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苏护反商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六十七章 苏护反商

第七百六十七章苏护反商 大商皇朝帝都之中,人皇帝辛听着首相商容的谏言,有些无语。 他不过是要借着这选妃一事收拾收拾西伯侯,这商容就跳出来说了这么多话。 虽然说忠言逆耳,但传说之中连上古人皇黄帝都后宫三千,他的三千妃子,来自各个世界,各个种族,生下的儿女甚至并非全都是人类,还有一些,是各种神兽,也没见黄帝的手下有哪一个指指点点。 真是人皇比人皇,要气死人皇。 “罢了。” 帝辛微微一顿,终究还是接受了商容的谏言。 “既如此,就按爱卿所说的做吧。” 人皇帝辛宣布退朝,不再提这件事。 在诸多大臣的眼里,这件事完美解决。 他们的人皇虽然有缺点,但还是能够接受谏言,是一位值得信任的人皇,而首相商容,也是一位好首相,能够不畏人皇威严,极力劝阻人皇不做错事。 不过这样的事落在费仲和尤浑的眼里,却不是这样。 待朝议结束,费仲二人便去觐见帝辛,恭敬道:“臣近日听闻那冀州侯苏护有女,艳色天姿,幽闲淑性,若选进宫帏,随侍左右,堪任役使。况且只选他人之女,又不惊扰天下百姓,料众臣当不会再反对。” “卿所言……极是。” 帝辛轻吟,点了点头,随即命人传见那冀州侯苏护。 苏护即随传旨之人至龙德殿朝见,帝辛当下对他道:“朕听闻卿有女,德性幽闲,举止中度,朕欲选其侍于后宫,到时卿便为国戚,食其天禄,受其显位,永镇冀州,坐享安康,名扬四海,天下莫不欣羡,不知卿意下如何?” 苏护听言,正色道:“陛下宫中,上有后妃,下至嫔御,不啻数千,妖冶妩媚,如何不足以悦王之耳目?如今陛下听左右谄谀之言,欲陷陛下于不义,况且臣女蒲柳之姿,素不谙礼度,德色俱无足取。还望陛下留心国事,速斩此进谗言之小人,使天下后世知陛下正心修身,纳言听谏,非好色之君,岂不美哉!” 帝辛心中渐有不愉,口中只是笑问:“卿所言,却是不知大势,从古至今,谁不愿将女嫁入名门,更何况是嫁入后宫,尊贵不下于人皇;到时卿为皇亲国戚,赫奕显荣,莫过于此!” 那苏护见人皇如此坚持,又有那费仲,尤浑在旁煽风点火,直到今日如没有个说法,休想走出这王宫,他为人虽是刚直,但能稳坐冀州侯之位,也不是笨蛋,当先只能虚与委蛇,上前道:“既如此,待臣回到冀州,便将小女进献宫闱,以侍大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便是漫天仙神,也要为我所用,苏卿切不要自误。”? 帝辛呵呵一笑,似乎是看出了苏护的想法。 不过,他也丝毫不在意,只是稍微提点了苏护一句。 苏护急匆匆出了王宫,回到驿亭,众家将问道:“陛下召将军进朝,有何事商议?” 苏护闻言骂道:“那无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业,却宠信谗臣谄媚之言,欲选吾女进宫为妃子此必是费仲、尤恽以酒色迷惑君心,欲专朝政。我想闻太师远征,二贼弄权,眼见昏君必荒淫酒色,紊乱朝政,天下荒荒,黎民倒悬,可怜成汤社稷化为乌有。我自思:若不将此女进贡,昏君必兴问罪之师;若要送此女进宫,以后昏君失德,使天下人耻笑我不智。诸将可有良策教我?” 众将闻言,齐称:“吾等闻‘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今主上轻贤重色,眼见昏乱,不若反出朝歌,自守国,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保家。” 此时苏护正在盛怒之下,闻此言,不觉性起,竟不思维,便道:“大丈夫做事当明明白白。” 当下喝令左右:“取文房四宝来,题诗在午门墙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诗曰: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随即,他领着家将径自出了朝歌,直奔冀州而去。 “娶他一个女儿,孤倒成了昏君,似乎不可救药。费仲,尤恽,你说这事可笑不可笑。” 苏护之事很快传到帝辛耳中,叫这位人皇哑然失笑。 不过,费仲尤恽二人却笑不出口。 他们跪倒在这位人皇面前,只觉得这位人皇的周遭似乎充满了让人窒息的杀意,仿佛是一尊毁灭一切的魔神,只需要心意一动,便能够将整个世界化为灰烬。 那是无边的恐怖! 远远超越了他们的想象,让他们都觉得下一刻自己会被杀意灰飞烟灭! “苏护既然敢反孤,那就得付出代价来,传孤旨意,宣殷破败、晁田、鲁雄等,统领六师,将他抓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刹那,或许是亿万年,费仲,尤浑的耳边传来飘飘渺渺的声音,似乎就在眼前,又似乎在亿万里之外,充斥着玄之又玄的气息,却让他们欣喜若狂,似乎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忙站起来,去传人皇的圣旨。 不一会儿,那鲁雄等人朝见,鲁雄听罢,不由低首暗思:“苏护乃忠良之士,素怀忠义,这次怕是一时头昏触忤了天子,只怕冀州不保。” 他正思量对策,一旁的费仲眼睛眨了眨,开口道:“大王,鲁将军乃皇朝守卫者,不宜随意出动,不妨让北伯侯崇侯虎征伐,毕竟冀州,在北伯侯的统领之下。” 他素与北伯侯交好,若是能给北伯侯一个立功的机会,事后也少不得他的好处。 不过此话一出,让鲁雄心中顿时一惊,北伯侯崇侯虎暴虐成性,提兵远征,所经地方,必遭残害,黎庶不得安宁。若是有仁义无双西伯侯姬昌前去,想必能够减少杀戮。 当即,他上前奏道:“北伯侯虽镇北地,恩信尚未孚于人,恐怕此行不能扬大王威德;不如派西伯侯姬昌,此人仁义天下皆知,陛下若假以节钺,自可不战而擒苏护,以正其罪。” “就听你言,那北伯侯,西伯侯若是不能竟功,人头落地。” 帝辛冷笑一声。 这天庭还真是会选人,他的臣子,都觉得西伯侯仁义。 凤鸣岐山? 他倒要看看这个大圣人,怎么处理这件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