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太上老祖驾到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五十二章 太上老祖驾到

第六百五十二章太上老祖驾到 淡淡仙云缭绕,一片琼楼玉宇座落在山巅,一片青竹点缀期间,一眼山泉汨汨而流,两条飞瀑自绝峰之上向下奔腾而去。 这里便是无情界无情仙子的居所。 不过如今的无情仙子被陆道人封印,雨馨又出现在了世间。 陆道人把手一招,一本薄薄的书册便到了手上。 这书上透发着无比沧桑的古意,封面之上书画着几个大字:太上忘情录! 开篇序章,是:如若研析此法,仙人之体为基。 开篇之后,并不是太上忘情录的心法,而是论述了一下修炼者必须掌握的一些杀技,其中收录有逆天七魔刀、困神指、通天动地魔功等心法。 这都是辰南家传玄功禁忌篇收录的绝学,而太上忘情录中居然也有记载,不难推测后面真正的心法必然高深绝奥。 陆道人随手向后翻去,见太上忘情录描绘了三个境界。 人境,以修炼者为器,包括初始时的刀气、剑罡、以身化剑、凝为神兵等。 地境,包裹更广,世间一草一木,天地万物都为“我”兵,大至山川河流,小至蝼蚁尘埃,甚至包裹敌人的身体,意念所至,凡有质之物皆尊我令。 天境,代天而行,我即天,天即我,我言即法,我行即则,天地法则唯我而定。 “这三个境界,倒有些意思。不过,并没有什么用。” 天道若是死的规则,天境说不得真可以代天而行,而如今,天道以活,他不需要任何存在代天而行。 越是高阶的存在,对他的威胁也就越大! “太上忘情录?” 辰南也看向了这本书。 不过,并不同于陆道人不受任何影响,当辰南见着封面,那封面之上的五个黑色大字便如一口黑洞,将辰南所有的精神意志吞入其中。 恍然之间辰南似乎置身于一片无比黑暗的空间,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一切都消失了,只有他一个人独自在黑暗之中徘徊。 落在陆道人的眼中,辰南就是双目无神,明亮的眼眸黯淡了下去,看不到一丝光彩,仿佛一个死人。 辰南身旁的雨馨发现了这一点,直接将辰南的头部移向另一边,不让他注视太上忘情录。 好一会儿,辰南才渐渐缓过神来,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对于太上忘情录分外恐惧,再也不敢注视陆道人手中的那本书册。 “小心些,不要看那本书的封面。” 一旁的雨馨对于辰南的状况却分外心疼,小心的搀扶着辰南。 看着身侧的雨馨,辰南却越加心痛,万年之中,她已经成长了很多,甚至为了生存要修行这样的魔书,让辰南几乎心碎。 随意的翻看着太上忘情录的陆道人却给以辰南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书中的魔性力量似乎对这位前辈毫无作用! “这样的魔书怎么会流传在世间,早就应该被毁灭。” 沉吟良久,辰南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太上忘情录,的确是一本有意思的书,虽然,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本魔书,谁练谁死,但,对于我来说,还好。” 陆道人扫视了一遍太上忘情录,道了一声太上。 西游大世界,那开天辟地的太上老祖似乎有所感应,一尊分身无视了混沌,时空,径直从太上那两个字上钻了出来。 念我之名,分身既往。 陆道人可以,太上老祖自然也可以。 “道友,许久不见。” 太上老祖到了神墓大世界,对着陆道人笑道。 他环顾周围,见了辰南和雨馨,也不以为意。两个小家伙而已。 却不知道这个道友为什么要念他之名? “太上道友,这个世界也有一个太上,你就不想见他一见?” 陆道人呵呵一笑,对老君道。 “诸天万界,世界无穷。敢叫太上的小辈多的是,我又何必与那些小辈计较?有那么多时间,还不如炼上几炉丹药。” 太上老祖悠悠言道。 他这个老头,除了偶尔开个天劈个地之外,更多的时间是在炼丹。 三千大道,丹道也是大道之一。 炼丹炼丹,炼着炼着这修为可能便更上一层楼。 “这个世界太上可不同,他是天道的化身,也叫太上。论及实力,可能到了大罗金仙。道友这位太上难道不想和那位太上pk一下?” 陆道人谆谆善诱。 “道友你啊……”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好笑。 他这位道友,似乎喜欢穿越诸天万界,还喜欢搞事情。 曾经在他开辟的大世界里,教出了一个盘皇,使得本该死去的许多人族人物通通活了下来。 时间线虽然被改变,但存在即是道理,他也没有去纠正。 如今,这位道友又来到了另一个大世界。 依着他的目光来看,这个世界,比起他的那个世界,不遑多让,甚至还要高上几筹。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世界的天道,似乎活了过来,总想灭世。 当然,灭世这样的事,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他在过往的岁月里见得多了,也不以为意。 他自己创造的世界,便有些固定的程序,每十二万里九千六百年灭一次! 上一次本来应该是人族覆灭,却被陆道友给救了,到了这新纪元,王者荣耀的纪元,那些生灵都有些奇特。 有的种族如坦克一族本来应该装备防御类法器,实现高防御,却总是喜欢搞事情,出些高攻击类法器,结果攻击不高,防御也不行,在王者大战中死的很快。 还有的,如刺客一族,本应该伺机而动,刺杀法师和射手,他们却万年在野区发育,直到地老天荒…… 当然,他们还是创造了一些神器。 在王者荣耀文明中,最为有名的便是神器复活甲。 这个神器,正如他的名字而言,可以复活生灵一次。 拥有复活甲这见神器,便等于多了一条命。 这是天道允许的…… 也是奇哉怪也…… “不过既然来了,见他一见也没有关系。” 太上老祖想了片刻,终于点头。“我也想看看,同样是太上,有什么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