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我要杀你,天也不能救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八十一章 我要杀你,天也不能救

第六百八十一章我要杀你,天也不能救 神墓大世界,如今已经到了混沌灭众生的年代。 天道引混沌落下,整个六界便开始崩溃。 人间界,大地在沉陷,天空在崩碎,曾经的繁华盛世彻底的成为了过去。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东土大陆之上,两个小国彻底的灰飞湮灭了。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东土大陆上最大的国家拜月国,毁灭去一半的领土,半个国家永远的自人间大地消失了。 若不是陆道人早已经将这些生灵移动走了,只这一下,数亿的生灵都死了。 突然间,邪异的黄雨从天骤降而下,天地间黄蒙蒙、凄惨惨一片,六道都在哭泣,仿佛在悲凄这末日的来临,黄色的大雨在在不断崩毁的世界中,贯通了天上人间。 六界同恸! 六道在哭泣! 在这大破灭之日,一切的力量都显得那么苍白与无力。 六界间的屏蔽崩碎了,六个世界崩溃了,贯通的六界更加的狂暴了,眼看即将彻底的毁灭。 就在这个时候,最后的大毁灭真正来临了! 无尽的威压笼罩而下,即便是天阶高也都快窒息了,仿佛有万万钧的巨山,压落在每一个人的心间! 而后,六声恐怖巨响爆裂了开来,六道大崩碎了! 广阔无垠的大地彻底的沉陷了,汹涌澎湃的大海彻底干涸。 六界的天空化成了混沌,混沌奔涌而下。 曾经的光明世界,永远的消失了。 这里,连太阳都没有。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毁灭的六界,没有一丝光明,没有一丝温暖,一切都成为了历史。 陆道人屹立无尽星空,向下看去,无尽的混沌翻涌不休,崩碎的六道不断消失,最后当混沌定住时,残破的六道比原来缩小了一半,成为了一片相连在一起的巨大废墟。 一个没有一丝光亮,无比死寂的废墟。 无尽的黑暗笼罩大地,阴冷的气息弥漫在这片死域。 过往的一切都成为了历史,那青碧翠绿的神山,那花香阵阵的仙谷,那金光灿灿的成熟麦田,那碧波汹涌的大海…… 一切都消失毁灭了,这里只是一片死域。 没有一丝的生命波动,没有任何生灵存在,只有无尽黑暗与冰冷的大地。 岁月在流淌,死寂的黑暗大地,没有任何的起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什么是天道灭世?这就是天道灭世。 当然,天道其实还没有真正出手,它不过是引了混沌降落,就如永生大世界神族要攻克其他世界时先降下神劫之水,一个世界便差不多毁灭了。 能够活下来的,只是熬过了第一阶段的神劫之水。 现在神墓大世界还存活的,也是能够在混沌之中存活的天阶高手。 这些天阶高手,正在无限星空之中,与天道的爪牙四方混战。 “灭尽混沌遗民,迎接太古诸神归回!” 也不知道谁是一声大吼,引得八方星云颤动,所有太古诸强都在星空中狂啸起来。 不知不觉间,竟然有十几道透发着混沌光芒地人影,在星空中闪烁。 “杀我的人,自然被我所杀。” 太上老祖面无表情,一道太极图将前方袭杀向他的混沌遗民灰飞烟灭。 这位老祖,平日里温温和和,只管炼丹,似乎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但是能够在西游大世界活过几千个混沌之劫,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每一个纪元,总会有一些脑残的想对老祖下手,结果这么多纪元过去了,老祖还活着。 而那些人,都不见了…… “噗!” 另一方,鬼主撕裂了一道天之化身,漫天的血雨在星空中飘洒,生出血肉地他昂然立在星空中吼啸。 “吼……亿万生灵为兵,百万神魔为将!” 魔主咆哮震天,立身于拜将台上,无尽的神魂,魔魄,浩浩荡荡自拜将台内汹涌而出,瞬间将他前方的一片混沌遗民淹没了。 而在另一边,神秘人掌控太极神魔图,横扫一切阻挡,所有混沌遗民全部被腰斩,魂飞魄散,鲜血弥漫于星空之上。 最后,魔主、神秘青年、鬼主同时扑向广元,无尽的光芒将那里淹没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广元凄厉的怒吼才传出。 “就算我魂魄散尽了,我地灵识也将回归天道的怀抱。我依然永生!” 点点灵识,消失在无尽星空中。 “永生?我觉得不会。” 幕后黑手广元虽然在这里已死,不过他在天道那里留有印记,自然会有天道将他复活。 从这种角度来讲,也是一种以身合道。 不过,陆道人还知道有一句话叫做:以道破道! “我说,你会死。” “我诅咒你,你会死。” “因果说,你还是会死。” 陆道人说了三句话,说的内容都是一个意思。 不过,这三句话体现了三种大道。 第一种是预言大道。 我预言你死,你便死。 当我说了你要死的时候,整个世界便与你不对付。 可能走路摔死,可能吃饭噎死,甚至喝水都可能噎死。 死神来了的世界,便可见一斑。 第二种是诅咒大道。 诅咒之道,杀一则杀无穷,杀一分身可杀本体,杀肉身可杀灵魂! 即便有些存在可能有命灯魂灯什么的,不怕肉身死亡,但遇着诅咒大道,肉身死,那诅咒大道亦会跨越时空直接作用到命灯上,彻底覆灭一个人! 第三种,则是因果大道。 以你我之因,任凭你逃到九霄云外,因果仍在,杀机便在。 一道因果,送亿万里之外敌人灰飞烟灭。 这三种道理,都是玄之又玄的攻击,几乎无视了时空! 陆道人连续说了三道大道,那混沌深处,广元在天道之上寄托的灵魂,便陡然间灰飞烟灭了。 即便天道刹那之间破灭了两种,如预言与因果,不同于这个世界的诅咒之道还是取了广元的命! 天道立时震怒! 无穷无尽的混沌弥漫而下,无穷无尽的混沌劫雷如雨点般落下,似乎要将陆道人灰飞烟灭! 敢在天道面前杀人,是谁给陆道人的胆子? “我让你下了么?” 陆道人抬起头,看向了漫天劫雷。 “给老子散!” 亿万劫雷,刹那间,又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