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踏天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二十九章 踏天

第六百二十九章踏天 仙罡大陆,本是九阳横空。 每一位大天尊,第三步巅峰,即将跨越踏天之桥的存在,自身的大道辉映天地,就在天地之间显出了一轮太阳。 九个太阳,就是九位大天尊。 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位。 陆道人自虚无之地出,自身大道凝结成一尊太阳,光照万古。 这尊太阳甫一出现,可与九阳争锋,甚至,其绚丽神采还要超出了这九阳。 而这一幕,也让仙罡大陆无数的修仙者面色大变。 “这……这是……” 一个古族修士见着这一幕,神情骇然,已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不是神通幻影,这是…大天尊之阳!!” 又一个仙族高层喃喃自语。 “大天尊之阳,这怎么可能,这位存在应当没去过太古神境,怎么会出现大天尊之阳!” “他……他竟凭着自身之力,强行凝聚出了大天尊之阳!!!此人……此人…” 无数修士喃喃,因为陆道人而神情变化万千。 “这位大天尊,所修大道竟如此之多!” 天上一轮大日,大日之下,无数修仙者皆感受到了道理的压制。 这种压制来自四面八方,来自他们所修的万千道理。 “我觉得……我的火之神通被压制了!” 一个修炼火之道的修士看着高空之中那轮太阳,心中不由得升腾出一种心悸之感。 他似乎是有一种预感,若是这位大天尊心意微动,就可以让他所修的神通全部废掉! 这是大道的压制! “你也有这样的感觉?我这个水灵根,修行了数万年的水之道的,也有这种感觉!” 修士一旁,是另一个修士。 他修炼水之道理数万年,早已经炉火纯青,但是面对着那轮大天尊之阳,他的心中依旧没有底气。 “五行,阴阳,因果,生死,轮回,石……” 高空之中,九阳之一,一位大天尊觉醒,打量着新生大天尊,有些沉默。 这位道友所修炼的神通,的确有些多了,甚至还要超过他! 让他惊讶的同时,也让他生出了许多好奇之意:“此人,究竟是谁?” 另有一尊大天尊也已觉醒,就要问一问陆道人。 却在此时,陆道人踏天而行,要破一破这个世界的第四步境界。 踏天境。 境界如名字所言,非要以几之道踏服整个世界之道,才能到达真正的踏天境界。 在天之上,便是踏天境。 到了如今,这个世界除了一个灭生老人,几乎其他所有的修士,都没有到达踏天境。 而踏天境,其实已经成了一个传说,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传说。 但是现在,传说开始被打破。 …… 陆道人屹立虚空之中,踏天地之路。 第一座虹桥显现而出,陆道人拾级而上,却是毫无压力。 “轰隆!” 一步踏出,天地震荡,仿佛天地在震怒,在咆哮,在怒吼,但……却奈何不了陆道人分毫。 第一桥的天地威压对陆道人没有任何意义,如同闲庭信步一般,轻轻松松就跨过去了。 瞬间过了第一桥,陆道人脚下不停,接着踏过了第二桥,第三桥,第四桥。 外有仙罡法则无尽,逼迫滚滚而来,却有陆道人淡然处之,以一己之道将这仙罡大陆大道通通镇压。 “时至今日,这一方世界,我的确是要做主了。” 陆道人脚踩元之金莲,万道不伤,径直又过了五桥、六桥、七桥、八桥,第九桥! 这一刻,这个世界存在的老古董都震惊了。 “这人竟然如此实力?” “此人竟然有仙祖、古祖一般的实力?开天辟地以来,除了仙祖和古祖之外,从来没有人能跨过第八桥!这怎么可能?” 古道大天尊,这个获得了古祖传承,融合了古祖意志,登上踏天五桥的存在,开始惊讶了起来,再也坐不住了。 “他是谁?为何我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此人?” 仙逆世界定界罗盘的器灵,道古国师,所谓的天运子,此刻也露出骇然的神情! 他见证了过往的无数人,但就是没有遇见过这么一个人。 这个人,不应该存在! “踏天之境,第四步。” 许多人若有所思,陆道人却丝毫不以为意。 他来到这个世界许多年,参悟了诸多道理,终于使得他自己所修元之道理变得强大无比。 若是说刚来之时他的元之道不过是一,现在,则是无穷。 元道,因领悟了众多道而越发强大! 到了如今,即便是与一界道理相争,也丝毫不逊! 落在这个世界众生的眼里,则是他已经突破到了踏天境! 