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庄子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零八章 庄子

第七百零八章庄子 天宫之地,萧晨分外的惊喜了。 他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自家师尊,顿时心中有一种找到亲人的感觉。 他的师尊,自他一个人孤零零飞升长生界起,便收了他为徒,传授他许多道理,让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而后来的许多试炼,告诉了什么是陆道人三个字的恐怖神威。 与青年高手对决,固然可以提升自己的战力,但遇着有些大家族,只准他们的少主欺负别人,不许别人欺负他们的少主。 这样的家族少主,他废过几个,随即而来的,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一副不要面子也要把你废掉的样子。 但无论他们多么猖狂,只要他提出自家师尊陆道人的名号,再猖狂的老的,都会立刻下跪请求饶命,似乎陆道人这三个字就是一个无比恐怖的概念。 他经历了几次,每一次,都是如此,他便知道自家师尊陆道人名号的伟大了。 而因此,今日他见着自家师尊,欣喜不已。 …… 萧晨是欣喜,其他人则是恐惧。 他们并没有感受到陆道人的伟岸,而是看到了通天教主布起了诛仙剑阵。 此刻,通天教主的四把凶剑,竟然齐现在天空之上,立劈而下,顿时让天空上的众人心胆皆寒。 诛仙、戮仙、绝仙、陷仙四剑皆长达千米,像是四座大山一般砸了下来,无匹的剑气直接震碎了虚空。 强绝的威力,让大草原上许多普通的修者直接瘫软了在地上,天空中的四剑直将那片天空震的粉碎,似乎想要将那里化成混沌。 不过,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预想中的血染长空的惨烈景象并没有出现,通天四剑没有斩向众人,而是控制的恰到好处,只是将祖神有巢氏的遗宫给震碎了。 三年来都未被攻陷的天宫,在这一刻化成了废墟,发出隆隆之响,瓦砾不断坠落下天空。 对祖神遗宫如此不敬,也就是通天敢如此,其他人纵然是寻宝而来,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对此,没有人敢说什么,通天不敬天、不礼地,只尊本我,在那遥远的过去更是直接挑战过祖神有巢氏,有如此做法也算不得什么。 四剑快速缩小,向漂浮在无尽虚空中的瓦砾石块穿行而去,毫无疑问想要攫取祖神异宝。 并不是所有人都惧怕通天。?一只彩蝶翩翩然,出现在废墟中,无惧通天四剑,像是在万花丛起舞一般,自顾在废墟中飞行。 与此同时,七宝妙树腾空而起,也进入了废墟内,孔宣更是化成五道神光,冲了过去。 场外有不少人,但是却没有几个敢冲过去,进入废墟的人都是传说中的狠角色,一怒血杀千里的狂人,现在冲过去与他们争锋,那纯粹是找死。 崩碎的大殿之中,一把古朴而又简陋的“石匕”浮现而出,长不过多半尺,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像极了茹毛饮血地古人用的粗陋石器。 场中几大高手当场便就开始了剧烈的激斗,为了争夺至宝,这一刻,便是大能也失去了理智。 激斗中,赫见一只彩蝶,轻轻扇动翅膀,突破诛仙剑气,绕过绝仙剑芒,竟然生生闯了过去。 这个变故,让所有观战者都大吃一惊,彩蝶是何来历?竟然可以连过通天教主两剑,实力难以揣测。 “庄周。” 陆道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知道这个蝴蝶是谁。 庄子,无己,无功,无名,逍遥天地间。虽然成道较晚,但是却被认为最有可能达到祖神境界的人之一,忘掉自己,忘掉一切,追求无束缚,自由而逍遥的散人。 其法,虽仅流传于世半部,但却对修炼界影响重大无比。汪洋辟阖,仪态万方,晚周诸子之作,莫能先也。庄子是超尘脱俗的,真正做到了,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若论精神层次的修炼,这个世间他可能是最接近祖神的人。他已经真正达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精神层次。 他的到来,立刻震动了所有观战者,连续闯过诛仙、绝仙两剑,化蝶的庄周翩然而退,似乎并不想夺那石匕,这让所有人都有些不解,不过刹那间又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庄子,从来都是逍遥天地间,绝非是为祖神至宝而来,恰逢其会,逍遥一游罢了。 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庄周,化蝶而来的他,不理场中地激战,独自在废墟中飞舞,似在凭吊祖神遗迹。 对于庄子方才的进攻,通天教主并不在意,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在挑衅,天性自然,本性如此,随心而动,如此而已。而且,这不过是庄周的精神所化,并非其本体,就是现在他动用诛仙四剑杀过去,也伤不到对方的本体。 诛仙剑、绝仙剑困住石匕,陷仙剑、戮仙剑破空飞去,继续在废墟中劈斩,没有人比通天更清楚,当年他曾经挑战过祖神有巢氏,祖神有两把兵器,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一把粗陋的石匕,一个不算圆润的石球,虽然打磨的粗糙无比,甚至有些可笑,但是威力不可想象,且根本不能以神念探寻,因为它们没有点滴能量波动,如果丢入石堆中,根本无法分辨出丝毫出奇之处。 陷仙剑与戮仙剑粉碎一切阻挡,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一个拳头大小地粗拙石球被斩了出来,强绝无匹的戮仙剑未能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记。 两把浸染过无尽神血的凶剑,困住石球向着诛仙剑与绝仙剑飞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大手忽然间从天外飞来,遮拢了整片天地,径直向着戮仙剑与陷仙剑封困的石球抓去。 “真主?” 陆道人打量着来人,莫名觉得有些不爽,一道道剑所过,直接斩了。 惊的所有人目光一变。 即便是通天教主,也不由目光一滞。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三年里与他论道的这个道人竟然如此恐怖,一剑斩杀了与他近乎同等级的存在! 但此时并不容他想太多,他急忙运转诛仙剑阵,意图将石球拿到手在说,同时也是对陆道人的一种防备。 不过陆道人并没有看石球分毫,他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庄子,淡淡开口。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你这样的境界高则高矣,不过还不够高,我觉得更高的境界应当是:天地毁而我不毁,日月灭而我不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