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天道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一十一章 天道

第六百一十一章天道 世间修士修炼,为什么会有天劫? 许许多多的修士曾经进行过猜想,他们认为修仙吞吐天地灵气,向天夺造化,这是逆天而行,所以天要降劫,以雷劫考验众生。 . 渡得过雷劫,则成仙,渡不过,则灰飞烟灭。 历代修真以来,这几乎成了众人皆知的常识,除了被告诫修仙渡劫一定要慎之又慎外,没有人怀疑天劫的不合理性。 但是现在,少女与少年却听到了不一样的天劫。 天劫乃修士所为,整个七百万世界不过是个养猪场,将修士养肥了,便可以开宰,收割所谓的灵念之雷。 想一想,就叫人心惊胆战! 七百万个天地的圈养场,那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这一辈子生活的家园! 他们本以为生活为一个独立的世界里,又怎么会想到这个世界,其实是被人开启出来圈养修士用的…… 那么,赵国又是什么情况,在赵国之上,是不是还有同样的种族做着同样的事? 这些事,一往深处想,便忍不住让人头皮发麻。 “你看,那儿有一个要渡劫者……” 陆道人站立云端,对两个徒儿道。 二人放眼望去,赫然可见这一处天地里,有风雨交加,形成了无尽风暴横扫,雷鸣轰轰而起,豆大的雨水从云层落在大地。 而地面之上,是一片凡人的城池,眼下正是黑夜,雨水哗哗而落,行人稀少。 但在远处一座山峰之上,却是站着一人! 此人一头白发苍苍,双目如电,在这黑夜的风雨中,如同骄阳,他身子挺拔,整个人爆发出化神巅峰的气息,白发随风而动,衣衫青衫更是发出啪啪吹打之声。 “我鲁备七岁修仙,明悟天地变化,观看风云卷动,在三百七十二岁化神,至今修道五百余年,终迈入化神巅峰,今日要破开这天地,迎天劫,进入仙界成仙人!” 那老者声音平缓,好似自语,但他的头,却是冲着天空,如同向天咆哮! “此番渡劫,若失败,则转世重修,若成功,我在仙界等你们!” 老者双目精光一闪,大袖一甩,立刻天地传出雷霆轰鸣! 在那闪电之下,刹那照亮了漆黑的天地,却是在这山峰四周,跪着数千修士,这些修士一个个神色振奋,带着狂热的目光看向踏在山峰上的老者!他们,全部都是这老者的徒子徒孙! “成仙,成仙,我鲁备今日,要成仙!天劫阻我,我便渡劫,仙人阻我,我便弑仙!” 那老者低吼中整个人一冲而出,向着天空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天地轰鸣,风云倒卷,一片片劫云凭空出现,呼啸间就弥漫在天空,不断地凝聚之下,化作了大片的天劫之云! 在那劫云上,隐隐可以见到十多个虚影,这些虚影全身晶光闪烁,更有一股仙气弥漫,看去,就是真正的仙人一般! 尤其是在这十多个虚影身后,好似空间被撕开,露出了一片磅礴的大陆,其上阁楼弥漫,仙气缭绕,隐隐有无数仙鹤飞舞,更有仙宫耸立! “仙界!!!那就是仙界!!!” “老祖此番渡劫,竟然有十多个仙人同时出现!!这是瑞兆!!瑞兆!!” 山峰四周的数千修士,立刻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心神振奋,这一幕,是他们此生第一次看到! 在看到的同时,在他们心中,对于成仙的渴望,疯狂的暴增起来! 在那劫云出现的瞬间,一股威压轰然而降,使得大地颤抖,那山峰外的数千修士立刻就被强行推开,驱逐方圆十里之内! “化身天道,降下天劫的感觉,怕是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很爽吧。” 陆道人看着闪雷族的一个小辈在这七百万天地之中化身天道,对着同一个境界的七百万天地中的修士发号施令。 明明闪雷族的那个小辈也是化神,但是这一刻,他却降劫给同境界的修士。 对方的生杀予夺,都在一念之间! 而且,七百万天地之中同境界的修士,还觉得是上天的恩赐! 他从来没想过,给他降劫的居然是与他同一个等级的修士…… “下界修士,渡劫升仙!” 便在此时,闪雷族的化神修士话语落下,伸手一指,顿时有高空之上劫云滚滚,有雷鸣呼啸,一道水桶粗细的闪电,从其内轰轰而出,直奔下方! 那名为鲁备的老者,低吼一声,全身修为环绕,向着那天劫雷霆而去! 轰鸣之声惊天动地,使得这天地一震颤抖,就连天空落下的雨水,都在这一刻倒卷崩溃!雷霆过后,那老者面色苍白,身前数个法宝同时崩溃。 但他没有绝望,而是双眼露出不屈之意,咆哮中双手掐诀,布置了大量的防护,准备迎接第二道天雷! 少年与少女怔怔的望着这一切,心神震撼,许久都无法平息下来。 此刻又有闪雷族的族人到了这七百万天地,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新来此地,带着疑惑问道:“诸位道友,为何这降临天劫,不把此人一下子轰杀,而是要一道道渐渐增强?” 这本来似乎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历代渡劫,往往第一道天劫并不强,而是寻寻渐进,越来越强大! 但是现在,则成了一个问题。 即便是陆道人,也都想起了许多事。 他也是度过雷劫的人,被雷劫劈过许多次。 当然后来,他就没怎么受过雷劫。 天地之间,又有谁能给一位大罗金仙降劫? 只有他降劫给别人的份…… “天道有好生之德,万险之中也留一线生机,降临天劫,也只是为了磨练下界修士,唯有越来越强,方可把对方心神摧毁之时,让其感受天威浩荡!当然,这是族中冠冕堂皇的说法! 但实际上,之所以操控天劫一**越来越强,是为了逼出这下界修士的求生挣扎与不屈之意,唯有如此,方可使其体内诞生那可称为灵念之雷的奇异之力!” 此时,闪雷族又一个族人缓缓开口,解释了新来者的疑惑。 这番话语听在少年与少女耳中,让他们的心神掀起轩然大浪,简直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天道的好生之德,居然是这么一个玩意? 什么天道留一线生机,敢情只是为了更拼命的剥削? “天道无情,生灵才可能存活的更好,天道若是有了情,那对于天道之下众生来说,便成了一场灾难。” 陆道人悠悠开口,“天道有情,便与修士无异,天道以天地养育众生,自然要收获些什么,更确切的说,众生成了天道的粮食,天道春种众生,秋收众生以及众生领悟的道理,比如这灵念之雷。就是粮食了。” 少女听的毛骨悚然,争辩道:“他凭什么,就凭他养育了众生?父母养育了孩子,但也不能肆意剥夺孩子的生命!” “这又是另一个说法,叫做拳头才是硬道理。” “不能反抗么?” 少年问道。 “修士修炼到一定程度,也会走向体内蕴藏世界的路,那时候,你既在天之下,又是你体内世界的天,一言可夺众生性命,若是你的体内世界众生反抗,你镇不镇压?” 少年顿时沉默。 他上面的天要镇压他,他要反抗。 他作为他的世界的天,世界中人造反,他要镇压。 “所以,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讲究一个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