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口吞日月陆道人 - 穿越诸天万界

第五百五十章 口吞日月陆道人

第五百五十章口吞日月陆道人 圣城之中,无数人震惊。 十三位圣主协力杀姜神王,竟被瞬间秒杀! 这一幕,将所有人都慑住了,堪称惊世威势。 无数人想起了过往岁月里姜神王的传说,莫非四千年前便横扫天下的神王,到了今日依旧无敌于世? “姜太虚,一别四千年,你怎么可能还这么生龙活虎?你看看我这个老朋友,多可怜。” 姜家行宫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头上如野草般的发丝不过数十根,稀稀疏疏,满脸皱纹堆积,跟老树皮一样。 只是他说出的话语,让一干围观之人心惊肉跳。 他是谁,到底有什么来头?一别四千年……这中说法太吓人了! 难道说这个老人超过四千岁,是姜太虚同时代的人物不成? 无论怎么听,都绝对是那个意思,这可真是一个逆天老妖孽啊,居然与神王同代,有一样的寿元! 正常情况下来说,圣主级人物可以活到两千多岁,对方四千多年了还未朽灭,这实在骇人听闻,让人惊悚。 这是怎样的一个老头子,绝对是上代老圣主一辈的人物,可是怎么活到了今天? “的确是老朋友了。” 姜太虚目光微眯,认出了这个老头的身份。 “你的身体,已经死亡了,如今只有神识还活着。” 姜太虚有几分唏嘘。 这个老者,的确是与他同时代的人物,不过却是他的对手。 当年他雄视天下,将这个老者与另外两个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逃入不死山中。后来,便再也没听说这三个人。 不想四千年过去,他还能见到这一个人。 “看起来,姜太虚你也认出我来了。” 这个老人颤颤巍巍走来。“除了神王体,这个世间有几人能活过四千岁,历代老圣主晚年寿元将干涸时莫不走入大荒中,可是有谁能再次活着出现世间?若不是我当年受着你的逼迫进入不死山中,误食了一株阴冥草,哪里还有我的今日……” “什么?!”众人皆惊。 阴冥草只是传说中的东西,生长在黄泉中,不属于人世间,根本不应出现在世上才对。 “不得不说,不死山是一个诡异的地方,我们没有见到那株悟道古茶树……” 昔日,他们三人被姜太虚追杀进不死山中,大难不死,意外发现一个黄泉池,采摘到一株奇草。 他们以为是神药,结果分食下去后肉身瞬间发出腐臭,三人成为半人半鬼的存在,肉身彻底被毁,修为再难寸进。 可是他们并没有就此死亡,阴冥草举世难见,为绝世奇物,有让人腐烂的毒素,也有一些不死物质的精华,两种截然相反的'药'力集于一身。 他们的神识得到了滋润,但是肉身却几乎成为了腐尸,称得上是一种奇异的蜕变。 当然,他们的身体并不是真的彻底坏死,始终有一丝活性,不然的话他们早已成为白骨骷髅了。 “我明白了。” 姜太虚面色平静,目望一处虚空:“还有两位,一同出来吧!” “嘿嘿……”阴寒的冷笑声传来。 那处虚空处,两条枯瘦的身影陡然显现而出,他们身上的死亡气息无比浓烈,数息间就会飘出一缕黑雾。 “姜太虚,你害得我四千年来半人半鬼,生不如死,今天我们就要跟你算账!” 三个老妖孽站在一起,一个比一个鬼气森森,腐臭充斥到姜家行宫的每一寸空间,让人毛骨悚然,浓烈的死亡气息让人心悸,腐臭令人作呕。 “啪!” 其中一人出手,干枯的手掌近乎腐烂,打在虚空中,一股黑雾涌出,阴冥的力量流转。 一道神火亮起,冲起千百丈高,粗大如岳,恐怖之极,代表了阴冷! 他浴火而生,被恐怖的火焰缭绕,赤红如血,这是他的本命神火,如烟霞染空,更像是火山喷涌。 “嗡!” 另一个老妖孽更吓人,空洞的眸子中射出两道绿油油的光芒,击穿虚空。 两道绿光仿若从九幽地狱射来,阴惨惨,闪烁不定,有一股死亡的力量在流动,宛如黄泉在汹涌。 碧火连天,火焰透体而出,冲上高天,烧绿了夜空,高达千丈,像是一座碧绿的大山在摇动。 第三个活死人,发出一股浓烈的黑雾,浑身都被淹没了,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惨烈的煞气铺天盖地。 