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搞事情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三十五章 搞事情

第七百三十五章搞事情 陆道人要和珂父一起去异界搞事情。 他们的搞事情,自然不是去杀几个祖神那么简单,而是真正的搞事情。 比如杀几个无上祖神。 这是有难度的事,无上祖神的境界,已经是大罗金仙的境界。虽然在这个世界不叫大罗金仙,但他们很难被杀死。 不过,试一试也是可以的。 雪白小兽珂父是陆道人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强大存在,他修炼的神则,比起其他人要多许多,更是创造出了千古万界的无上大道,陆道人若是与他相争,不一定能真正伤到他。 与此同时,珂父想要伤害陆道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大道相争,尤其是领悟出自己大道的存在相争,胜负很难预料。 “搞事情啊搞事情。” 雪白小兽挥一挥小爪,混乱时空破开,他已经到了异界之地。 陆道人心意微动,将萧晨,神秘女子以及黄铜盘等送出了最邪之地,随即也去了异界之地。 萧晨的事,陆道人已经吩咐好了,如今百族出世,有的太过凶残,萧晨可以去教训教训,顺便磨炼磨炼。 至于黄铜八卦与神秘女子,爱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过,想必他们也去不了哪里…… “这里只有几个祖神,没兴趣。” 珂父行走在虚空中,似乎是行走在另一片天地中,观察着异族的情况。 “那里,可以搞事情。” 陆道人的一双神眼遍观九天十地,指向极远处一处地方。 那里,一座磅礴神城倏然耸立,从那中心地域,冲起一道璀璨神光。接着,一尊石体破土而现,缓缓生长而出,震动诸天的神力,刹那之间,便就传递到了各界。 “不妙,这是异族强者在踏出最后一步,他想要蜕变成为石人王?” 珂父面色微变,不再一副天上地下唯它最帅气的神态,难得正常了一些,雪白小爪划破虚空,一股毁灭性的力量跨越时空,震动古今,直奔那神城斩去。 气贯长虹,威压天宇,整片异界都在震动,仿佛随时都会崩溃。 “不妙,有人想要阻止我族强者踏出最后一步!” 异界大陆之上,诸多强者都被惊动,但是面对着呼啸而来的恐怖攻击,尽管有异界祖神冲天而起,竭尽全力阻挡,但是雪白小兽这摧枯拉朽的一爪根本无法抵御。 古老的神城内,那屹立无尽岁月而不朽的古老墙体刹那间破碎,千万年绵延不断的城墙如脆弱如沙尘般崩塌,神城内积聚而的神力,就在这一刻快速流逝,神华冲向四方。 “可恶啊!” 神城中心处,那个正在长出的人形石体,口中忍不住爆发出了不甘的怒吼声,向着天空中的雪白小爪伸出了那只恐怖的巨大手掌。 石质的手掌,遮天蔽日,意图抓住雪白小兽的小爪,将之崩碎。 他本来就要成功,可是却在最后的关头,遭遇一个小兽的强势干预,功亏一篑,可以想象这种愤怒,达到了何种程度。 珂父依旧不慌不忙,挥动小爪与遮天蔽日的手掌硬碰了一记,明明两者的大小不成比例,但是爆发的神力并不在隐天蔽日的手掌之下。 剧烈的力量冲击,生生震裂了异界大陆,让一名飞到近前的祖神,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攻击。万古难朽的神体蘸裂开,神血染红天空,血雨飞洒。 “算是你倒霉,本来就要搞事情,居然傻乎乎的在我面前想要跨出最后一步,这不是在逼我出手吗” 珂父嘿嘿笑道,小爪再次攻击而下。 神城之中长出的那尊石体,眼中满是万古难消的恨,石质的脸上近乎狰狞,狂吼向天,近乎绝望,最后一步终究未能成功迈出。 这一瞬间,异界诸神都疯狂了,他们眼睁睁看着己族强者的神城破斩开,无尽神华冲天而去,千万年的准备,在这一刻付之东流,尤其是那名即将彻底功成的石人,心中的怨恨可谓涵消如江海,万古难休。 一步之差,天地之别,终究还是失败了! “杀了他!” “一定要杀了他!” 在这一刹,所有异族强者全都彻底的愤怒了,每个人都完全疯狂了,眼睁睁的目睹了这一苦果,却未能阻挡,诸般神通法则,如同潮水一般,全都涌向了珂父,想要将他彻底吞噬。 “突破还没有完全失败,以这个人的血肉修复神城,以他的无限伟力为神源,依然可以让我族石人继续成功迈出那最后一步。“ “不错,石体还没有从神城中彻底生长而出,还有机会!“ 所有的异界祖神都在喝吼出声,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疯狂出手,想要粉碎珂父,以他的血肉法力,来弥补方才的一切。 “这个世界,还真不怎么看懂,肉身变成石质,就可以突破更高境界了么。” 陆道人的声音悠悠想起,话语变作每一个字,将一个个前来的祖神神则拦截住。 珂父既然出手,他自然也要表现一二。 “以空间禁锢,以时间磨灭,封杀他!” 愤怒的异族祖神一同响应,全部打出空间神则,封锁了陆道人。 “时间停止!” 诸神齐喝。 “空间于我来说,不过是小玩意,一切空间,唯我而定!” 在诸神吃惊的目光中,陆道人在那片静止的空间中,不断迈步,犹如梦幻空花,幻灭不定。 他轻飘飘一剑刺出,将一尊祖神斩为灰烬。 “时间倒流!” 诸神大喝,全都震动神力,合力打出这一禁忌法则,不仅想将陆道人打回到幼年状态,还有更多的人冲向过去,想要在过去将陆道人击毙。 “时间对于我来说,就是一条河,我在河上,亘古长存,时间又如何奏效。” 陆道人悠悠言道,又是一道道剑。 道剑之上,时间的力量恐怖绽放,当即就把两尊祖神打回少年时代,紧接着又打成了婴儿,最终完全覆灭。 数位祖神一同攻杀而来的时空神则,丝毫奈何不了陆道人分毫。 珂父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你的时空之道,倒也奇特,不在我之上。” 他说着话,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雪白的身形显得快速无比,攻击着整个神城。 “为什么” 神城内那尊石像近乎崩溃了,狰狞咆哮,他仅仅差了一步,就可成功,了是终究被挡住了,这是遗憾万古的大恨。 他那石质的脸颊上充满了戾气,石体上竟冲起滚滚黑气,近乎入魔了,大吼道:“我要跟你同归于尽!啊!” 愤怒的嘶吼,庞大的力量涌动,几乎要超脱极限,冲击的四海八荒为之摇动。 “在我面前愤怒,是想死么。” 陆道人呵呵一笑,无尽的虚火在石像的身上燃烧起来,似乎愤怒有多少,这虚火就会多恐怖! 以愤怒为源的火之本源燃烧,几乎是刹那之间,便将石像的精神气全部化作了火之道纹,熊熊火焰,燃烧的更加凶猛。 有的,更是扩散开来,在其他祖神的心头燃烧起来。 愤怒为源,虚火生。 在这个关键时刻,异界又有几位祖神不愤怒? 当即,场中尽是一片火海。 有年轻一辈的祖神,甚至没有抵挡住火之神则,一身道则都被火之道同化,陨落了! “快去请无上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