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蓝梦道尊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一十七章蓝梦道尊

第六百一十七章蓝梦道尊 整个太古星辰界,彻彻底底的乱了。 . 因为太古星辰族大族闪雷族被灭全族,其大长老败亡失踪,闪雷族的不灭雷霆,也彻底消失! 这样的大事传出来,让无数人为之震惊。 闪雷族大长老修为到了天人第五衰,除了第三步大能无人能让其灭亡,而今,他却被灭了! 更何况,闪雷族全族数十万人,高手众多,怎么可能被人全部灭族? 许许多多的人怀疑,以为是听错了,但很快这件事被长尊会证实,发布了太古星辰令,告知所有族落!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的确是真的。 便有整个太古诸族都行动了起来,去寻找灭杀了闪雷族的罪魁祸首。 …… 外边忙的一团糟,而此时陆道人却随意来到一处凡间城池,去炼化不灭雷霆。 无论是界外之地,还是界内,世俗之地总没有太大区别。 这里的居民,衣着大都朴素,说着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对于他们来说,能过好每一天就很不错了,毕竟,这个世界神仙太多,说不定哪一天头上砸下来一个东西,整个城池就没有了。 “不灭之雷,炼化倒也没有那么困难。” 陆道人心意微动,体内种种大道吞噬起不灭雷霆,将它慢慢吞噬。 虽然有抵抗,却是小抵抗。 吸收了闪雷族大长老的雷道,陆道人自己的雷道都能与不灭雷霆相抗衡,他又有其他大道,不灭雷霆的下场自然可见。 “雷。” 陆道人轻轻道了一个字。 便有这处凡人城池上空,云层密布,电闪雷鸣,片刻之间,淅沥沥哗啦啦下起雨来。 “这天可真奇怪,怎么说下雨就下雨?” 一个老者本来晒着太阳,这片刻的功夫来了一场雨,让他晒太阳的心情也没了,一边嘀咕着一边往家里走去。 “下雨啦!” 却有那顽皮的小童,奔跑着出了家门,在雨中嬉戏起来。 “小白菜,还不回来!淋湿了衣服!” 屋中走出了一个妇人,将小孩从风雨中拉回了屋子中。 “我还想玩……” 空气中,有小孩白菜的嘀咕声传来。 “许久不到人世间,没想到,人世间也这么有趣。” 陆道人看着这些,想起了过往的一些事。 那是他还没有成道之前的事,有一个小白菜,是一个白菜成精,后来,被人打杀了肉身。 还是他,让小白菜神魂成神…… “道友杀了闪雷族大长老,不去躲藏,怎么来到了这里绽放天威。” 却在此时,陆道人不远处的空间波动,走出来一个身穿蓝衣的中年男子。 他的容颜,可以让天下间一切男子为之失色,即便是女子,在其面前都会黯淡无光,他的英俊,似乎不该出现在这天地之中。 只是其脸上的疲惫,还有那双目中透出的追忆,却是让他整个人,弥漫了忧郁的气息,略显苍老。 他一头蓝发,只是在鬓角之处,却也有白丝滋生,似乎诉说着,在这无数年来,他生活的不快乐。 这是一个不快乐的人。 这是陆道人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蓝梦道尊?居然是你。” 这是陆道人的第二反应。 他认出了来人。 正是蓝丝族的蓝梦道尊。 蓝丝族,是太古星辰内少见的几个不好嗜杀的族落之一,就如同其名字一样,其族人的头发,均都是蓝色的。 蓝色虹伤,如忧郁,弥漫在每一个蓝丝族之人的灵魂深处,对于法术神通修道,蓝丝族人似乎没有太高的天份,古往今来,出现的大神通修士并不多,除了名扬太古星辰的蓝梦道尊。 在蓝梦道尊尚未名震太古星辰之时,蓝丝族是一个很小的族落,其内族人尽管对于修道的天资不高,但却对于曲乐,对于炼丹,对于炼器等旁门之术,却是钻研极深,尤其是曲乐,更是几乎达到了一种音之巅峰。 每一个蓝丝族人,都是曲乐方面的大师,同样的,蓝丝族,是一个美丽的族落,其内族人,男男女女,均都是相貌极为优秀。 正因这种种之事,故而蓝丝族,在无数年的繁衍之后,渐渐的成为了一些大族之人宠姬**的首选。 这对蓝丝族来说,是一种悲,更是一种伤,如他们的蓝色发丝一样,这种悲伤弥漫在心中,久久不散,使得蓝丝族的女子,有了一种异样的美丽,更使得蓝丝族的男子,同样如此。 他们的曲乐,也再没有了欢快,有的,只是弥漫心中的悲哀,借着曲乐奏出,成为太古星辰大族的附属。 他们没有自由,每一个蓝丝族人尚未成年,便会被带走,生死不由己,甚至离开后,此生再无回到家乡的可能。 这一切,直至蓝梦道尊的崛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蓝梦道尊,是蓝丝族无数年来,第一天资之人,有关他的传整个太古星辰不断地流传…… 在太古星辰,提起蓝梦道尊,往往第一个想到的,并还是他的强大,而是他的痴情。 蓝梦道尊生,只爱过一个女子。那是他心中的伤,心中的哀,陪伴他走过岁岁月月。 传闻中,正是因为蓝梦道尊的情,他才会走到如今的这一步,成为了太古五尊之一,即便是掌尊对他,也颇为忌惮! 蓝丝族,因蓝梦道尊,成为了太古星辰的大族之一,占据着广泛的星域,只是蓝丝族的天性,却是并没有因此改变,他们依旧安静的居住在这庞大的星域内,曲乐之中的悲哀也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快乐。 他们的快乐,是在蓝梦道尊的守护下得到,在蓝丝族,蓝梦道尊就是神灵,受到整个蓝丝族的敬仰。 陆道人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蓝梦道尊。 不过片刻后,他想到了。 他往外边望了一眼,发现他所在的这个凡人国度与蓝梦族的地盘有些近。 而他又心意微动,让天雷生,这无疑是大海中的明灯,在告诉其他人,他在这里。 “唔,是蓝梦道尊,我觉得你应该不是来和我打架的,因为……” 陆道人又一指点出,点了因果棋盘出来,一点因果连蓝梦,另一处最粗因果往全宇宙。 无视了空间和时间,这一缕丝线直接牵引到了一个少女身上。 “你的女儿,本座找到了。” 陆道人悠悠道。 蓝梦道尊面色,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