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井中捞月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二十二章 井中捞月

第六百二十二章井中捞月 掌尊。 陆道人凭借着因果关系,找到了掌尊。 这是一个在七彩火焰内盘膝的存在,当陆道人的目光望向他时,那七彩火焰熊熊燃烧,其内身影也睁开双眼,露出两道沧桑的目光,落在了陆道人的身上。 紧接着,他的面色有所变化。 该死的没有死,不该死的却死了。 有大变故生了。 这个杀死了闪雷族大族长,抢夺了闪雷族不灭雷霆的存在,其实力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而相应的,他们这一次损失很大! “死!” 那七彩火焰内的掌尊,面色阴沉无比,右手抬起中向着天空一抓! “天地此界,可看成一井……” 此言一出,整个星空轰然一震,下方出现了一片波纹涟漪,一股水汽弥漫,却是这星空,转眼之中,就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扩散,化作了水面! 若从至高之处向下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水面,赫然就是一口井! “井中有万物,你之一切神通,一切法宝,即便是你的身体,也在这井内存在……” 成为水面的星空,在阵阵波纹之下平静下来,在其平静的瞬间,却是将其上方的一切存在,均都倒映而出! 那水面,映出了陆道人的身影。 这诡异的一幕,若是有外人看到,定然会心神震撼,那水面倒映出了一切,唯独没有七彩火焰! 乍一看,几乎分不清到底水上是真,还是水下为实! 更是在这一刹那,陆道人感受到了一股来自法则的压迫,似乎是这一瞬间他来到了另一个法则迥乎不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他修行的所有都将被整个世界的法则压迫封锁,不能发挥任何实力。 这便如修炼斗气的偷渡到了一个修炼仙法的世界,不仅一身斗气修为无法施展,而更重要的是,整个天道已然认出了偷渡客,必然会引得整个世界都与偷渡客作对。 天道压迫,世界排斥,法网密布,无数手段,定要将外来客斩杀! 陆道人这一刻便有一种整个世界都排斥他的感觉。 当然,这个感觉他也可以施加给别人,若是有偷渡客偷渡到了他身体之中的世界里,他可以分分钟让这个偷渡客一身修为化作虚无,顺便顺藤摸瓜…… “本尊这一式神通,便是……井中捞月!” 井中本无月,即便是出现了,也是倒映天空之月,但在那七彩火焰内身影的话语中,却是变成了一股惊天动地的大神通之术! 井中捞月! 在这话语出口的刹那,七彩火焰内的身影,其右手放下,隔空向着下方的水面,随意的一捞,那水面顿时就有波纹回荡,但见其内倒映的陆道人身影,赫然就在那手臂一捞之下,凭空的向上升去。 似乎是陆道人的魂魄,将要被这井中捞月捞了去! 这赫然是一种无比神奇的术法! 井中捞月,井中捞月。 捞了井中的月,真实的月也会受牵连。 捞了井中的人,真实的人也会受牵连。 若是杀了井中的人,真实的人便也死了。 在井中捞月的玄妙道法下,真与假颠倒了过来,假成了真,真成了假,影子成了现实,现实成了影子。 颠倒虚实,颠倒真假! 这便是井中捞月! 变虚幻为现实,叫现实成为虚妄! “井中捞月,果然有大意思,不过,你再怎么捞,我不同意,你便不能捞,送你四个字:雾里看花。” 陆道人微笑出声,并没有任何慌张。 他的心意微微动了动。 便有井中陆道人消失不见,井外的陆道人也消失不见。 但他本来就在那里! 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但若是叫一个外人去看,井中看不见他,井外也看不见。 在这一刻,陆道人不想有人捞着他,他便超脱了这口井。 我让你看见,你才能看见。 我不让你看见,我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见。 掌尊的井中捞月遇着陆道人的心意动,就这么破了! “怎么可能?” 七彩火焰轰然燃烧,向着四周弥漫,露出了其内的身影,更是露出了其相貌! 一个面色苍白,但目中平静如水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很是英俊,更有仙风道骨,穿着一套灰色的铠甲,这铠甲样子极为古怪,好似长在了其身上一样,与肉身不分彼此。 但是现在,他却有些迷茫,甚至有些不可置信。 他伸出去的手,本来要去捞别人,但是现在,却捞了一个虚无。 他有一种预感,那位存在一定还在他的井中捞月中,但是,他看不见。 对方的道法,完全阻滞了他的井中捞月! “地、水、火、风!” 当此之际,掌尊已知自己遇到了无比强大的敌人,心神警惕极致的同时,打出无数道法来,其目标正是他的井中捞月所在的世界。 不管对方是如何躲避他的感官的,他一定要用术法逼迫对方现身! 地!水!火!风! 四字落下,震动八方,地字一处,其脚下立刻就出现了一片无边大地,水字一起,大地之上骤起滔滔之海! 火字出口,那海水燃烧,其上弥漫了七色火焰,熊熊冲天,最后一个风字传出,却是狂风咆哮,在那火焰上横扫。 “四大皆空!!” 掌尊神色狰狞,双手向着猛地一推,却是那风起轰轰,充斥四周八荒,在那风后,火焰熊熊。 还有那火后,海水滔滔,紧随火焰,最终则是那大地。 一时之间,到处都是道法神通,要将陆道人逼迫出来! “万般大道!” 陆道人终于不站立在原地,开始往着掌尊的方向而去。 他的脚下,有一朵金莲,旋转不停,散发着道理的气息,将任何的道理攻击或阻碍,或吸收,或降维。 “不近吾身。” 陆道人身在金莲之上,似乎是走在一个奇特的维度里。 这个维度,唯他永恒。 超脱了一切时空,超脱了一切命运,超脱了一切因果。 他在金莲之上,便是大自在。 那地水风火漫天弥漫,却始终近不了他! 他踩着金莲拾级而上,到了掌尊身前,又跨越了掌尊。 片刻之后,掌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