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昊天陨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五十章 昊天陨

第七百五十章昊天陨 昔日的鸿钧童子,今日的昊天上帝,瑶池金母,为了一震天庭威严,与上一个纪元便存在的巫神刑天相争。 三人打斗了数天数夜,竟是不分上下,战场也自天庭凌霄宝殿来到了常羊山上空。 昊天上帝宝剑临空舞动,漫天剑气割裂虚空,剑光缭绕,剑气充塞天地,宇宙色变,风云顿起。 瑶池金母一道金簪轻轻挥落,依旧是无边的日月星辰,一条星河隔断虚空,星河之中,更有着无数星河大阵,爆发无量神通。 刑天舞动干戚,巨斧寒光湛湛,犹如冷电破空,上下开合,撕天裂地,不时与剑光星光交击,火光四散,耀人眼目。 昔日的巫道神通,显现世人面前,叫无数大神通者,回想起巫道纪元之时的恐怖来。 巫族修士不修元神,只修肉身,血脉之中,却自有盘古大神的道理在流传。 血脉者,道之载体。 巫族修士得天独厚,他们只需要让自己的肉身越发强大,让自己的血脉越发的凝练,便能自动领悟诸多道理,天生与道亲近。 至于仙道修炼的元神,他们根本不需要,无需走这一步。 只因为,他们血脉中已经继承了盘古的道! 上古巫族纪元,有十二位顶级巫神,修炼到最为高深的境界,相当于十二位顶级准圣。 甚至有一位,还突破了血脉中的道理,自己创造了六道轮回的大神通,成就了掌道圣人! 这样的巫道纪元,即便是如今的三位仙道天尊,在那个纪元也只能暗自蛰伏,直到大劫来临,才一举让巫道纪元成了过去式。 如今的巫神刑天,以战为道,战意不修,神通不止。他的强大,直追远古十二巫神! 即便是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一同抵挡,面对战意越来越强大的巫神刑天,渐渐力有未逮。 昊天上帝,瑶池金母连连催动神通,剑光,星辰不时爆涨,无尽雷火天罡自空中落下,使这尊巫神不能靠近! 二人对视一眼,只是瞬间,便已经明白了彼此所想。当下,昊天上帝凭空显现出一面镜子,却是那昊天镜,镜光直射,如飞虹闪电,划过虚空,混沌气越虚横空,击在巨盾之上。 只是瞬间,便将巨盾砸到了九霄云外。 而在此时,瑶池素手一抬,漫漫星河之中无数星辰同时毁灭,化作了混沌之气,天人五衰的气息滚滚而去,向着刑天落下。 昊天上帝与瑶池金母在一起同修多年,彼此之间,心意相通,配合得几乎是天衣无缝,连串的攻击让人目不暇接。 刑天身经百战,心知已到了关键时刻,当下爆喝一声,不管不顾那混沌之河,干戚化作一道乌黑闪电直穿越虚空,斩在瑶池金母身上,可怜一代天后,金母之尊,也只能惨哼一声,化为飞灰。 “瑶池!” 眼见瑶池在自己面前身陨,昊天上帝悲吼连连,双目如血欲泣,昊天镜爆发神光,一瞬间,时空静止。 “时间于我无效!” 刑天冷哼一声,一斧劈开凝固时间,却在此时,一道森然剑光横斩而来,若大个头颅,自身上滚而落,摔入山间。 那刑天乃巫神不死之身,头虽已落,双目仍是大睁,就要飞回。昊天上帝却是哪里肯,长剑猛然震动,劈开常羊山,一座通体金黄的九层宝塔瞬间从天而降,直接将那颗头颅压入常羊山深处镇封,却是昊天塔。 刑天头颅被封,心中愤怒,战意却冲霄,刹那间天地色变,乌云聚拢,乾坤宇宙都阴暗下来。一声裂帛响声,刑天上衣化作碎布乱飞,露出肌肉纠结的上身,他以肚脐为口,双乳为目,呼喝开来:“昊天小儿,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战意惊天,干戚神斧电闪而过,巨大的斧光大有开天辟地之势,破开重重空间,轰然斩落。 昊天上帝心中惊骇无比,连忙横剑去挡,怎料那巫神刑天断头之后,战意之强,远超先前,一身修为突破极限,一斧之威,早非先前可以比拟。 ?“砰” 一声脆响,昊天剑从中断开,干戚神斧直接斩中昊天上帝身体,巨大的斧光破碎天地,直让那里化作混沌一片,地、水、风、火齐现,乾坤动荡。 昊天上帝连声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已经被干戚神斧斩得形神俱灭。 曾经坐拥天地洪荒,掌控万物众生,到头来,终究一场空梦,纵然天帝至尊,长生尽头,依旧难脱大劫,一切成空。 接连斩杀昊天上帝、瑶池金母,已经讨回了公道,更是重震了昔年威名,刑天也不去寻回头颅,直接提了巨盾、干戚,往巫神界而去了。 观战的诸天仙神、各路修士看得是心惊无比,如此大战,堪称动地惊天,尤其是巫神刑天,断头之后,战意不减反增,几乎有滔天之势,一举灭杀旱天上帝,其神通广大,只怕是已经不下于那些上古大神通者了。 ?“可惜了,昊天虽然只是鸿钧座下童子,但也曾经与听道于紫霄宫中,更得鸿钧老儿赐下诸般至宝,其人算得上是天资横溢,虽然未曾悟得大道,却也是大罗金仙之中的顶尖强者, ww但劫数临头,纵有万般神通,终究只是虚妄罢了!” 无尽幽暗虚空之中,亦有一个中千世界,此世界名为妖神界,亦是上一个纪元存留下来的许多妖神,开辟了妖神界。 妖神界之中,有阵阵话语回荡,言语之间,满是感叹:“神通不敌天数,天道,天道。” 北冥深处,有一尊鲲鹏,龟缩不出,嘿嘿冷笑:“人族人皇之位刚定,这天上的天帝之位又空缺了,真是个多事之秋。” “打架打架,打着打着对方就在战斗中突破了,昊天上帝如何能赢?” 陆道人悠悠一叹。 纵然昊天上帝已经是大罗金仙之尊,超脱了时空,超脱了命运,却依旧陨落在巫神刑天之手。 怎一个感慨了得? “接下来,应当是新天帝要出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