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长得美,想得美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六十四章 长得美,想得美

第七百六十四章长得美,想得美 人皇帝辛望天,若有所思。 大商皇朝已有亿万之年,大商皇朝的人皇,一即位便可至大罗金仙之位。 如今他继承人皇业位八年之久,对于大罗金仙的业位已然掌控,更是快要到了传闻之中掌道圣人的境界。 他的一双帝眼,完全可以看到三十三天之上凌霄宝殿之中。 那里,有一个修行了亦亿万年的大罗金仙玉皇大帝。 “人皇之位固然好,若是又能得了天帝之位,这天上地下,我大商江山必然永固!” 人皇帝辛心中有所思量。 人皇,天帝,他都要想,这也是历代大商人皇都想做到的事。 先前有他的祖先盘皇意图成就天帝之位,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终究没有发兵,只是告诫后来人皇,一定要积蓄实力,方能成就大业。 “有奏出班,无事退朝!” 却在此时,一旁的侍官,按着帝辛的心意大喝出声。 “启禀大王,待罪之相,商荣有奏。” 却是首相商容,高擎牙物跪拜,如山呼道。 “有话道来。” 帝辛打量了一眼商容,淡然出声。 “明日乃三月十五日,女娲娘娘圣诞之辰,请陛下驾临女娲宫降香。 商容恭敬开口。 “女娲?” 人皇帝辛轻吟,反问商容道:“女娲有何功德,朕轻万乘而往降香。” “女娲娘娘乃上古神女,生有圣德。那时共工氏头触不周山,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女娲乃采五色石炼之,以补青天。故有功于百姓,黎庶立祀以报之。今朝歌祀此福神,则四时康泰,国祚绵调雨顺,灾害潜消。此福国庇民之正神,陛下当往行香。” 商容禀道。 “既然是上古神女,那便见一见吧。” 帝辛目光微皱,似乎要说些什么,却又忍耐不说。 他的心中,却有不屑之意。 他已经成就人皇之位八年,不拜这女娲正神,整个天地依旧风调雨顺,没有出任何差错。 天庭若是不司行云布雨之事,那他便让他的人代替了这些风雨雷电之神! 以他人皇至尊,一言既出,便能册封大小神灵,莫非还要怕什么天不下雨不成? 不过,既然是女娲神人寿辰,那他便索性去一遭,看望看望这一位上古神女。 有诗曰: 天子鸾舆出凤城,旌旄瑞色映簪缨。 龙光剑吐风云色,赤羽幢摇日月精。 堤柳晓分仙掌露,溪花光耀翠裘清。 欲知巡幸瞻天表,万国衣冠拜圣明。 人皇帝辛出了朝歌南门,家家焚香设火,户户结彩铺毯。三千玄仙,八百金仙相随,武成王黄飞虎保驾,满朝文武随行,前至女娲宫。 人皇帝辛离辇,上得大殿,香焚炉中,文武随班拜贺毕,帝辛观看殿中华丽。怎见得: 殿前华丽,五彩金妆。金童对对执幡幢,玉女双双捧如意。玉钩斜挂,半轮新月悬空。宝帐婆娑,万对彩鸾朝斗。碧落床边,俱是舞鹤翔鸾。沉香宝座,造就走龙飞凤。飘飘奇彩异寻常,金炉瑞霭;袅袅祯祥腾紫雾,银烛辉煌。君王正看行宫景,一阵狂风透胆寒。 帝辛正看此宫殿宇齐整,楼阁丰隆,忽一阵狂风卷起幔帐,现出女娲圣像,容貌端丽,瑞彩翩跹,国色天姿,婉然如生,真是蕊宫仙子临凡,月殿嫦娥下世。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帝辛见了女娲圣象,大手一挥,以手作笔,刻在雕像基座上。 旁边臣子见了,虽觉着多有不妥,却不敢出声,只有商容上前说道:“女娲乃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老臣请驾拈香,祈求福德,使万民乐业,雨顺风调,兵火宁息。今陛下作诗,亵渎圣明,,还望天子沐浴更衣,虔诚擦去所刻此等不雅之诗,否则怕是要惹了神明罪责。” “孤看女娲之容,有绝世之姿,因作诗以赞美之,岂有他意。卿毋多言。况孤乃人皇至尊,即便是天庭玉帝,孤也不放在眼里,孤以笔赞颂女娲娘娘,又有何不可?” 商容顿时无话可说。 人皇业位,大罗金仙,的确是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了,即便写赞诗与女娲娘娘,似乎在地位上,并没有什么不妥。 不过商容心中依旧有所担忧。 大商皇朝虽然已经经历亿万之年,但在大夏皇朝时,女娲娘娘的名号就已经存在。怕就怕纵然自家大王已经成就人皇之位,是为大罗金仙,依旧不是女娲娘娘的对手。 那时候,这首诗便是为祸之道! 待人皇帝辛离去,他急忙擦去人皇所写之诗。 但此时,已然无用。 混沌之中,娲皇宫里。 “这人皇帝辛,倒是写的一手好诗。” 女娲圣人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神情,只是今日她的手,并没有拿那作画的笔。 “帝辛虽为人皇,欲要染指娘娘,怕是自以为是了。” 陆道人悠悠开口道。 他觉得帝辛的确是膨胀了。 人皇之位,是好业位,帝辛初登人皇业位,便已经是大罗金仙,八年一过,他的修为更近一步,竟然想要娶一个合道圣人回家侍奉君王。 这样的事,就算是人道之祖伏羲氏,都没有想过,他更不会允许。 只因为合道圣人女娲,是伏羲氏的妹妹。 你一个后辈人皇,谁给你的勇气,要娶人道之祖之妹,合道圣人为后宫一员? 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 “帝辛已成就人皇之位八年, . 这前七年,他都不曾祭祀于我,我也不会在意。毕竟,没有人族的这点祭祀,我也不会活不下去,我的修为,也不是凭借着人族这些祭祀修来的。” 女娲圣人淡淡开口:“他不祭祀也好,一祭祀却是要娶回我侍奉君王,我不觉得,这位人皇是看上了我的美貌,他似乎是在宣告一件事情。” “娘娘且说。” 陆道人好奇问道。 “这位人皇,怕是要膨胀了,他借此诗,不过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他这个人皇,不仅要做人皇,还要做天帝,要做囊括世间一切神仙的统治者,即便是合道圣人,也要听他的话。” 女娲圣人微微一顿,目望虚空,漠然道:“我觉得,他长得美了。” “?” “长得美,就不要想太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