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降劫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是死了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一十六章降劫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是死了

第六百一十六章降劫我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是死了 闪雷族大长老与人斗法,似乎有念咒的爱好。 . 然后,他就死了。 陆道人平时不杀人,杀起人来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并不会拖延。 闪雷族大长老,便真的死了。 死的太快,以至于让散灵道人都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闪雷族的大长老,曾经被他时时刻刻牢记在心上,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拼命的大长老,就这么死了? 死的太不真实! 好像是一个小虫子,被人踩死了! “死了?死了!死的好!” 不可置信,最终还是变成了欣喜若狂,又有几分痛不欲生的感觉,这极度的快乐和极度的悲伤加在一起,让散灵道人又哭又笑。 哭的是他的那些前辈们死的太冤,笑的是他们终于获得了自由。 而此时,陆道人将那一副包裹了九百九十九条太古雷龙的图像一口吞了,便有十成的太古雷龙进入了陆道人的体内,被他所消化。 刹那之间,他成了一个雷霆之神。 无穷的雷霆疯狂的闪烁爆发,电光轰轰游走,化作百千丈粗细,千万丈长短好似银蛇之电,啪啪声下如同抽打天地星空一般! 一股无法形容的雷霆之威,从陆道人的体内轰然扩散,惊天动地! 这星空一切闪电,一切雷霆,一切与雷有关的所有之物,在这一瞬间,在陆道人心神飞快的幻化,他隐隐好似把握住了一些什么。 被他领悟了的两道雷之符咒,此刻更是疯狂的膨胀,如同一颗心脏,好似跳动一般,发出怦怦之声,每一次跳动,这雷之本源都会暴增,诞生出更多的本源之力! 更为惊人的,则是他对于雷霆的领悟,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步。 在这之前,他尽管领悟了两道雷之符咒,但与闪雷族的长老只有几分相比性,甚至,闪雷族大长老的雷之领悟,还在他之上。 可现在,这一切正在飞快的改变! 对于雷霆的明悟,千百倍的在陆道人体内印证,关于雷霆的道理,他似乎看透了。 心意微动,便有天地色变,星空一震,环绕闪雷族外的雷域顿时齐齐后退! 闪电在颤抖,雷霆在臣服! 更是在这气息的传出中,闪雷族圣地内,那庙宇上连接天地的不灭之雷,发出了一声轰天雷鸣! 这雷鸣仿若从太古传来,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惊天威压,此刻传出,却是如同一个庞大的雷修,察觉到了对自身的危险,发出挑战的咆哮!”吞了你,才是这一个世界内真正的圆满。” 陆道人伸手一指,一道巨大的闪电图腾显现于世! 而这闪电图腾刚一出现,整个闪雷族族人便一同跪了。 他们所修的雷之道理,在这闪电图腾之前,被压制的几乎废了! 这是大道的压制! “这些废了的闪雷族族人,徒儿你应该能处理吧。” 陆道人淡淡出声,对一旁的散灵道人道。 “师尊放心,我会让他们灭亡的!” 散灵上人一声大吼,运转法力将七百万天地撕开一道裂缝,将七百万天地之中所有人带了出来! 在他的保护下,那些七百万天地中的修士,凡人,此刻不会因为修为或者是身体的原因在这星空下死亡,终于走出了七百万天地,踏入进了这个笼罩他们无数丰的仙界! 那种激动的心情,无法用言辞来形容! “这就是仙界,这就是决定我们生死的仙人所在天地,从今以后,我族之人自命仙人,既然这里有闪雷族,有各个族落,那么就应该有我们仙族!” 散灵上人对着自己的族人说道,他想笑,又想哭。 不仅是他,所有的七百万天地之人,均都哭泣出声,他们无数年的艰辛,外人根本无法体会! 那是他们奋斗了终生的事业! 为此,他们牺牲的,真的是太多太多! “闪雷族将我们视为任人宰割的猪狗,如今我们脱困了,必须将他们彻底毁灭!” 散灵道人怒吼连连,激励着七百万天地的人们,那些天地的修士顿时之间一个个杀气滔天,甚至连凡人都想冲过去覆灭闪雷族。 “一个种族修炼一种道,好处有不少,坏处也很多。” 散灵道人及其七百万天地的众生,并没有带给陆道人太多的震撼,这些事,他早已经预料到了。 让他微微有些感慨的是,一个种族修一种道的利弊。 “我,执雷之道,封闪雷族雷道。” 陆道人往前走去,口中话语出声。 他的话语落下,整个闪雷族,无数的族人便废了。 同一时间,无论什么修为,闪雷族族人的额头之上,都多了一个“?”的符号。 这是错误的意思,代表着陆道人的不允许。 陆道人不允许他们的雷道有效,那他们的雷道就没有效。 言出法随,不外如是! …… “不灭雷霆,不要跑。” 眼见着闪雷族发生的一切,闪雷族庙宇之中,那不灭雷霆似乎知晓了危机,雷鸣阵阵下,竟然收缩起来,从那圣地内收缩,向着无尽虚无急速飞去! 远远看去,星空虚无,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闪电游走,轰轰旋转,那不灭雷霆所去方向,正是这在其正上方的漩涡中心! 眼看那不灭雷霆就要遁走而去,陆道人心意微动,传递了一个“止”的意思。 便有不灭雷霆被静止。 一动也不能动。 却在此时,高空之上那庞大的漩涡,散发出无尽的吸引力,似乎不允许陆道人的静止。 陆道人心意再动,道了一个吞字,这不灭雷霆便被他吞了。 嚼了一口,满嘴都是雷光,不过陆道人却觉得很不错。 这不灭雷霆,吃起来,很爽很不错! “汝,立刻松口,此雷非一人可拥有之物,若再冥顽,吾会降劫将你灭杀!” 便在这刹那的功夫,一个闷闷的声音,如天威一般从那漩涡内轰隆隆的传出,落在这星空内,竟然使得太古星辰,都为之一震! 更是在这一刹那,太古星辰内,无数之人,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 “嗯?敢降劫于我,说这话的人,都死了。” 陆道人有些不高兴,抬头望天,冷冷开口。 便有说这话的人死了。 陆道人说了他死,这是因果的道理,预言的道理。 凡不能与陆道人道理相抗者,必死。 或走路摔死,或吃饭噎死,甚至做……爱做的事也死。 便有那天道使者体内某一点发生了变异,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一个变异引发了第二个变异,第二处又引发了第三处变异,几乎是0个刹那的功夫,影响到整个身体的构造。 最后,它道化而无。 用作人类的比喻来说,某一个人在一个刹那从癌变到了癌症晚期,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