踏天境,踏天境,人在天之上。 天地诸道,更易被陆道人所用,陆道人踏天,便更得了天眷。 “众生听着,吾,元祖今日成就踏天之境,讲道百年。” 一朝得道,陆道人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讲起了道理。 当然,说是讲道,其实他并没有开口。 道理自现,有缘者可得。 仙罡大陆便迎来了一次极大的热闹。 “原来,水之道到了深处,还有这样的意思,真是恐怖!” 一处大洲一个修仙者号称血影道人的,得了陆道人的讲道机缘,对于水之道有了更深的认识。 水,可隔绝一切气息,可以让火不再燃烧,可以让生命窒息,可以让天地无色! 血影道人喃喃自语,见着周围数百数不怀好意的修士袭杀而来,当下一捏之下,其手中一滴水液骤然崩溃,化作大量的如墨之水,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疯狂的扩散开来。 那四周临近的数百修士,还没等施展神通,就立刻被那如狂浪一般的黑色水墨卷动,轰然笼罩在内。 阵阵凄厉的惨叫立刻骤然而起,那所有被这黑色水墨碰触的修士,一个个身子颤抖中,身体立刻腐蚀消散,元神死亡。 更有一些,仿若窒息一般,双眼瞪着,气绝身亡,这隔绝的,不仅是气息,还有仙气,更有那生命之火的燃烧。 还有一些,则是直接身体轰然崩溃,其体内的血液倒卷,生生从汗毛孔内脱离出来,粉碎了肉身,轰杀了元神。 还有不少,则是身子巨震中,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枯萎,转眼就化作了干枯如尸一般的骸骨,就连元神也都在这失去了水份中,萎靡崩溃。 一切,都是在他右手一捏之间发生! “元祖之道,惊天动地,今日起,我血影道人就是元祖大人的马前卒,愿跟随元祖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血影道人喃喃,已下定决心跟随元祖。 而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当百年讲道之后,陆道人已经有了极大的势力,这些实力组合在一起,形成了元宫,成了仙罡大陆的又一处圣地! “敢问元祖,这个世界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 元宫深处,有古道大天尊问陆道人道。 古道大天尊,踏天的存在,古往今来,此界唯一跨过踏天九桥的绝世至尊,获得了古祖的传承,却因为传承的原因深陷古祖的困惑之中。 他在古祖的传承里,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过去,在某一天突然变了。如果这个世界不是某人的一场梦,那么,过去怎么可能会改变?怎么可能改变? “过去变,或者不变,都不是世界真实或者虚幻的表现,我等修仙之人,修的就是一个真,修到深处,足可以炼假成真,那个时候,真与假,又有什么关系。” 陆道人目光悠悠,望了不远处元宫之中一个第三步的修士,这个修士,正是血影道人。 他轻轻拂袖,有一口井显现而出,井上倒映着血影道人的影子。 “我若是愿意,这虚幻之影可成为真实,而所谓的真实又成了虚幻,真实与虚幻,不过是阴阳转换。” 陆道人开口说道,有心动,便有井中走出一个血影道人,望着井外的影子有些好奇。 下一刻,他又成了影子,真正的他又变成了现实。 而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陆道人一念之间。 “原来如此,多谢元祖解惑!” 一朝得悟,古道大天尊全身大放神光,停滞了多年的修为境界又开始提升,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他开始踏天。 这一次,他成功踏天,成了另一个踏天境界修士! “道友之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古道大天尊慎重开口。 虽然已经突破了第四步,古道大天尊对于陆道人的感激,依旧是发自肺腑。 这种种因果,他还是要报的。 “嗯……” 陆道人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却看向了无尽混沌深处。 “也该去其他世界浪一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