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圣人境界之高远,非常人所能及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四十七章 圣人境界之高远,非常人所能及

第七百四十七章圣人境界之高远,非常人所能及 以身合道,这已经是一个传说中的词语。 许许多多的穿越者,似乎皆知鸿钧道人最后以身合道,成了洪荒大世界的主宰,永远的天命主角。 不过在这个封神世界,事情显然不同。 鸿钧道人以身合道,是合道境界的存在,女娲圣人亦是合道境界的存在,与鸿钧道人并称。 不止如此,修仙界更有“东方有鸿钧女娲,西方有准提接引”的说法,从逻辑的角度来讲,西方的那两尊圣人也是以身合道的存在。 唯有如此,东方有鸿钧女娲,西方有准提接引,这一句话才能够成立。 至于传闻的三清道祖,并没有与西方两位圣人并列。 显然,女娲圣人与鸿钧圣人并列,三清道祖不过是鸿钧圣人之徒,属于晚辈,代表不了东方。 这便让陆道人有些惊讶了。 传闻有的洪荒世界,无论是三清,还是西方两位圣人,亦或是女娲,都是鸿钧之徒,还有一个三千紫宵客排队队分座位的故事。 看起来,这一个世界,并非如此…… “掌道,合道,无道,这便是大罗金仙之上的三种境界,也是圣人的三种境界,当然,有些修炼到大罗金仙许多会元又没有突破第一种境界掌道的大罗金仙,为了面子上过得去,便又在掌道之下设置了一种境界,叫做准圣什么的。” 女娲圣人似乎是觉得有些有趣,又呵呵笑着说道。 “……” 陆道人翻了个白眼。 准圣。 在这位圣人的眼里,其实不过是面子上好看设置的。 修行到了大罗金仙,已经跳出了命运长河,但是又没有掌握一条真正的道理,这样过了几十亿年,难免面子上过不去,所以设置了一个叫做准圣的境界,告诉后来的大罗金仙他已经是几十亿年的老牌准圣了,瞬间有个逼格。 虽然,哪怕再过去几十亿年,他可能还是个准圣。 “至于你的境界么,别看你这个肉身都是道则汇聚而成,依我看,还不算以身合道,要合道,首先得掌道,你的这个元之道,还有进步的空间,还可以更好的掌握,所以,你勉强算是一个掌道境界的圣人。” 这尊女圣人继续开口,似乎将陆道人看的无比彻底。 连陆道人是怎么来的她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能够看出陆道人是道则之身,她也曾用过这样的手段。 “道友也去过其他的世界么?” 陆道人想了想,不由问道。 “诸天万界,世界无穷,连你都出的了这外混沌,进的了内混沌,你觉得我能不能去。” 女娲圣人目望远方,那是混沌茫茫之地,眉头微微一挑,似乎有些漠然。 “修炼至大罗金仙的时候,我便去过许多大世界,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存在,见得多了,最后还是觉得自己的世界最好,以后就没怎么出过世界,也不怎么出娲皇宫,偶尔投个影去那些小世界,中千世界,不过那些世界的女娲……可真是惨。” 虽然说着惨字,陆道人却没从女圣人的口气听出惨的语气,这位圣人只是平静的叙述着。 “你看,这个世界,是一个中千世界,我投影过去,自然是投影成女娲,不过,那一个女娲以及女娲后人的命运真是悲惨。” 陆道人顺势望去,便看到了一个中千世界。 整个中千世界的时间长河,在这一刻显现而出,落在了女娲圣人的面前,化作了一本时间之书。 陆道人接过时间之书,开始看起这个世界的发展历史来。 那个世界亦有盘古,盘古大神开天辟地,力竭而死,其精、气、神分别化为伏羲、神农和女娲。 伏羲造“神”,神农造“兽”,女娲造“人”,并将五灵凝聚成五灵珠。 后神农在人间暴毙,蚩尤率兽等对付人,神族派神将轩辕氏和召唤五灵神对付蚩尤。蚩尤拼尽余力,打开异世界的通道,将残部送达异世界,这些残部在异世界逐渐修炼成“魔”,魔界也逐渐形成。 而蚩尤所打开的通道,后来称为“神魔之井”。 五灵神不愿回神界或回灵珠,且开始扰乱人间,女娲神对付五灵神,再将五灵神逼回灵珠。 战役后,伏羲自封“天帝”,建立等级制度,规定神族统治人间。神族渐渐腐败,人类终于爆发起义,天帝下令镇压,遭到人类顽强抵抗,天帝恼怒,下令女娲毁灭人类,重新创造敬神的新人类,女娲抗命不从,并下凡来维护人类。 天帝开除女娲的神籍,派神将毁灭大地,大部分人类遭到屠杀,女娲率领人类对抗神界,补天地,阻洪水,挽救了残存人类的命运。 天帝省思后觉得神族也有不对之处,于是下令所有神族回到天界,封闭天界之门,下令神不得任意到人界,从此人神二界完全隔绝。 而女娲力竭死去,后代一直留在人间。从此之后,女娲后裔便有着可怕的宿命,没有几个能够善终…… “……” 当陆道人翻看完这本时间之书后,他觉得这个世界的故事似乎有些熟悉。 好像是仙剑系列的世界观…… 这仙剑系列,女娲乃至女娲后人的遭遇,的确是挺惨。 无论是紫萱,还是林青儿,还是赵灵儿,以及她们的女娲后人,伤的伤,死的死,命运悲惨的一塌糊涂。 甚至那盘古之神化作的女娲,也都死在了那个世界。 如果那位女娲是他面前这尊女娲圣人的投影,那这件事就有些悲剧。 圣人女娲的投影,在仙剑世界被人杀死了,女娲难道没有半分表示么? “你别以这样的神情看我,每一个女娲,自有女娲的道,即便是被杀,那也是道,生与死,也是一种道理。所以,哪怕她死了,哪怕她找个男人嫁了,生了一些孩子,我也不会有任何动手的念头,因为在我看来,一切都是道,男人也好,死亡也好,都是一些道则而已。” 女娲圣人声音淡然,打量向陆道人:“即便男人最喜欢的做爱做的事,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些道则的碰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