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魔主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五十八章 魔主

第六百五十八章魔主 作为一个大罗金仙,超脱了时空长河的存在,时空之道是陆道人领悟最为基础的大道之一。 若是连这两种道理都无法领悟,又谈何超脱?时至今日,他可以一个瞬间加速时光亿万年,对上辰战的万古皆空,自然不落下风。 而这样的事,出现在守墓老人等人眼里,是莫大的恐怖。 掌握了时空之道,意味着太多太多! 却在此时,高天崩碎,一根巨大的白骨进入第十七层地狱,正是镇压十截指。现在它长足有数十丈,横亘在天际,其上站立着一条模糊的魂影,使得眼前的局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让人无法看透其中的隐秘,同时让人心悸。 那道魂影仿佛像是死亡世界的君主一般,虽然静静站立在指骨之上,但其自然外放的死亡波动,让无数人都感觉异常难受。 即便强如守墓老人,都不自禁皱了皱眉头,他自语道:“难道我猜错了。不是所谓太古六邪,那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有这种威势?” 庞大如山般的盖世英杰辰战,在指骨出现刹那仿似失去了灵魂一般,他手持惊天神剑一瞬不瞬的注视着指骨上的魂影,缭绕在他周围的滚滚魔气,更加强盛,他所立的那片虚空已经快要彻底陷入黑暗中了。 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崩碎,十七层地狱的空间之门再次敞开,消失多日的神女忽然显现出身影。 曼妙的身姿风绝代,如仙子降临凡尘,圣洁气息洒满每一个角落。她手持玉如意,立在虚空之中。 “哈哈……天上地下第一魔女来了。”守墓老人哈哈大笑。 “老鬼你少要胡说八道,谁不知我乃是世间第一神女!” “嘿嘿……哈哈……” 守墓老人怪笑,似乎无比开心,又似乎无比忧伤:“看见你,我就想起你娘,她才是世间第一魔女啊!或者,按照你的说法,是世间第一神女。” “糟老头子少要胡说八道,我和我娘并列第一神女!” 少女有些调皮,笑嘻嘻说道。 陆道人虽然没见过这个少女,但也猜测出了少女的身份。 她应当是独孤败天的女儿,独孤小萱。 而在此时,虚空再次崩碎,高天之上出现一道人影,是西土图腾瑞德拉奥。 今天真可谓强者云集,人世间已知几大强者再次聚首,皆因辰家玄祖双眸出世而来,可以想象辰祖巅峰时代,是何等的了得。 单纯的双眸就引得四方云动。 不过辰祖的双眼又因着陆道人的时空大道而遁去,但是这里的高手是一个比一个多。 西土图腾瑞德拉奥,人身蛇尾,头上三眼,正中的那个眸子,号称能够毁灭世间一切,他惊异的望着守墓老人,道:“你方才说小妖女乃是第一魔女的女儿?” “死大蛇你在说是小妖女?” 独孤小萱不怀好意看着西土图腾,即便在眼前局势不明,强敌环绕的情况下,她依然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 “嘿嘿……” 瑞德拉奥干笑道:“口误。是神女!” “哈哈……”守墓老人大笑道:“大蛇啊你可真是够呆,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出身吗?试问天下间,有谁能够生出这样的女儿?” “真的是独孤大神的女儿?” 西土图腾似乎异常吃惊,原本他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 “不错。她就是独孤小萱!” 守墓老人点了点头。 “竟然真的是……” “哼,少见多怪!” 神女独孤小萱冷哼道。 却在此时,虚空崩碎,又是一股让人心悸的可怕气息,降临第十七层地狱。 一张骨床破入第十七层地狱,完全由神灵头骨堆砌而成!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静静地斜躺在上面,整个人透发着无上威严,让人有一股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冲动。 虽然是正当巅峰状态的年轻身体,但是他的双眼却充满了岁月的沧桑,且有一头雪亮的银发,仿佛历经过千百世轮回,看遍了沧海桑田人世浮沉。 