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梦中证道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十一章 梦中证道

第六十一章梦中证道 茅山上清宗某处,前国师刘混康正在闭关打坐。他当年因看出了大宋的亡命天机,遂辞了国师之位,急流勇退,也算是顺水推舟,给新人让路。 但不想大宋不但没有灭亡,反而越发强盛,况且天机变化,超出了他的预料,显然是新任国师的手段。 他倒也没有多少嫉妒,一切的路都是自己选定。何况,若是他为国师,恐怕天机不见得变化。 他虽在红尘,却有些出世,不一定能像现任国师那般,入世极深,甚至亲自上战场讨伐叛军,这是他不愿意做的事。 某时某刻,有一道金光符诏自九天云外落下,打扰了这位正在修行的道人。 “符道真解?”刘混康皱眉。“当议事!” 上清宗彻底热闹了起来。 一切因为陈抟老祖的这道符诏。 活了数百年的陈抟老祖不但没有如某些道家高人预料飞升离去,反而存在于世俗之中,这让众道人惊讶无语。 这位道门前辈,活了有多少岁了? 他的道法修为,又到了什么境界? 但接下来的事更让人意外,陈抟道人竟让上清宗通融一二,送些上好的道书往京师。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好的道书,又不是什么萝卜白菜,是能随便交出来的么。 但他们还是不得不忍。 陈抟老道,胳膊粗,力气大,他们打不过。 “交出去吧!”刘混康一言定了下来。“但不要全交。” 他倒是有些好奇,这位大宋国师究竟要做些什么事? 他从来不相信,陈抟道人会需要他们的典籍。 “符道,天地造化也!”刘混康目光遥望京师,手指挥动间,有大火虚空生起。 他,也是一位符师…… 睡仙陈抟与张天师的符诏,天下道门,不接的,不奉诏的,没有一个。 整个大宋的道门,老老实实准备了一些道门典籍。 当然最为压箱底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交出来的。 陈抟老祖知道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也没有逼迫过甚。 绕是如此,天机阁的藏书,又丰富了很多。 “现在的道宫,才名副其实!”陆云翻阅着身前的十来本小册子,口中喃喃自语。 有这么多道书,何愁大事不成。 他就此沉迷于无数符道道书之中,思考着符道的路。 甚至连天机阁的事,也无心过问了。 自有公输陇鹤与自家师姐苏清婉一起打理。 …… 大宋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 南方反贼方腊被灭的事,连大宋的半点涟漪都没有翻起。 至于北方的王庆,在大宋京师军民眼里,也不足为虑。 实在是国师威名太盛,给了大宋无穷的安全感。 日子便这般安宁平静,悄然而逝。 天机阁里,李师师在弹琴,小姑娘身子发育的越发祸国殃民,一颦一笑,都是美人无限的风情。 陈丽卿小姑娘还是小骨朵,与李师师站在一起难免有些惭愧,惭愧了不久又大大咧咧,不放在心上,练一会刀枪,射几十支箭。 每一箭,都百步穿杨。 箭无虚发。 看的少年岳飞与少年王重阳羡慕不已。 少年时代的大将与道人,还没有成年时的伟力,他们如今,都不能做到箭无虚发。 羡慕之余,更多了无数羞愧。 不如一个小姑娘,还怎么做男子汉。 于是,他们修炼的越发勤恳了。 陈抟老祖待在天机阁里,觉得有些无趣,便将少年王重阳拉到一个角落,悄悄传了王重阳一门功法。 梦中证道。 少年便沉睡不醒。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还是叫王重阳,他修行的,也是先天功。只不过却不是自家师父传的,而是他从一个遗迹中得的。 这个世界,与他所在的世界有所不同,最大的一点便是没有自家师父,大宋国师----陆道人。 大宋还是大宋,只是这个大宋没有自家师父的扶持,奸臣当道,武力颓废,民生凋敝,百姓苦不堪言。 他还没游历几日,便有一个消息传来,北方而来的金人攻破了大宋国都汴京城,俘虏了皇帝陛下。 这是靖康之耻!这是宋人之耻! 他原本所在世界,根本不见踪影的金人,竟然在这个世界灭了大宋,随即一路烧杀抢掠,将大宋的江山祸害的更加不堪。 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少年怒了!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惨景! 他毅然决然参加了抗金义军。 一路厮杀,一路拼命,不知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若不是先天功太高深,有好几次他便死了! 时间流逝,局势渐渐稳了下来,南方建立了新的朝廷,有名为岳飞的大将奋力抵挡住了金军入侵的步伐,甚至开始北伐,收复失去的河山。 少年欣然前往,成了岳家军的军师,与岳飞岳家军一同收复失地。 然而后来有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飞,新任宋帝又以莫须有之罪杀了岳飞,伐金大业就此夭折。 可怜苦心孤诣多年,无数付出都做了流水。 已经迈入青年的少年心灰意冷之下,在终南山出家修行,不再理会世俗事物。 人生匆匆多年,他收了七个徒弟,建立了赫赫有名的北全真。只是他的心中还是茫然一片。 自己为什么会先天功?自家的师父,为什么又不在? 似乎根本没有存在过! 终有一人,他闭上了眼睛。 他又睁开了眼睛。 “这就是梦中证道么?”少年淡淡出声,话语之中是与他年龄不相符的沧桑。 明明是十几岁的少年,却似乎是看破了一切的有道之士。 少年王重阳,被陈抟老祖……玩坏了。 有少年岳飞眨了眨眼睛,笑道:“师弟,你没事吧!” “师兄,你活着,真好!”王重阳沉默片刻,方才言道。 “完了完了,师弟睡了一觉,睡糊涂了!”少年岳飞吓了一跳,摸了摸自家师弟的头,却见自家师弟一脸欣慰地看着他。 “老祖,都是你惹的祸!”少年岳飞看向一旁的陈抟。 “这个么,有点玩脱了!”陈道人有些讷讷,心中却道。“孰梦孰真,谁有能够辨清?” 梦中发生的事,说不定是真的…… 便在此时,苏清婉走来,道了声:“最新情报,辽国七十万大军,被白山黑水里的女真击败了!” 王重阳神情骤变。 岳飞好奇道:“女真多少人?” 苏清婉沉默了片刻,说道:“两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