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天界妖莲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三十九章 天界妖莲

第七百三十九章天界妖莲 跨越了无穷空间,封锁了后续追击,陆道人与珂父如今如今在洪荒天界的一个地方。 随着目光所向,入眼所见,前方是个美丽的湖泊,蓝的透亮与醉人,像是块巨大的蓝钻镶嵌在了大地上,方才受惊飞起的千百只白天鹅,此刻已经重新落在了里面,缓缓游弋。 湖泊的周围,景色如诗如画,藤萝叠绕,开出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附近更是佳木葱笼,像是片出尘的净土般。远处,更是仙山飘渺祥云缭绕,隐约间可见鸾鸟飞舞。 陆道人与珂父这一次去异界搞事情,事情的确搞了搞,无数的祖神,乃至一个就要进阶的石人都被他们所覆灭,不过他们终究也遇到了异界中无比强大的石人王者。 究陆道人诸天无道,珂父千古万界之力,依旧没有杀死老石人,反而差一点使得他们入了窘境。 若不是陆道人与珂父在关键时刻联手,打穿世界壁垒,断绝一切因果联系,这一次去异界,他们会栽一个大跟头。 好在如今,他们还是安全无忧,陆道人更是对异界的战力有了一个深度的认识。 往日里都是秒杀敌手,这一次没有秒杀,遇到了一个大家伙…… 这让他都有些喜悦起来了。 大罗金仙之中,原来他亦有敌手。 那诸天无道,原来依旧有着进步的空间。 “木头,木头,你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一道惊喜无比的声音传递了过来,陆道人与珂父转眼看去,只见只艳丽的花鹦鹉正站在湖畔的灌木土,冲着他们叫。 随即,更是扑棱声,拍打着亮丽的羽翼,飞了过来,非常不怕生的落在了陆道人近前的簇藤蔓上:“木头,木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陆道人目光之中,流转着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一旁的珂父,更是懒得说话。 聪明如他,已经看透了一切的真相。 不过在此时,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他想看一看,这只花鹦鹉会玩什么样的把戏。 陆道人也是一样的心思,神光闪烁,口中带着几分玩味之意,问道:“你通晓人语,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当然是天界了,存在亿万年岁月的洪荒天界,是所有究极强者的聚居地,木头,你不会真的忘记我了吧?” 花鹦鹉似乎非常不满这个问题。 “哦?” 陆道人带着几分笑意出声问道:“你说你认识我,那可知道,我是谁?” “你当然是木头了,生于天界,长于天界,威震八荒,数千年前陨落下界,如今你终于归来了。” 花鹦鹉娓娓叙述着,但见陆道人并不回应,当下流露出几分失望的样子,但终究还是打起了精神,道,“木头你定是还没有觉醒,走吧,跟我去洞府,你很快就会忆起前世今生的。” “好,我就跟你去洞府看看。” 陆道人平静的看着眼前的花鹦鹉,随即,跟着它一起上路,沿着湖畔向前走去,边走,边出声道:“不妨说说,我的前世到底是怎样的个人。” “你前世大名鼎鼎,在天界威震十方,是盖世无敌的石人王者,号称石中帝!” 花鹦鹉叽叽喳喳,非常的聒噪,说个没完没了,在她的言语之中,似乎陆道人的前世是天界某个威势滔天的大人物! 前方,植被茂密,古木参天,走了不长时间,便来到了条大瀑布前,银色的匹练从陡峪的绝壁上垂落而下,如千军万马在奔腾,水涛震天,雾气缭绕。 陆道人抬脚迈过瀑布,里面是个空旷的洞府,果真是个静修的宝地,点点光华在闪耀,灵气浓郁,石缝中更是生有各种灵粹仙草,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木头,这水帘洞便是你的洞府,自你离去后,我一直再帮你镇守,快过来,这里有块三生石,上面记载了你的过去,你看过就知道了自己的前世。” 