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陆圣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九十八章 陆圣人

第五百九十八章陆圣人 古神传承之地,对于他人来说是险之又险,当然对于陆云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他在这古神之地如履平地,轻轻松松来到了第二关。 “这是什么山,似乎有大玄奥。” 当王林到了一处苍翠山峰之前,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座山看起来十分寻常,毫无出奇之处。但是,他的心头却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这座山有问题。 “这是禁制之山,这座山上布满了禁制。一花一草,一土一石,都是禁制。” 陆道人打量了片刻,微笑道。“当然,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好地方。” 禁制,说明白了,与符咒没太大的差别,利用的都是天地之间的规律,使得看似寻常的一花一草,都蕴含着大杀机。 “你看那一根草,其实也有禁制在其中。” 陆道人心意微动,有风生自虚空,吹动了面前山上的一根草。 便有这根草化作一道剑光,向着陆道人极速而来。 其速度之快,可斩杀一个毫无防备的金丹小高手。 当然,对于陆道人而言,并不算什么问题。 他伸手一指,在万分之一个刹那里画了一道符咒。 这道符咒名叫:草符。 虚空有一根草生出,迎风摇曳。待到了剑光疾驰而来,便爆发出无量光,将迎面而来的剑光正好挡下。 “古神这一关,可以传授你一些禁制的道理,你可要好好学。” 陆道人呵呵笑道,沿着山路走了上去。 所过之处,并没有触发任何禁制。 他不想触发,那禁制便不能触发。 “为师给你一个时光加速,免得为师等你太长时间。” 陆道人随意走过了禁制之山,又道。 便有禁制之山被陆道人的时光大阵笼罩,使得这里的时间被加速很许多。 即便王林参悟了五年,对于陆道人依旧是一个瞬间。 两个瞬间后,王林从禁制之山了走了出来。 他其实已经参悟了禁制之山十年! 十年的时间,他废寝忘食,努力研究禁制,让他的心神每时每刻,都处于计算之中。 不过他的神识,却也在这不断地研究中,得到了增强,甚至修为,也不知不觉,达到了元婴后期,距离化深期,又近了一步。 他的目光,更加锐利,整个人的气质,与之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若说十年前的王林,是一个腼腆小孩,那么现在,又多了一种深沉的感觉。 这种感觉来源于他的双眼,其眼内好似包罗万象,偶有日月星辰闪过。这正是他在禁制术上达到一定造诣后,才会拥有的神识之眼。 王林的这双眼睛,是生生练就出来的,他这十年内,所经历的禁制已然无数,每个禁制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心神,仔细研究琢磨,其中有数次,他都险些葬身与内。 尤其是有一些禁制,明显是被人额外添加进去,幸亏王林一向谨慎,留意之下立刻辨认出,这禁制明显与此山固有的不同,研究之下,王林心中已然明白,在他上方之人,定然也是禁制上的行家。 观其禁制,其在这上面的造诣,显然高出他不少。 不过王林却没有丝毫惧怕之色,这禁制之山,分明就是一个循循渐进学习禁制之术的最完美之地。 这样的地方,可谓是万载难求,其禁制从简入繁,从易入难,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的宝地! 历经十年,他终于学无可学,便出了禁制之山。 “麻烦师尊久等了。” 王林见着陆道人,恭敬行了一个礼。 “无妨,对于徒儿你,是过了十年,不过对于为师来说,其实是两个刹那,这是时间大道的美妙,等你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再去认真领悟研究也不迟。” 陆云悠悠开口。 “是,师尊。” 王林先是有些诧异,不过他的诧异只在刹那之间,便成了理所当然。 连他的珠子都可以时间加速,自家的师尊当然也可以。 不过,能够让十年时光化作一刹那,那是一种恐怖的神通! 只要自家师尊能够使出让数千年时光为一刹那的大神通,什么修为的修士都老死了。 …… “古神传承之地第三关,寂灭虚空。” 待过了第三关,陆道人与王林来到了一处漆黑而死寂的空间,无数条游魂在这虚空中呼啸穿梭。 王林的出现,如同黑暗之中点燃了一根火把,这些游魂顿时尖叫着,蜂拥而来。 “尘归尘,土归土,又何必搞事情?” 陆道人打量着这些游魂,摇了摇头。 对于这些东西,他不怎么感兴趣,也不想让他的弟子吞噬这些存在而神念增长。 他便说了这些话。 他的话语落下,虚空中有一个六角磨盘样的存在隐隐显现而出,散发着如神如魔的恐怖气息。 六角磨盘转动之间,轮回的力量开始笼罩整个世界! 轮回所过,那些游魂顿时消失一空,连一个游魂也看不见。 只有一些隐隐的感谢依旧飘荡在天地间,似乎是一种幻觉,又似乎不是。 “师尊,那些游魂呢?” 王林开口问道。 “做一辈子游魂没什么意思,我便送他们投胎转世去了。” 陆道人淡淡道。 “师尊真是……圣人!” 王林不由赞道。 他的这位师尊,的确是心存仁义,这个修真界,还真是少见。 他跟随自家师尊走南闯北,见识了不少的东西。整个修真界,秉持的都是些弱肉强食的规则。而像游魂之类,很多修士直接选择吞噬。 毕竟,吞噬了游魂,可以增加自己的神魂之力! 但是,他的师尊不仅不会选择吞噬,还用轮回大道让这些幽魂得到了解脱,重新做人! 真是大功德! 真是大圣人! “圣人么,我也觉得我是。” 陆道人想了想,呵呵一笑。 “……” 王林有些愕然,似乎是没想到,自家师尊还会自己夸自己。 这可不像师尊的作风。 在他的映像里,自家师尊,最谦虚了。 完全是谦谦君子…… “师尊,你骄傲了。” 王林想了想,出声道。 “骄傲,不存在的。” 陆道人目望远方,似乎在回忆过往的事。“不过,在走向圣人之前,也有许许多多的厮杀。杀得多了,也就成了圣人。” “……”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