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轮回啊轮回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五十八章轮回啊轮回

第七百五十八章轮回啊轮回 一剑寒光照九州。 来的正是元始天尊坐下十二金仙之一玉鼎真人。 这一位金仙,修的是剑之道,一手剑道,出神入化,其玄妙细微,将杨戬周身的所有太古离火全部除了,却没有一丝剑气划破杨戬的皮肤。 又有阵阵生机进入杨戬体内,将他的伤势全都消除。 “阁下何人,为何阻我天庭办事?” 赤明神将立于虚空,收了漫天神火,目望玉鼎真人。 他能够感觉出,这一位金仙,并不在他之下,应当是有些来头。 “贫道乃元始圣人门下玉鼎是也,此子与贫道有缘,是贫道之徒。” 玉鼎真人淡然出声。 说出的话,让赤明神将面色微皱。 阐教教主玉清圣人元始天尊座下的亲传弟子玉鼎真人神通高强,法力深厚,再加上他身后的背景,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动的。 若是动手,对方可是圣人高足,而且还是成名已久的阐教十二金仙之一,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但若是不动手,玉皇大帝那儿可怎么交代? “既然是道长门下,道长不如一并随我上凌霄宝殿与玉皇大帝分说,说不得玉皇大天尊看在道长金面,这杨戬或可免责。” “正要如此。” 玉鼎真人点了点头。 人间界的事,人庭说了算。 杨戬是半仙之体,已然不算人间界之人,不过作为他的弟子,原始圣人门下徒孙,也不归玉皇大帝管。 他便去一遭,除了他的徒弟的通缉之名。 当下赤明神将引了杨戬,瑶姬仙子与玉鼎真人去了天庭,朝见玉皇大帝,来到凌霄宝殿,却见殿上群臣分列,玉皇大天尊满脸怒色,正自端坐九龙金椅,目光灼灼,脸色不善。 赤明神将进得殿来,拜过玉皇大帝:“禀玉帝,那杨戬母子带到,有杨戬师门玉鼎真人一并上殿。” 瑶姬仙子跪在殿下,杨戬却不愿跪下,直立在当庭,至于玉鼎真人,更是微微作势,道了一声:“贫道稽首。”便不再多言。 玉皇大天尊心下不快,暂且不理那玉鼎真人,开口转向一旁的杨戬,喝问道:“杨戬,你擅自破开本帝封印,斧劈桃山,罪不容赦,本帝念你一片孝心,免你形神俱灭之祸,贬入轮回,不得复入仙道,你可服气!” “敢问玉帝如何处置我母亲?” 杨戬并不回答,反问玉皇大天尊道。 “瑶姬私配凡人,自当身受万年镇压之苦,今日便不追究她擅出桃山之责,依旧如前。” 杨戬闻言面色一变,就要打上天庭,玉鼎真人忽然开口,“玉皇大天尊怕是判的重了些吧。” 玉皇大帝眼光一转,面色微变,双眼微微眯缝,神光暴涨,“真人此来何事,不在你洞中清修,妄自沾染红尘,与修行不利,当速速退去,方是上策。” “人庭管人庭事,天庭管天庭事,而圣人管圣人弟子事,杨戬既为我阐教门下,气运悠长,早已脱离了轮回之劫,当逍遥于天地之间。” 玉鼎真人悠悠言道。 圣人之弟子,向来超脱,不受人庭天庭管教,只受圣人约束。 打圣人弟子,就是打圣人的颜面。 玉皇大帝闻言,脸色顿变,那玉鼎真人抬出元始圣人,他也自不好分说,真要恼了元始圣人,他也不见得好,只是如今玉鼎真人话语太毒,丝毫不给他台阶,若是就这么退步了,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玉皇大天尊,这件事倒也不难。” 眼见玉皇大帝下不了台,一旁的陆道人淡然出声。 “紫薇大帝有何高见?” 玉皇大天尊问陆道人道。 “瑶姬仙子犯了天庭律法,该罚的还是要罚,不过这万年镇压岁月,对于凡人或许是一百辈子,但对于你我,则不过一瞬,索性,让这一万年化作一瞬,瑶姬仙子自当脱困,也圆了天庭的法。” “紫薇大帝此言……有理。” 玉皇大帝思考片刻,觉得这件事的确可以做。 当即,他站起身来,目望瑶姬,又看了一眼瑶姬之子杨戬,挥了挥手,万年岁月便倏忽而逝。 瑶姬仙子的寿元,于刹那之间减少了一万年。 甚至,就连靠近瑶姬仙子的杨戬,也感受到了生命力的流逝。 他如今初入天仙境界,寿元并非无穷无尽,只是刹那丧失寿元万年,也有几分疲惫的感觉,似乎是身体被掏空。 他这才知道自己的这位舅舅修为何等恐怖! 若是这位玉帝径直将时间加速亿万年,岂不是他直接飞灰湮灭了? 亦或是,这位玉帝时间倒流,将他打落天仙之境,到了那凡人的境界,他岂不是依旧是死路一条? 如今有这样的结局,让他忍不住庆幸万分,又对天庭的这位紫薇大帝感激不已。 真是这位紫薇大帝,挽救了一场悲剧。 “你既然如今已经遭受万年镇压之劫,你依旧是天庭的大公主。” 玉皇大帝目光幽幽,望着瑶姬仙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这又是何必,为了几十年的爱情岁月,宁可冒犯天规,到如今来,不过几十载,那杨天佑早已经遭了轮回之劫,转世去了,转世成了一个女人,你还会爱她么?这幅色相肉身,真的那么重要么?” 玉皇大天尊见着欣喜不已与杨戬抱在一起的瑶姬仙子,恨不打一处来,他挥了挥手,便又显示出人间界的情景来。 那是一个妇人,相貌不算太丑陋,嫁给了另一个男人,这一男一女,相敬如宾。 “你是说,佑郎转世成了那个女人?” 瑶姬仙子闻言,面色大变,打量着画面之中的情景,目瞪口呆。 即便是杨戬,见着自己的前世父亲转世成了一个女人,还嫁给了一个男人,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自己的父亲因着操劳过度,早早离开了人世,这件事本身令他很痛苦,但是当他看到自己的父亲通过**,转世成了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宠幸时,他的内心是奔溃的。 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 他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妹妹,不让她犯错误。 他已经明白了玉皇大帝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