虽然没有任何力量波动,但他所透发出的气势却如巨山一般沉重,让人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圣神一般。 这个银发青年男子,其威惊天,其势动地,整个世界仿佛因他而存在,整片十七层地狱都因为他的到来而颤动了起来,他就像那俯视众生的主宰者一般高高在上。 骨床高悬天际,银发青年男子不言不动,静静的斜躺在骨床之上,饱经桑桑的双眼,冷冷的扫视着众人。 “这个出场,的确是有些装逼了。” 陆道人在一旁看的啧啧称赞。 魔主的气派的确不同凡响。 以神灵之骨为床,而他卧于床上,俯瞰众生,叫人有一种错觉,似乎有一股王霸之气,扑面而来,所过之处,无不让人臣服! 果然,即便强如守墓老人,也不仅惊呼出声:“魔主!” 这个守墓老人,天不怕地不怕,如今已然被魔主的王霸之气所震慑。 另一边,西土图腾也是脸色大变,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唯我……魔主!难道是……传说的那个……魔主?!” 他也有些发呆。 这样骚包的出场状态,这样的强大气场,似乎只有魔主才可能有了。 神女独孤小萱也有些发呆,而后惊叫了一声:“魔主叔叔你还活着?” 她如梦幻空花一般,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风华绝代的身姿似虹芒一般,出现在高高在上的骨床旁边。 独孤小萱似乎根本不惧怕这个威震千古的一代魔主,她激动的大声喊道:“魔主叔叔你快说话啊,你为什么活过来了?我父亲呢,他怎么没有活过来?” 魔主沧桑的双眼,闪现出一丝神采,但是却没有任何言语。 “魔主叔叔你说话啊,我父亲为什么没有复活啊?我知道他就隐藏在众生中,待到一朝逆乱阴阳时,他定然能够归来!” 神女独孤小萱情绪异常激动,再也没有平时的从容之色。 魔主巍然不动,仿似这个世界的中心,似那世间第一绝顶高峰一般,需要让人仰视。 神女独孤小萱想要再进一步摇动魔主,只是一股未名的力量一瞬间爆发而出,生生将她震退了出去。 魔主沧桑的双眼,锁定在了空中那巨大的指骨之上,开始凝视其上的那偻魂魄,双目中渐渐透发出两道异彩。 而后,一股撼天动地的强大波动在一瞬间爆发而出,令在场的几位至尊级高手,都感觉如在汪洋中山下起伏波动一般。 狂霸的气息,在刹那间笼罩在指骨之上,魔主凭空消失,当他再次出现时。骨床已经载着他出现在指骨上那缕模糊的魂影旁边。 模糊的魂影似乎有灵一般,仿似在做着痛苦的挣扎,而后猛的抬起手掌拍向魔主。 巨大的能量波动,令远处的守墓老人、西土图腾等人皆露出凝重之色。 陆道人倒是饶有趣味,看着魔主的动作。 赫然可见此时魔主并没有躲避,不过一双眸子突然深邃如海,透发出两道湛湛神光,就像那黑暗的虚空中,突然打出两道闪电一般,生生击散了那一掌拍出的浩瀚掌力。 魂影突然爆发出一道排山倒海般的神识波动,狂霸的魔啸爆发而出:“吼……” 虚空不断崩碎。地面上无数飞禽走兽的灵魂在瞬间湮灭,可怕的魔啸竟然能够直接撕裂人的灵魂! 魂影双目中爆发出两道邪异的光芒,与魔主的双眸针锋相对。与此同时,巨大的指骨自魂影脚下飞出,猛烈抖动起来,竟然横扫魔主! “轰”! 魔主与魂影对视,根本没有躲避指骨,直接被结结实实地轰中,由神灵的头骨堆砌而成地骨床在刹那间粉碎,化为尘埃,在空中漫漫飘落。 “……” 陆道人翻了个白眼,觉得有些怪异。 这么快,这神灵之骨堆积而来的骨床就被毁灭了,真是有些小尴尬。 不过魔主并没有觉得尴尬,他伸手一招,招来了一个拜将台。 其上的两行字:“亿万生灵为兵,百万神魔为将!”倒映在空中,交叉出两道刺眼的光芒,成十字型大裂斩劈在指骨上。 拜将台乃是魔主祭炼而成,其上隐匿着魔主的一条残魂,如今拜将台归来,魔主之威势更强。 一番厮杀,魔主成功使得指骨之中不该存在的灵魂消失,而该存在的残魂从狂暴中清醒了过来。 威震千古的魔主对那道残魂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人一起飞上拜将台并肩而立。 远处守墓老人、西土图腾皆吃惊无比,魔主做出这样的动作,允许人与他并肩而立在拜将台上,足以说明那个人必然能够与他平起平坐! 随即,似乎是有了同伴,魔主开始发号施令:“今日,我要号令天、人两界,将不确定因子全部放逐第三界。凡天界高手,都必须离开人间界,进入第三界。” 场中一片哗然。 魔主不为所动。 “谁赞成,谁反对?”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