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葬兵谷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二十七章 葬兵谷

第七百二十七章葬兵谷 域外祖神,对于九州生灵来说,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他们豢养九州生灵,意图观察九州生灵走的道路而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们亦实行灭世之劫,将能够威胁他们的祖神毁去,只留下少数“火种”,等待继续收割。 他们还研究人类,对着人类做各种各种的实验,为此创造了百族,他们是不成熟的物种。 他们又在九州之地设立生化危机池,意图孵育出生化祖神,将不听话的九州生灵通通毁灭。 …… 域外祖神,实在是邪恶的象征。 陆道人告诉了萧晨这些事,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 而后,他带领着这个徒儿去往了葬兵谷。 推开世界之门,入眼所见,天地漆黑一片,远处无尽的战魂在狂啸,犹如天雷在震吼,寰宇虚空颤动不休,像是发生了海啸与地震。 这里是祖神兵的埋葬之地,下方漆黑而又深邃的空间像是无底洞一般,展现出冰山一角。 陆道人放眼看去,那是一片巨大的山谷,在这黑暗的世界门户内,显得妖异无比,毫无疑问,这里便是传说之中的葬兵谷。 “嗤----” 在此时,突兀其来的破空之响回荡风中,一道道惊天剑芒恐怖无比,贯通了天上地下,无尽的杀气充斥天宇。 那是一股无形的势,直接撼动了人的灵魂。 葬兵谷果然不是凡地,光是透发出的杀气就如此迫人,足以让半祖都身感不适。 这是一类似巨型火山的地域,所谓的葬兵谷是火山口内的地域,深不见底。 不断下降的途中,赫然可见,有一道道的黑影浮现,各个都拥有着庞大的气息,战力强横还在半祖之上。 如今的九州之地,诸王争霸,但这个王依旧在半祖之下。 而到了葬兵谷,连一个兵器都是半祖之上的。哪怕残破的神兵之魂,也让萧晨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观无穷半祖之道,寻己之道。我借你一双眼,让你看清半祖的道。” 陆道人呵呵一笑,对萧晨说道。 他心意微动,无穷道纹蔓延而去,化作了一只眼的模样,落在萧晨的面前。 这只眼,若是放在外界,足以称为:天道之眼。观一切法则,清晰可见,是不折不扣的神器,其性质超越了祖神器! “多谢师尊!” 萧晨恭敬接过这只眼,向各大神兵看去。 无穷的道理,都在他面前清晰可见,看花了他的眼。 陆道人又为他的徒儿加了一个时间流速的光环,便有萧晨刹那之间,看清楚一种神兵的道理。 这对于陆道人来说是一刹那,对于萧晨来说其实是几天,乃至几个月。 几个月彻底明白一种神兵的道,对于萧晨来说正好…… 陆道人缓缓前行,萧晨随即前进。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冷气逼人,突然爆发而开,向着陆道人劈斩过来,犹如一道神虹般璀璨夺目。 这里充满了神秘的力量,纵然是绝顶高手的无上神通也无法表现出来,不再是毁天灭地之势,能够展现出这样的剑芒足以说明其可怕,肯定有一拼半祖神的实力,甚至,算是一般的半祖神级高手若不注意,都可能会被洞穿肉身。 陆道人看了一眼,那剑芒便又灰飞烟灭。 “咣啷”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是利剑掉落在山壁旁边的地面之上。 陆道人踏步上前,入眼所见,却是一柄残剑,剑体早已折断不见,只余下破烂不堪的剑柄。不知道是何种树木雕刻而成的,虽然近乎腐朽了,但依然沉甸甸。刚才的可怕剑芒正是由这柄残剑透发而出的。 “如果没有毁灭,一剑在手,应当可以灭杀半祖神。” 陆道人点评了一句。 这里既然是传说之中的葬兵谷,自然会有很多的神物,方才不过是神剑残留的兵魂扫出的剑气而已,若是完好如初,只怕神兵通灵,可战半祖神。 葬兵谷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漆黑深邃的谷底,不知有多少距离,凌厉的杀意自谷底深处传了上来,那冷森森的气息,像是一柄柄利剑神兵,罗列在黑暗中,仿佛有无尽杀气,正在被压制,似乎随时会立刻冲天而起。 突然,黑暗中,前方竟然出现了岔道口,整整九条道路,分别蜿蜒向下方谷底。 不得不说,这片葬兵谷实在太大了,广阔无边,九条岔路分开后不久各自看不到了。 陆道人想了想,直接选择了第九条道路,沿着蜿蜒的山道,向下走去。 转眼之间,数十里路程过去,并没有出现任何危险。不过,这条路实在太安静了,有些超出了常理,没有杀气波动,没有兵魂显现,死寂的可怕。 “第九条道路,也是最后一条道路,可以称之为末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籁之音突然在死一般安静的第九条道路上响起:“每个人的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末路,那意味着将死亡。” 与此同时,遥远的前方,点点光亮透发而来。一道美丽的清影,周围缭绕着朦胧的光辉,优雅而灵动的走来。 那名女子不光声音动听,犹如天籁之音一般。姿态也异常优雅,飘逸出尘,流露着不食间烟火的气质。 “进入葬兵谷就要有这个觉悟,这里是神兵的沉睡地,所有神兵都将在此解脱,脱离原先的主人而去。” “然后呢?” 陆道人看着女子的表演,笑问道。 “然后?然后就要杀你啊。” 清冷一笑,赫见那飘逸出尘的美丽身影在朦胧的光辉中素手轻抬,缓缓自背后拔出一柄古朴长剑。 “铮----” 高昂无比的剑鸣爆发,像是龙吟凤鸣一般。响彻整片山谷,一道璀璨的闪电顿时爆发而出。 战剑! 神秘女子拔出的竟然是战剑,与陆道人所掌控的二十八把战剑形式完全一样,但是眼前这柄战剑却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好似完全复活了。 这是一柄活着的战剑。 朦胧光辉中的神秘女子挥动战剑,无匹剑力瞬息爆发,直直的斩了过来,绚烂夺目的光芒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让人无法正视,犹如十几轮刺目的太阳悬挂在了黑暗之中,欲要点亮一切。 “通灵之剑,堪比祖神,但要杀我,想多了。” 陆道人只是伸手一抓,便将战剑抓在了手中。 至于被陆道人空手夺白刃,脑中一片空白还不相信发生了什么事的女子,陆道人理都没有理会,径直走了。 既然有人送战剑上门,他便拿了。 那个女子么,他懒得管。 继续而下,终到葬兵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