 闻太师见公明如此不安,心中甚是不乐,亦无心理论军情。 …… 而在此时,金鳌岛之上,来了一位大帝,正是天庭的紫薇大帝陆道人,要来见一见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本来静坐黄庭,体悟道理玄妙,如今听闻天庭的紫薇大帝来访,倒也不好不见,便出了关,去见陆道人。 “紫薇大帝怎么今日想起来我这里?” 这尊圣人犹自笑问道。 “通天道友真是不知?若是我晚来几天,只怕你要损失几个弟子了。” 陆道人悠悠开口。 “人间事,我并不让弟子参与,早已经吩咐他们静坐黄庭,不要出去,若是不听我言,死了那也就死了。” 通天圣人摇了摇头,不以为然。 他号称有教无类,弟子众多,总有一些弟子心性的确不好,若是耐不住,死一遭也是迟早的事。 他倒也不会为此太过悲伤。 “道友不妨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陆道人依旧淡然出声。 “哦。” 通天圣人微有不解,却也听了陆道人的话,波动了片刻时光长河。 过往发生的许多事,便都在他的眼中浮现。 一个弟子,两个弟子,还有好几个弟子,那么优秀,都死在了“合该”之下。 而他的亲传弟子赵公明,更是如今受了钉头七箭书之祸,眼见二十几日一过,哪怕是老牌金仙,也要灰飞烟灭。 “原来是妖神界的孽障在做法,要害我的弟子。” 通天圣人勃然大怒。 他没有想到还有上一个纪元的孽障残留,以巫法要害他的弟子! 上一个纪元,是巫神与妖神的纪元,曾经无比强大,却被他们三位仙道天尊携手覆灭。 剩余存在的,即便成立了巫神界与妖神界,也不入他们的眼。 如今,却是放肆了! 他就要出手。 却在此时,那西岐之地的陆压道人似乎是感受到了通天圣人的目光,化作一道虹光,在这方世界周遭无穷中千世界一个又一个太阳上瞬移。 “古妖神所创金乌化虹之术?凡有太阳的地方,皆可瞬至,是一种大神通,不过,又如何逃得了!我也不与你多计较,只要接我一剑即可!” 通天圣人目光冷冽,一剑挥出。 这道剑下一刹那,便出现在虚空之中一方太阳之上,要给陆压道人一个教训。 不过陆压道人的化虹之术的确是天地之间顶级的神术,他竟然在刹那之间,又降临到了又一个中千世界太阳星上。 太阳星在,他便在。 颇有陆道人道在我在的样子。 不过通天圣人一剑挥出之后,便不再理会,他将目光看向了赵公明,叹息了一声,吩咐一旁童子道:“与我去门外取一枝杏枝来。” 童子称是,不一会取了一枝杏枝,交与通天圣人。 这圣人以手作笔,刻下一些道纹,扔了下去,正落在赵公明身前。 “巫咒之道,不同仙道,与他作几个替身符,这道便难以奏效了。” 通天圣人开口说道。 看的一旁的几个亲传弟子感动不已,都说些“老师伟大”之类的话。 又有些弟子俏生生看着通天圣人,面上露出希冀的面容,希望自家师尊也能给他们赐下几个替身符来。 “你们尽管放心,若是陆压那厮在敢拜我的弟子,我就亲自杀了他!” “老师威武!” 截教一干弟子,这才放下心来,免得自己在家里就被人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