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劫来劫去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九十五章 劫来劫去

第五百九十五章劫来劫去 与玄道宗一场比武论道,王林便从一个不知名的弟子,成为了恒岳派大师兄,他的待遇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每一个恒岳派的内门弟子,见着王林,都得恭恭敬敬称一声“大师兄”。 而那些年长的长老一辈,也对这个年轻一辈第一人关爱有加,什么灵丹妙药,仙法秘籍,都大力对王林公开。 似乎他们已经决定尽一切可能的力量,先让王林这个杰出弟子先成长起来。 只要未来的时代恒岳派有一个元婴高手,他们的基业便可保下去,不至于被别人吞并了,如丧家之犬。 只可惜,他们想做的事,正是别人不想让他们在做的事。 便在玄道宗与恒岳派论道不几天之后,有恶客上门。 这一日,王林正随陆道人学习仙法,突然整个恒岳峰如同地震一般,轰轰颤动。 与此同时,一个如同天威般的声音,蓦然间从天而降,化作阵阵奔雷,轰然落下。 “老夫玄道宗朴南子,恒岳派的小辈,既然已输,速速离开此地。” “师尊,发生了什么事?” 王林目望高空,却什么也看不见。 “有一个玄道宗元婴老怪,想要你恒岳派的家产。” 陆云淡淡开口,丝毫不感觉到意外。 “元婴?!” 王林终于知道前不久自家师尊说那些活下去话的原因了。 显然他的师尊,已经推算到了恒岳派今日有此劫。 “师尊……” 王林拱手一拜,就要说话。 “你的意思,我明白,这恒岳派是黄龙真人的,也是你的,归根究底还是你的,他们要夺我的弟子你的东西,还没有问过我是否同意。” 陆道人呵呵笑道:“跟我去看看。” 王林点点头,跟随着陆道人到了高空之上。 那里,已经有十多个身影在了高空之上,最前面有两人格外惹眼,其中一个老者鹤发童颜,目光炯炯有神。 在他旁边,是一个老妇人,她一脸皱纹,神色阴沉,抬头盯着天空,沉默不语。 在这二人身后,跟着十个老者,一个个表情均是苦涩。 鹤发童颜的老者,高声说道:“朴南子前辈,不知道来我恒岳派所为何事,还请明说。”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中,他面宽耳大,看起来颇具威严,沉声道:“明知故问!恒岳派的护山大阵,若是放在500年前,老夫还有所顾忌,可现在一看,不过如此,且待老夫破去后,再与你等小辈面谈。” 说着,他大手一挥,一座黑漆漆的小山顿时出现,这小山迎风见长,瞬间化作苍天巨峰。他双手掐印,嘴里发出几个复杂难明的词语。 那巨大的山峰立刻砸下,轰的一声,只见一道光幕出现在苍松峰与恒岳峰之上,这光幕如倒扣的碗,保护恒岳派,抵挡住巨峰。 “不愧是500年前的苍天大派,这无形化虚大阵,果然有些门道,居然可以把所有的进攻分化开,不过老夫倒也看看,这阵法无元婴期坐镇,能承受老夫几次攻击!” 朴南子冷笑,右手一指巨峰,飞快变化法诀,顿时巨峰立刻旋转起来,再次砸下。 鹤发童颜的老者与老妇人面色大变,身子疾驰而出,来到苍松峰的石台之上,此时鹤发童颜的老者与那老妇人,分别盘膝坐在四周的八块白玉之上,手中法诀飞快变化。 此时,巨峰砸下,光幕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七彩光芒急剧的闪烁,堪堪抵抗住。 另外六块白玉上,也分别坐着六个筑基期长老,他们一个个面容愁苦,露出不安之色。 “都一把年龄了,还学别人砸东西,真是不像话,能不能安稳一些。” 却在此时,陆道人的声音悠悠响起,他看着高空之中大发神威,以元婴之身吊打恒岳派筑基长老的玄道宗朴南子,轻轻一指。 那被朴南子用来砸别人场子的巨峰便到了陆道人手中,成了一小小的石块。 当然,看起来是石块,若是扔出去,还是巨峰。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恒岳派?” 那朴南子见着自己的攻击被一个不知名的存在随手破了,倒也没有进攻,而是颇为忌惮的看着陆道人,似乎要发现一些陆道人的蛛丝马迹。 “天地未生我已生,悠悠一晃十万年。无数年前,人族称我为圣师,那时候的人族,可不像现在的人这般狂躁,一言不合就杀人全家。那时候,天下的人族讲的是仁义礼智信,讲的是道理,天地元气无尽,人族以练气为生,甚至连动物,都不怎么吃,不像现在,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互相厮杀。” 陆道人悠悠出声。 他的话语,颇有韵味,在场的人们,只听着他的话,思绪便似乎沿着历史的长河,飘荡向遥远的过去。 他们似乎看到了混沌初生,远古时代的情景。 那个时代,天地之间,到处都是灵气,后世所谓的洞天福地,在那个年代到处都有。 那时候的人类,并不像现在的修真界修士,喜欢杀人夺宝,一言不合杀人全家,而是静心修道,是真真切切修真者。 他们吞吐天地灵气,感悟天地大道,得大自在。 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幸福时代! 相比于现在,那时候就是天堂! “是啊,何必打打杀杀,我认真修我的道就是了,又何必为了一点身外之物就要功打别人门派。” 高空之中,朴南子思绪万千,似乎被陆道人的话语所感染,顿时醒悟,痛改前非,立刻带着玄道宗的一些弟子回玄道宗去了。 只留下恒岳派的一些长老面面相觑,又有劫后余生的幸福感。 “这一场大劫,就这么化解了?” 高空之中,黄龙真人回过神来,脸上满是冷汗。 玄道宗这一次来势汹汹,他差一点以为恒岳派真的完了,而他自己,甚至都不可能活下来! 他却没有想到,有一个存在,只不过说了几句话,那个元婴境界的强者就走了! 真走了! 好像一场梦! “杀人这样的事,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意思。” 陆道人看着一旁也有些懵逼的王林,笑道。“再说,不过一个元婴小辈,用嘴就行了。” “师尊……威武!”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