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盒子 - 穿越诸天万界

第六百零七章盒子

第六百零七章盒子 陆道人以轮回大道让红衣少女红蝶知道了她的前世今生。 这位少女的前世,是清水仙君的女儿。 在过往的岁月里,在雷之仙界内,有一人,名为清水,此人修为高深,更是拥有传说中的极境,是上古修真界清水国的储君。 飞升仙界之后,清水来到了雷仙界,更是成为了仙君。但却在仙界破碎的前期,此人不知为何出现了惊变,一改往日行事之风,如魔一般掀起杀劫! 仙界众仙围攻,但因清水仙君拥有极境神通,造成了无尽的杀戮。最终仙帝白凡出手,与其一战胜之,但却不忍杀他。 两难之时,清水仙君仿若神识归位,似乎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清醒之时,却是知晓自己屠杀了众多的仙人,被他所杀之人中,有其友人,有其弟子,更有他的后辈子孙。 最重要的,他所杀之中里,还有一人,是陪伴他数万年的道侣! 这一幕幕,让清水仙君悲愤欲绝,亲手屠杀了亲人与道侣,造成无边杀戮的他,却是立刻魔念复苏,在其将要失去神智的刹那,他挣扎着扬剑自尽,元神与肉身崩溃,更是为了防止极境使其复活,他以自身法宝封印之漩,把全身元神与肉身分成九份封印。 仙帝白凡感其悲,在其九大封印之上,布置了疗伤之阵期望有一天,此人可以彻底清醒。 仙帝白凡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这清水,是他唯一的一个弟子,更是雷之仙界中,被誉为最有希望成为仙帝之人。 红衣少女----一代仙君之女红蝶也是因为那一次清水仙君突然发疯而转世到了这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红蝶看着那过往发生的一幕幕,茫然的抬起了头,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泪流满面。 她看到了一个小女孩本来无忧无虑,在父母身边嬉笑玩闹,但是转眼间,那个父亲疯了…… 漫天飞溅的血光之中,一个疯狂而狰狞的身影狂笑着挥剑…… 许许多多的仙人都死了,死在了他们敬重的仙君之下! 到了最后,仙君的妻子,一个雍容华贵的宫装妇人,满脸凄苦的看着小女孩,手持一根金簪,狠狠的扎进了心口…… “孩子,母亲是自杀的,不是你父亲杀的!” “你父亲……他生病了!这不是他的本意,你不要怨恨他!” “孩子,记住,你的父亲是个英雄!” “……” 这一幕幕记忆,让红蝶忍不住为之迷茫,她的心中很痛。 她有一种预感,她就是那个小女孩。 她的父亲突然发疯,大开杀戒! 而她的母亲为了免得死在她父亲的剑下,竟然自刎! 而她自己,也轮回转世了…… “你是清水仙君的女儿,至于清水仙君为什么突然发疯,这又是一段往事了。” 陆道人话语幽幽,道出了一段往事。 许久许久之前,这个天地,整个世界是不存在的。 后来有大神通者七彩仙尊开辟了这个世界,他把这个世界命名为洞府界。 洞府界三个字言简意赅,意思是这整个大世界,无数生灵生生又灭灭,它却一直存在的大世界,其实只不过是七彩仙尊的洞府。 而芸芸众生的地位,说是有灵智的生命,万物之灵长,生物链之最高,但对于七彩仙尊而言,与一些微生物没什么区别。 他的一个身体构造,放在芸芸众生的眼里,都是大世界了。 只可惜,即便是这么强大,开辟了对于芸芸众生来说无穷大世界,可以被人类称作盘古的七彩仙尊,并不是最强者,有仙罡大陆的更强存在连道飞破门而入,将七彩仙尊打得神魂飞散。 自此,七彩仙尊这一位开天辟地的创世神就那么死了。 他的那些弟子,却没有死完,有许许多多的,都遗留在洞府界,无法出去。 有打死七彩仙尊的连道非的掌印小厮,也无法出洞府界,便自称掌尊,生活在太古星域。 而四大仙界,则是另一个存在----封界至尊开辟出来的。 无论是掌尊,还是昔日七彩仙尊的旧部,一心想脱出洞府界。但是破碎的门户在封界之内,自然就只能与封界至尊开战。 一仗打下来,封界至尊被灭杀,四大仙域也破灭了。 更重要的是,七彩仙尊的三魂转世之身中的第三魂,是重新开启大门的关键。封界内外的战争,也是为了引出第三魂。 至于清水仙君,因为他是七彩仙尊的一道分魂转世,七彩仙尊的主魂转世之身,名叫七彩道人,想要获得清水仙君的杀戮本源,就下了黑手,用七彩钉把清水仙君弄疯了。 这才有了过往那残酷的事。 清水仙君突然发疯,对亲人痛下杀手。 而清水仙君至尊仙帝白凡也是因为看出了这整个世界的真相,被刺激的快要疯了。 到了最后,一场大战,四大仙界全玩玩了。 “这就是事情真相么……” 当听完这整个来龙去脉,红衣少女有些发呆。 她发呆的事太多太多,不仅仅是自己的父亲大开杀戒,而是她的整个世界观受到了影响。 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居然是一个修士创造出的? 所谓至高无上的仙帝,其实也不过是蝼蚁? 跳出了一个框架,自以为逆了天,殊不知还有更多的天。 他们所有人,其实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的盒子里。 盒子的包装,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 但是对于盒子外的存在,一眼就能够看出那只不过是个盒子。 但是能够看出只不过是个盒子的存在,其实还是在另一个盒子里。 另一个盒子的包装,就是这一个存在的天。 而对于另一个盒子的外头的又一个存在,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小盒子里套着一个小盒子。 “我们居然生活在一个盒子里,就如一个盒子之中爬行的小东西?” 王林也喃喃自语,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跟随着自己的师尊,这些年走南闯北,见到的奇奇怪怪的事很多,但从来没有什么事像今天这样让他动容。 敢情他们走的那一个个国家,其实只是别人开辟的一个世界中微不足道的小小的部分? 敢情他只是生活在一个小盒子里? 他想抓一个小生物扔到一个小盒子里,但这里是雨之仙界,并没有什么小生物。 他又想了想,发现他没有必要抓一个小生物。 因为他自己其实也与那个小生物一个性质。 “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在哪一个盒子里,被一些小家伙观看?总有一天,我会跳出来的,如果……有的话。” 陆道人望了望高空。 他似乎看到了一些眼睛…… 又似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