花鹦鹉非常忠心,在不远处催促着,带着陆道人来到了块妖异的巨石之前,想要让陆道人尽快忆起过去种种往事:“你要放松,全身都要放松,然后神识慢慢探出,浸入那三生石内,就能够明了这切了。” “是吗?” 陆道人微微点头应声,随即,一股神识波散开来,似乎已经探出,全部进入三生石内。 “这里有杯唤神水,可以将你过去的意识唤醒,放松,放松,将它喝下去,然后就能够彻底的了情前世了。” 花鹦鹉拍打着翅膀,一个石杯悬浮而起,飞到了陆道人的手中。 陆道人呵呵一笑,仰头便饮,就在这刻,这个洞府慢慢的朦胧了起来,什么都看不清了。而他也似乎陷入到了失神的状态中,对周围的切茫然无知。 突然间,一股毁灭性气息,凭空乍现,如同只狰狞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陆道人镇压吞噬而下,要将他在一第时间磨灭。 “祖神级的食物,好久未享用了。” 阴冷的女子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毁灭性气息彻底将陆道人覆盖了。 “祖神于我如浮云,你有什么理由认为我是一个祖神?” 陆道人淡然出声,眼中一片清明,他的目光所过,覆灭一切攻击。 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洞府,又哪里有什么水帘洞,他此时正立身在如蓝钻的湖水中,在他的周围血色莲花片片,随风而舞,飘落在湖水当中。 那种红色的莲瓣,如血般妖艳,触目惊心,很快的,将蓝色的神湖都染成了血色,湖中数百只白天鹅全都惊吓的飞天而起。 湖中央,巨大的血莲花,犹如棒参天古木,遮天蔽日,高大数百丈,通体红的透亮,让人心悸。 数百丈的血莲,正中那朵血色的莲花土立着名妖艳的女子,嘴角接着丝丝血迹,鲜血泉涌流淌,而她立身的那朵巨夫的莲花更是破败不堪,被方才陆道人的目光完全洞穿了。 风起,云动,陆道人静立湖面之上,泛点涟漪水波,风轻云淡,坦然自若。 “可恶,你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幻象主导过。” 女子脸上闪烁而过一抹狰狞神色,却又带着几分不甘。 “不错。”陆道人淡然开口。“你可能不知道陆道人这个概念。” “……” 女子一怔,陆道人这个概念很有名么。 “唔,看来还没听过……陆道人这个概念还没有到天界。” 陆道人摇了摇头。 刚才的一切,他都了然于胸。 左右是一株小莲花,想要用幻境把他吞噬了的故事。 “去死!” 妖莲口中大喝,随即一身妖力澎湃涌动,漫天血光向着陆道人扫杀而来,虚空颤动之间,赫见数十上百朵血色的莲花齐齐绽放,每朵莲花盛开之时,都绽放出道道的刺目光芒。 妖花绽放,刹那的瞬间,代表了生命的怒放,是世间最强大的种种神力之一,数十上百朵的血色莲花绽放,同时射出奇光瑞彩,当真是宛若江海翻涌,呼啸着席卷而来,欲要吞没陆道人。 不过这样的攻击,在陆道人眼里就像是一朵小莲花迎风招展,并没有任何恐怖之处。他挥一挥衣袖,女子倒飞十万里。 “轰隆隆” 一座并不完整的残破神城自湖泊之中冲出,向着陆道人轰砸而来。 “神城么?” 陆道人目光望向了神城。 残破的神城虽然并不完整,但也不容小觑,因为它比一般的太古魔城要大的多,可想而知昔日神城的主人何等的强势,才能够祭炼出这样的恐怖神城,即便残破了,依旧有着极为庞大的威能。 “三界轮转。” 雪白小兽珂父挥了挥手,将这座神城抓在了手里。 “一座破灭的神城,有几分用处。” 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落在妖莲之上女子的眼里,让她骇然失色,她本来以为那只是什么陆道人的宠物,却不想是很硬很硬的铁板。 “你不能杀我,你可知那神城的来历?” 妖莲化成的女子大叫,深恐陆道人下秒就动手将她灭杀,“实话告诉你,它可是洪荒天界莲王的神城。因莲王已经成功从神城中走出,不需要这神城了,这才被时间朽坏,当年神城就是坐落在这里,而我则是在这破坏的神城根基中诞生的,说起来也算莲王的后代。你如果杀了我,莲王定会追究的。” “天上地下最帅的我从不接受威胁。” 珂父伸出雪白小爪,点了一点,那妖莲便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