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截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七百章截

第七百章截 在这座死亡之城中,陆道人看到了燧人氏的裹尸布。 这的确是一种奇特的事,是只属于这个位面的一种奇特事。 身为道身,陆道人绝不会有所谓的裹尸布,甚至他的血液,也是一些道则…… 而这个世界,燧人氏的裹尸布之上沾惹的,便是燧人氏的神血。 也因着沾了几滴燧人氏的血,这裹尸布有了更大的威能。 “燧人氏的裹尸布,不应当是一个邪魅之物所能拥有的。” 陆道人目光看去,赫然可见一个鬼物的身体被那宽大的裹尸布彻底的寒盖着,让人难以看清真容,唯有一对眸子可见,像是惨碧色地鬼火在跳动,没有任何灵魂波动,有的只是腐尸地恶臭,以及惨烈的煞气。 高大的黑影走路无声无息,唯有那裹尸布不断在阴风中发出可怕的抖动声响,一对死亡之眼冷冷的盯着远方。 不知道是在看风景,还是在看陆道人。 不过,下一刻,它灰飞烟灭了,那裹尸布便停滞在虚空中。 “这个世界乱七八糟的历史,真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陆道人带着萧晨与一真和尚在死城之中徜徉,赫然可见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武器在攻击那方古老的天碑。 那杆黄金神戟周身萦绕着无数的神光,如山如海般的压迫感让人心头沉重,锋利的戟刃闪烁着森森寒光,让人双目刺痛。 巨大的黄铜八卦转动,像是蕴含了这方世界最为玄妙的法则,每次转动都有无数的法则跟随。 璀璨的佛轮绽放出无尽的佛光,虽然是最为慈悲的佛陀的武器,一旦发威却无比狂暴,仿佛要击穿苍穹。 一方独特的大印横空,大如山岳,仅仅是观望,都让人觉得它无比沉重,心头震撼,铁印乌黑,有着动人心魄的力量。 这些武器都有天大的来历,黑铁印曾经将老子的前世砸成肉泥,让其魂魄在八百年后才艰难重聚。 黄金神戟曾经将佛陀前世定在通天峰上七七四十九天,让其流尽佛血而死。 黄铜八卦更是疑似说中伏羲祖神的武器。 祖龙之角和祖龙的神爪,也是毫无争议的祖神留下来的物品,虽然在无数年中这些器物可能流失了一定的神性,但终究拥有着不可测的能力。 陆道人对于这些武器之间的争斗没有兴趣,倒是萧晨,见着那石刻之图,感觉有一张古老的石刻图深深烙印进了他的脑海中。 他曾经在年少时得了黄河里一个古老石刻的修行图,一直修行至今,而如今,他终于在这里得到了他所修炼功法的后续天图! 而且,他在那重重叠叠的复杂刻图中,还发现了四记散手,是神秘的杀式,虽然仅仅四记,但是给萧晨的冲击太大了。 四记散手中的第一记,像极了戮神散手,但是比之戮神散手精深的太多,而四记散手中的第二记,竟然与“逆乱三式”有些相像,四记散手中的第三记竟然与“镇魔八法”有些形似,而第四记散手竟然与“崩裂五杀”有些相近。 古神碑上的四记散手,仅仅四个手势而已,但如此简单的刻图却高度概括了无尽的变化,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大道至简吧。 传说中的逆乱三式、镇魔八法、崩裂五杀等皆可由一记散手演化而出,且比之精深高妙了不知多少倍。 大道至简……大道至简! 萧晨反复低语这四个字,最后四记散手被他命名为:戮神、逆乱、镇魔、崩裂! 这也算是他自死城之中得到的机缘。 “这座死城,没别的意思,我们回吧。” 陆道人心意微动,一步迈出,又离开了这个死城。 不过龙岛之上,因着死城到来而起的波动依旧在扩大。 死城到来,各大龙族又有了神通,试图将这座死城攻打下来。 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成功。 而七天之后,死城的波动渐渐平息,金色的佛轮再次飞回,重新嵌入了黑色死城的城门楼上。 众多强大的蛮龙也离开了死城,这些龙岛上最为强大的存在神通又在消失。 没有一头龙族能够飞行,他们再次回到了野兽的状态。 最后骨海之中的死城渐渐虚无,最后从那无边的白骨之中消失。 这场惊天变故,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漫天的血雨,在龙岛中心附近,仍然有着血雨留下的痕迹。 完全没有头绪,似乎死城的到来,只是宣告一下它的存在…… 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头奇特的魔鬼不断出现,掠夺岛上修士的性命,没有人是那名可怕魔鬼的对手,任何存在都不是其一合之敌。 魔鬼是一位面色苍白,左手有着一块红色胎记的青年,但却强大到绝颠,岛上没有人是其对手。 众多修士联合岛上的土著,终于知道魔鬼的来历。 那头可怕的魔鬼一直在岛上游历,生存了无数年。 魔鬼是唯一从黑色的死城中逃亡出来的恶鬼,他不断掠夺活人的生机和阳气进行蜕变,这种虐杀已经持续了无数年。 本来这头魔鬼早就应该还阳,真正的超凡,但龙岛之上奇特的封印禁锢了他,任何一位强者都不能超过半神境界,龙岛上不允许出现神灵。 这头可怕的魔鬼被龙岛的天碑压制,只能陷入无尽的轮回之中,难以解脱。 当然,陆道人知道这个魔鬼的来历,他曾经是蚩尤的转世之身,是传说中的魔教教主,独自开创了碎魔种神、天魔功的盖世人杰。 这样的存在在龙岛上陷落,而今虽然没有恢复修为,但生与死之间的历练已经让他有了无穷的潜力,再次登临绝顶并不遥远。 “请问,这颗圣树可以借一下吗?” 这一日,魔鬼找上了萧晨。 更确切的说,是找上了小兽珂珂。 他想借一借珂珂的七彩圣树。 “咿呀咿呀。” 小兽很有灵性的摇了摇头,还气呼呼的在萧晨肩头上瞪圆了大眼,怒视着阴雾中的魔鬼。 小树是伴随它一起成长的圣树,更是它的口粮,被父母遗弃后唯有这株小树一直陪伴着它。 “小家伙我只是借用而已,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而且必然会重重的报答你。” 魔鬼露出了温和的神色,冲着珂珂露出一张苍白的笑脸。 雪白小兽珂珂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东西太珍贵,它不想失去。 “看在你前世的份上,我可以帮你。” 陆道人的身影显现而出,对魔鬼道。 “你知道我的前世?能告诉我一些关于我前世的消息吗?” 魔鬼很敏锐,苍白的脸色涌出一道血色,平静的脸上少有的露出波动,他明显很激动。 在谈到他的前世时,他明显不能够保持冷静。 “你的前世是蚩尤,你也曾经是魔教的教主,至于其他的记忆,只有你自己能够找回。” 陆道人摇了摇头,看向珂珂手中的那个七彩圣树:“不过,我却可以帮你,得一株七彩圣树。” “师尊。” 萧晨大惊。 “不要慌。” 陆道人呵呵一笑,伸手一招,一道时光长河自虚空中显现而出。 这条长河中有七彩圣树的现在,亦有着七彩圣树的过去。 “我听闻洪荒大世界通天教主创立截教,不知道他的截道,能不能做到这样的事?” 陆道人伸手一抓,将前一个刹那的七彩圣树从时间长河里截了出来。 场中,便又多了一个七彩圣树。 “这个送给你,蚩尤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