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杀你于未来!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八十七章杀你于未来!

第五百八十七章杀你于未来! 陆道人屹立天地间,俯视着后世人以为仁慈之君的姬昌,若有所思。 历史向来是胜利者书写的,譬如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商周之战。 史书上记载,纣王无道,宠幸奸邪,杀害忠良,是很坏的昏君。 方才有了西岐伐纣。 那西岐的统帅,还颁发了纣王几大罪,大概是纣王酗酒,不用贵戚旧臣,反而任用地位低下之人,听信妇言,信有命在天,不留心祭祀之类的事。 听起来很有理由,不过放在现代,这些罪似乎不仅不是罪,有的,甚至是进步。 纣王不再屠杀奴隶和俘虏,而是让他们参加生产劳动,补充兵源,参军作战。又选贤任能,唯才是用,不论地位高低。 到了西岐眼里,却全部成了坏事。 似乎是选了地位地下的人,是触犯了大忌,似乎不再屠杀奴隶,也是要命的事! 奴隶就只能卑贱的死去,怎么可以与他们一样有类似的待遇? 纣王实在是罪不可赦! 而陆道人在现代世界时,也曾读过一代天骄的著作,说的是:“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使商朝亡了国。” 西岐伐商纣,其实质并不像史书上说的那么光明正大。 这是一代天骄都认可的事,自然是不会错了。 到了这神魔位面,虽然不如历史位面那般,但西岐做的还是谋逆的勾当。 他们认了先天魔神为爹,要弑杀一代人皇! 还有些大神通者,似乎数万年以来都被人皇压制的死死的,也要造人皇的反,搏出一个他们的未来来! 那天皇年代便得道的观音,文殊,普贤等,似乎都是这样的心思。 毕竟,人皇太强,天庭太大,那是对普通人族有利,对于他们这些存在了的数万年的练气士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练气士犯罪,与庶民同罪,这怎么可以? 他们已经忍受够了! 与其一直在人皇的恐怖下生活,还不如跟随了西岐,将人皇掀下马,自己过快乐的日子! 他们便反叛了,帮助西岐,一路过关斩将,直接打到了南天门外。 “天子代人皇,这对于人族来说,不可接受。” 陆道人淡淡出声,所说的话划过虚空,将正在攻打南天门的几个先天神魔灭杀了。 那“天子”二子,更是准确找到了所谓的天子,将这位天子直接灰飞烟灭了。 姬昌,死。 姬发,亦死。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他不管其他世界人族是什么进程,这一个世界人族的进程,他决议管了。 这个世界,必然由人皇来统治,而不是天子! 人皇在位,先天魔神不敢狂妄自大,许多人族更是自强不息。 那些所谓的大神通者,也都尽数在人皇统治之下。 人皇出行,万般神灵俯首,护佑人皇诛邪不侵。 而到了天子时代,漫天神佛都不将天子放在眼里,至于普通的人族,更成了妖魔鬼怪的食物。 天上的神仙馋了,下凡去做几日妖怪,吃吃人族。 那地上的妖怪,更是肆无忌惮,有的吃光了一个国家,还被佛封为灵山护法,说什么人间供奉,尽可享用。 岂不是说,若是馋了,妖魔还是可以去吃一吃? 仙也吃,妖也吃,漫天神佛的面上,都写着吃人二字。 人族的地位,已经从天地主宰,成了神魔的粮食! 人皇年间俯首称臣的观世音,到了后世,甚至可以让一代天子唐王跪下。 天子的威严早已经不再,上古年代人皇的无上地位,后世人更是难以想象。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天子代人皇起,都是这人族内乱起。 陆道人自然要出手。 他一出手,便死了几个先天魔神,连先天魔神找来做天子的人都死的干干净净,这样的事,立刻惊动了围攻南天门的诸多人族。 无数人族心灵震撼,无论是人皇麾下,还是那西岐麾下。 而如观音,普贤等,更是面色惊骇,似乎想起了过往的传说。 “天地初生任我为,一个混沌是一年。” 陆道人悠悠出声,降临众人面前。 他一指点出,点向观音。 虽然只是轻描淡写,但落在观音的眼里,却似是最为致命的危机,让他忍不住怒喝连连,似乎是要拼命。 当下,一个世界被他祭炼而出,企图挡住陆道人的那一指。 他如今赫然也是金仙的修为! “这样的小世界,修出来又有什么用?” 陆道人不为所动,指劲穿过时空,向着观音攻杀而去。 观音的身体模糊变化,一个刹那里,转过了亿万平行世界,但无论他怎么转,那一指劲始终追随于他,并不因为他逃离了这个现实世界而失去了追踪方向。 “对小辈动手,未免以大欺小了。” 而在此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显现虚空之中,他的目光如炬,似乎是打量着那无数平行空间发生的生死大战。 某时,他伸出一只手,往一处虚无处点了过去。 下一刻,几乎要灭杀了观音的指劲正好到了这处虚无之地,与老僧的手劲相撞。 微观世界,刹那间生成了一个宇宙。 在那个宇宙里,甚至演化出了生命,一些低等植物,动物,在那片刻的功夫里纷纷出现,开始进化。 随即,这片宇宙又化作了混沌,被两位存在交战的余波重新覆灭。 一念创世。 一念灭世。 这就是两位无上存在的恐怖! “如来?” 陆道人面露奇光,打量着老僧,问道。 这些年以来,都是玉皇在活动,今日这个老僧也出来了? “正是。” 那老僧高宣了一声佛号,面露慈悲之色。“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敬畏,我们又何必打打杀杀,让这个世界生灵涂炭?” “那你们还造反?” 陆道人呵呵冷笑,不以为然。 “老僧只救人,不杀人。” 如来摇了摇头。 “呵呵。” 陆道人亦摇了摇头。 这个如来,似乎的确是只救人,不杀人,但救了不该救的人,往往又使得无数人因此而死亡。 看似没杀人,其实与杀人没什么区别。 有的人,就应该送他去地狱。 比如……叛逆者观音。 “我要杀人,没有谁能够救得了他。” 陆道人淡淡出声,并没有出手。 但是观音却在十个刹那之后,被那未来时光中的一道指劲打碎了世界,随即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观音,死! 他没有死在陆道人先前的指劲下,而是死在了陆道人在过去发出向未来的那一道指劲下。 过去的未来,也就是现在,时候到了,观音便死了。 “大罗金仙!” 老僧终于神情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