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概念“陆道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九十一章 概念“陆道人”

第六百九十一章概念“陆道人” 长生界,并非长生美好之地,而是充满尔虞我诈。这对于萧晨来说,又是一种认识。 当然对于陆道人来说,他已经见惯了修真界的种种丑陋,不以为然。 他也懒得管这两个不速之客,到了他这个境界,他就是站在那里任凭两个不速之客杀,那两个也杀不死他。 他自做他的事,而萧晨则与这少年少女套近乎,想知道的更多些。 女子见着萧晨,娇笑道:“感谢萧兄的盛情招待。我叫刘月,他叫王子风,乃是我的师兄。呵呵……” 她笑的甚是妩媚,雪白的颈项下,被轻纱缠裹的双峰不断颤动,当真透发着无限的诱惑,妖娆的容颜媚态十足。 王子风接着道:“我们的名字你不可能听说过,但是我们这脉的祖师你或许有些耳闻。” “请教贵祖师名号。” 隐约间,萧晨已经知道,那位祖师多半是自人间界武破虚空而来的。 “邪王石之轩!” 王子风与刘月说出这个名号时,都露出了无比尊恭而又神往的神色。 萧晨顿时震惊! 对于这个名字,他怎会不知?那是人间界千古以来,最为天才的人物之,与达摩、张三丰等人般震古烁今! 不死魔功出,天下谁与争锋?后因情而困,魔胎崩碎,但却以大智慧,修成无上道心,从容破碎虚空而去,留下千古威名! 亦道亦魔,不死邪王! 半响之后,他方才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干涩的出声问道:“邪王真的永生在这片天地?” 看到萧晨如此神色,王子风与刘月非常满意,邪王之名果真威慑千古,当下,二人便就傲然应声道:“这是当然,祖师早已是不灭之体!” “问世间芸芸众生,谁能永生,即便是祖神,遇着那天地大劫,也难免陨落。” 而在此时,陆道人插话道。 闻得陆道人话语,王子风与刘月二人微微一怔,随即便是有怒气生出。 他们的祖师邪王老人家,岂是你一个小小的道人所能评价的? 天地之间,留下名号的破碎虚空者,也就那几位,张三丰,达摩,乃至他们的祖师邪王石之轩,哪一个不是威震千古之人? 至于这位道人,即便飞升,也是无名之徒,又如何大放厥词。 陆道人将他们的神情放在眼里,以他如今的境界,自然能够看透这少年少女内心的每一分心思,摇了摇头,目望远方。 “道理,法则,能量,概念,一个世界,总是由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构成的,假设陆道人是一个概念,那么我觉得这个概念可以落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叫他们永难忘却。” 陆道人悠悠开口。 他的话语落下,言出法随,整个天地,皆因着陆道人这数句话而因果皆变。 上至王公贵族,修仙门派,下至黎民百姓,走贩农夫,他们的脑海深处,都多了一个“陆道人”的概念。 这是一个概念。 这个概念没有别的特点,对于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伤害,只有一种对于他们的提示。 概念“陆道人”,是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 他的名号,与原始天尊,通天教主,道德天尊一般,都是禁忌的无上存在。 陆道人的弟子,不能随意招惹。 对于陆道人这个概念,更是要尊敬。 “陆道人,禁忌人物!” 距离陆道人数万里之外的地方,大周国皇帝的脑海之中,下意识有了这个概念,他立刻吩咐下去,往后遇着陆道人或者陆道人的弟子,都要礼待。 “陆道人,一个概念么?” 一处仙山之上,原始天尊看着虚空中生出的“陆道人”这个概念,嘴角抹出几缕笑容。 看来是有一位强大存在来到了这个世上,应该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坏处,要不然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将陆道人这个概念笼罩了这个世界。 还是说,这位陆道人太过自信,觉得自己能够单挑了所有人,因此无所顾忌? 原始天尊想了想,觉得第一种思路更为可靠。 …… 在原始天尊看到概念“陆道人”的时候,长生界的其他几位存在也都看到了“陆道人”这个概念,他们或许各有想法,但绝不会亲自去试一试陆道人。 有的存在,还吩咐下去,不许招惹陆道人,倒是如果遇到陆道人的弟子,还是可以去试一试。 晚辈之间较量,向来是符合传统的…… 至于此时此刻的少年少女,内心终于开始颤抖起来,他们的面色无比惶恐。 他们自以为面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道人,居然是传说中的“陆道人”! 这位陆道人,可是传说之中才存在的人物,是与原始天尊,通天教主,道德天尊,以及准提教主,接引教主一个级别的人物! 他们的祖师邪王石之轩虽然破碎虚空,在长生界创下了一番基业,但是对上教主级别的“陆道人”,终究是差了一些! “晚辈有眼无珠,冲撞了前辈,还请前辈恕罪!” 立刻之间,少年王子风跪了下来,磕头不断。 “晚辈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得罪了前辈,还请前辈留小的一命!” 少女也跪了下来,梨花带雨,竟然哭了起来! 她的哭,不是假哭,敷衍了事,而是真的哭。 她竟然得罪了传闻中的陆道人! 虽然……她也不清楚陆道人到底多么恐怖,但陆道人给她的印象,是无比恐怖。 直看的一旁的萧晨是一脸懵逼。 先前,这两个不死邪王麾下的弟子一副得意洋洋,天不怕地不怕,天老大邪王老二他们老三的样子,怎么转眼之间变了一副样子?变成了对自己的师尊敬畏无比,祈求自家师尊不要杀他们? 真是奇哉怪哉!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按着先前这两个人的行为,怕是要经历一场血战。 无他,他看出了这两个人的心怀鬼胎,以及淡淡的杀意。 现在倒好,两个人的杀意完全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无尽的惶恐,以及内心的恐惧。 那就不用杀了。 “你们要好好做人,好好做事。” 陆道人淡淡开口。 “绝不敢忘!” 少年少女恭敬而颤抖,没有一丝不敬……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