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马.元义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十三章 马.元义

第七十三章马.元义 道友请留步。 陆云听着这一句话,差点一个趔趄。 不说传闻中的申公豹,只大宋公孙胜,一句“道友请留步”便使得多少道人尸骨无存。 如今,又听到了。 “在下,马.元义,见过道友!”先前符水救人的青年道人开口道,一脸希冀地看着陆云。 “马.元义?”陆云微微皱眉。 他的名字,陆云自然听说过。 马.元义,是大贤良师张角的首席弟子,也是黄巾之乱时黄巾军于洛阳的大帅,奉黄巾首领张角之命,在汉朝首都洛阳作起事准备工作,并联合部分宦官和禁军的力量为内应,准备于184年起事,但遭到同党者唐周的密告,于184年1月被捕车裂。 当然,现在这些事情还没有发生,马.元义还在这幽州境内施符水,治疗病患,并没有前往洛阳。 而且,黄巾军没有造反,从周围普通百姓的表现里就可以看出。 纵然是一地的军士,也对太平道的道人礼遇有加,尊敬非常。 “原来来到了前三国,黄巾军都没有造反的年代里。”陆云再次确认自己得到的讯息,心中诸般思量闪过,微笑开口:“原来是大贤良师的徒弟,果然是有道之士!” 陆云的赞叹,有感而发。赞的是马.元义不惜牺牲道行,治病救人,解救广大穷苦百姓于苦难之中。 这样的人,值得称赞。 马.元义听了,有些欣喜,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忙摆手说道:“道友说笑了,我的这点本事,也只是为他们略尽绵力,又哪里比得上道友的本事?” 他既感觉到欣喜,又有些惭愧,又有些羡慕。 他解救了很多人,长了师父的脸面,自然欣喜。 惭愧的,则是他继承师父的绝学太少,只能尽些绵薄之力。 羡慕的,是面前这个道人,一身法力惊人,举手投足之间救了所有人。他若是有这些本领,想必能救更多的人。 “这里不方便,不如去往他处再谈!”陆云看了看周围不断膜拜的百姓,出声道。 “也是!”马.元义挠了挠头,点头应道。“是我疏忽了!道友请!” 两人来到一处酒店,上了二楼坐下。 相谈甚欢。 对于陆云来说,这是他来大汉认识的第一个人。 乐于助人,又有些憨厚。 换句话说,不通世故,有些淳朴…… 也不知他的符道是怎么修炼到这个地步的…… 马.元义自然不知道陆云的心理,说了一会儿,便劝陆云一同与他治病救人。 若是陆云这样的高人入了他太平道,必定能为天下带来更多的好处。 “不知大贤良师何等本事?若是和马道长你比起来,孰强孰弱?” 陆云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 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若是自己高兴,去看一看太平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他对太平道的掌教张角,还真有几分好奇。 历史关于张角这个人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是想要了解一个人,直接从他所做的事情就能够看得出来。 别的不说,就说历史上的冀州。 当年的冀州,瘟疫蔓延,万家绝户。 疫病爆发之际,老天不管,朝廷不管,豪族也不管。 他们冷眼旁观,注视着那些瘟疫地区的灾民们一个接一个的饿死、病死、冻死。 ‘苍天已死’,这句口号,可从来不只是口号。 也只有那些真正经历过这一场灾难的人才能够明白,到底是老天无眼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才能够让他们喊出来‘苍天已死’这一句话! 天,已经不容他们活下去。 他们没了活路。 不得不反! …… 没有人去管那些深处灾难之中的可怜人,只有张角去了。 没有人去救治那些感染瘟疫的下层民众,只有张角去了。 大贤良师张角建立太平道,传遍黄巾教义,凝聚数十万信众,手下死忠教徒无数,这些都是从他当初亲率子弟前往瘟疫蔓延地区救治伤病苦难后方才真正壮大起来的。 在汉末这个年代,患上瘟疫往往意外着死亡。有的官员甚至为了不让瘟疫蔓延开来,将那些流民们困死在一处,让他们在肆虐的瘟疫中活活等死! 没有人敢去这些瘟疫地区,没有人愿意去帮助这些感染瘟疫的人,可是张角去了。 他不但去了,还发动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先是他的兄弟,然后是他的弟子,四处奔走,往来于各地出现疫病的地方,救助那些可怜的下层民众。 黄巾起义之初,无数人倾家荡产变卖家资,不远千里投奔,就是对他当时所做了什么他人所不敢为之事,最好的回答。 历史上无论什么评价,就凭他敢亲自带人奔走于瘟疫地区,救助苦难伤者,足以说明他的伟大。 陆云因此想去见见这位大贤良师。 在这个位面,陆云不兴镇压反贼这一套。 更何况,他也想见识见识大贤良师的道法神通。 无论哪个版本,大贤良师张角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一个人的造反,席卷了整个大汉,单挑了全天下的英雄豪杰。 张角造反后所面对的,是汉末年代最豪华的阵容。 纵然是汉末第一猛将吕布,经常被围攻,围攻他的阵容,也没有比张角所面对的还豪华。 曹操、孙坚、袁绍、袁术、刘备、关羽、张飞、刘焉、朱儁、公孙瓒、鲍信,董卓,一起来围攻。 无数枭雄打一个。 终于镇压了张角。 张角“病死”。 由此可以想象张角的恐怖,恐怕是汉末行走在人间的第一高手了! 如果……不算游戏人间的左慈,南华老仙之流。 “道友说笑了,我这点本事,怎么敢和我师父比?我这点实力,恐怕连师父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见陆云问自自家的师父,马.元义想都没有想,话语便说出来了。 “道友可不要不信。我师父曾得仙人秘授天书三卷,能够呼风唤雨,散豆成兵。以我这一点微末本事,甚至都比不上老师随手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 陆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看得出来,马.元义对他师父已经崇拜到了骨子里。在他眼里,张角的地位恐怕要比天还高,比海还要深。自己无论怎么问,恐怕都无法确定张角的真实实力。 既然这样,那便走一趟。 “道友请留步!” 便在此时,一个中年道人缓缓地走上了楼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