亦有黑色的火焰冲霄而上,似勾动了九幽与九天,贯穿天上地下。 赤火、碧火、黑火与他们的腐身颜色相同,代表了血腥、阴冷杀戮、死亡。 “送道友们上路。” 面对三位绝世老妖孽,姜太虚有几分唏嘘,更多的,却是杀意。 这样的敌手,只有杀了,才是好敌手。 若是让他们存活于世,只怕整个姜家后辈都不得安生。 三位同辈的老友已经是活死人,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都敢做,肆无忌惮。 他却有所守护,必须为族人而战。 那么,老友们只能死了! 姜太虚眸子射出电芒,漆黑的长发向后飞舞,锋芒毕露,像是回到了四千年,意气风发,惟我独尊,他的拳头上出现一道道先天道印,玄奥无比。 一步迈出,到了一个老妖孽身前,一拳砸下。 “我不甘……” 这位老妖孽话还没说完,便被打的灰飞烟灭,死的不能再死。 斗战圣法,举世无双的攻击终于又一次显现于世人面前! “送道友上路!” 姜太虚再动,到了另一位老妖孽面前,依旧是简简单单,一拳轰下。 又一位老妖孽殒落了。 其他人惊悚,这可是活了四千年的人物,与姜神王同一时代的人,天下间的绝顶强者,纵然与人交手战死,也几乎不可能被这样挑杀! 但是现在,却被姜神王一击必杀。 “难道,你真的到了那一步?” 仅存的一个活死人喃喃失色,几乎不能相信。 四千年过去,他们居然不是姜神王的一合之敌? 这怎么可能? 除非,姜神王已经成了姜圣人! “我……” “送道友。” 姜太虚神威盖世,又是一拳。 这一拳跨越了虚空,径直到了唯一的活死人身上,将他打的灰飞烟灭。 随即,他将目光看向了天空更高处。 这三个同辈人物,并不是这次来袭的主力,留在最深处的,另有他人。 只不过有另一件极道帝兵守护,他还看不出来人究竟是谁。 不过,也快了。 “姜太虚,你与恒宇炉如此亲近,竟然与它有天生的联系!” 暗中一个如夜枭一样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 姜神王面色平静。 “四千年前,你杀我兄长时,可曾想到有这一日?”夜枭一样的声音寒声道。 姜太虚神色一动,像是想起了久远的往事,略微思索,道:“中州双子王?” “你的记性倒不坏,过去四千多年了还记得我们!”黑暗中那个声音越发的寒冷了。 远处,姜家众人莫不变色,没有想到暗中的大敌来头这么大。 四千年多前,中州双子王名震天下,兄长名为太阳君王,弟弟名为暗夜君王,他们是孪生兄弟。 兄弟二人齐出,横扫天下,所向披靡,堪称绝代双骄,难逢抗手。 姜神王一生遇敌无数,唯有与太阳君王那一战最为艰险,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 他们摧枯拉朽,也不知道崩断多少山脉,整整大战了一夜,姜神王才以惊世一击,将太阳君王打的形神俱灭,永远从世间消失。 “姜太虚,四千年前你是否以恒宇神炉杀了我兄长?”暗夜君王冷喝。 “我未动用过圣炉。”姜太虚说完这句话,腾空而起,来到了地表上。 恒宇圣炉射出的光芒赤红如血,艳丽如霞,比太阳让还要璀璨,可惜除了姜太虚外,没有人能够看清它的样子。 此时,两件极道圣兵相互牵制,依然在相互对抗。 姜家行宫之中,姜家众人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暗夜君王绝对堪与他们的老祖宗争锋,真要大战起来,孰弱孰强,很难说清! 而且,究竟是谁将古之大帝的圣兵借给了暗夜君王?他的来历虽然很神秘,但绝不可能拥有极道武器。 暗夜君王所图甚大,他想夺走恒宇炉,一直在尝试,到了这一刻还没有放弃。 却在此时,陆道人终于出手。 与其说出手,还不如说张口。 在众人骇然失色的目光中,他张口,一口吞了另一件极道圣兵。 虚空之中,便只剩下恒宇炉,尤自在虚空中凌乱。 “你们继续。” 陆道人呵呵笑着,体内大世界无数大道,天道运转,将九黎图封印了起来。 “我的天……”